第71期

张骞出使西域后,汉武帝为了继续贯彻其“广地万里,重九译,致殊俗,威德遍于四海”的战略方针,派年轻将领霍去病于公元前121年三出河西,消灭了匈奴休屠王、昆邪王的势力,“设四郡,据两关”...[详细]

》》文化印记《《

河西汉长城共分三段筑成,东段修筑最早也最完整,史称“令居塞”,东起今永登县滨河处,向西北绕过民勤县北部,西过永昌、山丹、张掖之北, ...详细

静宁,“据兰会之肩,通河陇之道。左枕六盘,右跨安会,前控秦陇,后拒萧关”,素有“陇口要冲”之称,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其境内的战国秦 ...详细

天水城西的二郎巷有个织锦台,在清代以前,织锦台就已成为天水的名胜,外地游人寻访者多。织锦台这么有名是因为1600年前一位极聪明的青年妇 ...详细

  在礼县永兴镇与永坪镇交界处的西汉水北岸,有一座黄土山丘,那是西秦岭祁山脉系的最西端,东距礼县城约26华里。西南部山嘴上曾有座清代 ...详细

长城是中国古代重要的边防设施。早在春秋时期,楚国就已经修建了名为“方城”的长城。这是中国长城文化最早的记载。秦长城的修建相对晚于楚 ...详细

庆阳是中国东南部通往西北的交通要塞,石道坡丝绸之路古道是汉唐丝绸之路的一条支线,当时丝绸之路北下的主干线,占据丝绸之路东段的重要地 ...详细

皇甫规(104年-174年),字威明。安定郡朝那县(今甘肃平凉)人。 东汉时期名将、学者,度辽将军皇甫棱之孙、扶风都尉皇甫旗之子。皇甫规与张奂、段颎被称为“ ...详细

张芝,字伯英,东汉敦煌渊泉(今甘肃瓜州)人,著名书法家,被誉为“草圣”,其书法被誉为“一笔书”。与钟繇、王羲之和王献之并称“书中四贤”。 ...详细

古有“关西出将,关东出相”之谚,说的是汉代关陇地区涌现了许多为国建勋的杰出将领。甘延寿,就是西汉元帝时出生于北地郁郅(今甘肃庆城)良家子的英雄。他担任 ...详细

  • 秦汉时期甘肃的礼俗文化
    秦汉时期,生活在甘肃一带的民族较多,分布较广。中东部主要由中原王朝控制,是华夏—汉族居住区;河西是月氏人的家园。后来匈奴南下,赶走月氏,由匈奴左右贤王驻牧。汉武帝 ...详细
    周人先祖在陇东的兴起
    甘肃陇东庆阳一带曾经是周人长期创业发展过的地方。先秦时期的陇东庆阳地区是一处农牧交错地带,这里有丰富便利的森林资源、水资源和矿藏资源,有较为发达的畜牧业,有可资早 ...详细
    两汉凉州:天下要冲 国家藩卫
    “天下要冲,国家藩卫”,短短八个字,说出了汉代凉州重要的战略地位。是否放弃凉州的争议在两汉时期还出现过几次,但朝廷最终都作出坚守凉州的正确决策。这是因为,两汉时期 ...详细
    丝绸之路上的汉代邮驿
    早在殷商时代,为了满足庞大国家机器的运转,就开始构建由王都通往全国各地的道路和沿途负责传递公文、接待过往官员使者的机构,这就是由驿路和驿站组成的邮驿系统。中央王朝 ...详细
    秦汉时期甘肃的民俗文化
    秦汉时期甘肃的衣食住行和节日庆贺,贯穿着秦人、汉人和当地少数民族的传统生活习俗,是具有地方和民族特色的区域习俗文化,也是甘肃丰厚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详细
    古丝绸之路上的“昭武九姓”
    合黎山下,黑河之畔,有一个叫昭武的村庄,恍若二十多世纪前月氏人孑遗人间的某个部落,依旧沿袭着亘古不变的地名,生生不息,源远流长,这个地名让人推及远在中亚的“昭武九 ...详细
    秦汉时期甘肃地区的科技成就
    秦汉时期国家的政治中心在关中,陇右与关中毗邻,因此,甘肃的科技园地能得到京都的沾溉,百花竞艳,超逸拔群,尤其在天文历法、医药、纸的应用、金属冶铸以及农、牧、手工业 ...详细
    走进大地湾 探源华夏文明曙光
      从素有“羲里娲乡”之称的秦安县城出发,沿葫芦河谷经叶(堡)莲(花)公路,往东北方向行驶五十公里,清水河谷地便展现在眼前。清水河是渭河的二级支流,源于陇山,是一条少 ...详细
    恐龙:陇原六千万年前的主宰
     对成年人而言,恐龙是一种遥远而陌生的生物;而对于孩子们来说,恐龙似乎是他们非常熟悉的动物。难以数计的“恐龙”,曾经走进过我们的生活,美国电影《侏罗纪公园》、各地 ...详细
    西王母的传说
      以河湟、河西为核心,向西延展到新疆南部的昆仑丘,是中国先民最早居住的地方之一。西王母则是历代对远古传说中这一地区氏族、部落、部族首领的称呼。西王母与炎帝、黄帝 ...详细
    大禹治水 留在陇原的传说
      无论是神话还是历史,大禹治水无疑是我国古代由原始社会向奴隶社会演化进程中发生的一场规模宏大、地域广阔、成效显著、影响深远的大事。他的丰功伟绩,数千年来被后世所 ...详细
    匈奴“祭天金人”之谜
    汉代以来,有关匈奴“祭天金人”的来历、原型、大小、质地等,引起了专家学者的不断争论,至今亦然。那么,“祭天金人”对匈奴而言有怎样的象征和意义?它昙花一现的背后又蕴 ...详细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甘肃日报社每日甘肃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甘肃每日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承担本网站所有的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06001 ICP备案号: 陇ICP备0500034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甘B2-2006000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编号:2806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