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期

张绣是东汉末年凉州武威郡祖厉县(约当今甘肃靖远县)人,具体出生年月不详,他是东汉末年董卓旧部骠骑将军张济的侄子,属于汉末群雄之一。张绣继承叔父张济成为西凉军统帅之后一度据守宛城(...[详细]

》》陇上人物《《

河西汉长城共分三段筑成,东段修筑最早也最完整,史称“令居塞”,东起今永登县滨河处,向西北绕过民勤县北部,西过永昌、山丹、张掖之北, ...详细

静宁,“据兰会之肩,通河陇之道。左枕六盘,右跨安会,前控秦陇,后拒萧关”,素有“陇口要冲”之称,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其境内的战国秦 ...详细

天水城西的二郎巷有个织锦台,在清代以前,织锦台就已成为天水的名胜,外地游人寻访者多。织锦台这么有名是因为1600年前一位极聪明的青年妇 ...详细

  在礼县永兴镇与永坪镇交界处的西汉水北岸,有一座黄土山丘,那是西秦岭祁山脉系的最西端,东距礼县城约26华里。西南部山嘴上曾有座清代 ...详细

长城是中国古代重要的边防设施。早在春秋时期,楚国就已经修建了名为“方城”的长城。这是中国长城文化最早的记载。秦长城的修建相对晚于楚 ...详细

庆阳是中国东南部通往西北的交通要塞,石道坡丝绸之路古道是汉唐丝绸之路的一条支线,当时丝绸之路北下的主干线,占据丝绸之路东段的重要地 ...详细

魏齐王曹芳正始四年(243年),46岁的邓艾出任曹魏参征西军事,转任南安(今甘肃陇西东南)太守,第一次踏上了辽阔的西部。在蜀国大将姜维多次北伐陇右的战斗中 ...详细

公元75年,玉门关前,飞雪飘飘,沙漠无垠。十三个壮士,站在雪地上,一时,四野无声,悲笳不起。这些人,有的拿着破烂的盾牌,提着刀;有的握着长矛,长发飞扬; ...详细

公孙贺(?—前92年),字子叔,北地郡义渠(今甘肃宁县)人,汉武帝时期将领。公孙贺出身将门之家。他的父亲公孙浑邪(公孙昆邪)于汉景帝时期担任典属国、陇西 ...详细

  • 魏晋南北朝时期甘肃地区科技成就
    魏晋南北朝时期,统治甘肃的各民族政权为了巩固其已经占有的地盘,吞并邻邦,实现统一帝国的大业,在经济、政治、文化各方面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和建设。在此背景下,以天文历法 ...详细
    读懂汉代凉州刺史部
    清康熙六年(1667年),陕甘分治,沿用多年的陕西右布政使司更名为巩昌布政使司,随后更名为甘肃布政使司,并迁往兰州,甘肃正式成为一个行省。此前历史上,作为省级政区名的 ...详细
    敦煌文化与中原佛教的源头
    学者们认为佛教最初传入中国也与敦煌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佛教主要从西域缓慢渗入,经由横跨亚欧的丝绸之路在敦煌进入中国,穿过河西走廊进入“关中”和华北平原。因此,敦煌成 ...详细
    简牍上的丝路记忆
    简牍是纸张发明之前,中国古人最主要的文字书写载体之一。一般来说,以竹制的称为“简”,以木制的称为“牍”;或细条形的称简(简札),方形的称牍(方牍),简和牍合称作“ ...详细
    敦煌科技史印迹
    博大精深的敦煌文化中不仅蕴含着大量历史、艺术等方面的内容,还珍藏着十分丰富的科技史料,弥足珍贵。这些史料包括天文学、历法、数学、医学、印刷、酿造、农作、建筑、冶炼 ...详细
    甘肃远古文化的文明印记
    在中华文明的多元起源中,甘肃所在的泾渭上游和甘青高原地区占有重要地位。从陇东华池县赵家岔、辛家沟和泾川大岭上旧石器时代早期石器的出土,到旧石器时代中期,夏河丹尼索 ...详细
    魏晋甘肃境内的人才兴国
    在魏晋十六国北朝中原战乱,“井堙(被填)木刊(被砍)”“骨岳血海”的历史背景下,甘肃的崇山峻岭,大漠长河,将这一辽阔的地域与中原战乱区隔离开来,形成偏安的小环境。 ...详细
    魏晋南北朝时期甘肃农业的发展
    魏晋南北朝时期,甘肃河西地区相对安定。但受东汉后期镇压羌人的战争和当时中原战乱的影响,包括今甘肃全境的凉州地区,户口减少严重,社会生产遭受破坏。在这种情势下,甘肃 ...详细
    秦汉时期甘肃地区的科技成就
    秦汉时期国家的政治中心在关中,陇右与关中毗邻,因此,甘肃的科技园地能得到京都的沾溉,百花竞艳,超逸拔群,尤其在天文历法、医药、纸的应用、金属冶铸以及农、牧、手工业 ...详细
    西王母的传说
      以河湟、河西为核心,向西延展到新疆南部的昆仑丘,是中国先民最早居住的地方之一。西王母则是历代对远古传说中这一地区氏族、部落、部族首领的称呼。西王母与炎帝、黄帝 ...详细
    大禹治水 留在陇原的传说
      无论是神话还是历史,大禹治水无疑是我国古代由原始社会向奴隶社会演化进程中发生的一场规模宏大、地域广阔、成效显著、影响深远的大事。他的丰功伟绩,数千年来被后世所 ...详细
    匈奴“祭天金人”之谜
    汉代以来,有关匈奴“祭天金人”的来历、原型、大小、质地等,引起了专家学者的不断争论,至今亦然。那么,“祭天金人”对匈奴而言有怎样的象征和意义?它昙花一现的背后又蕴 ...详细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舆情业务 | 托管业务 | 联系我们

    甘肃日报社每日甘肃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甘肃每日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承担本网站所有的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06001 ICP备案号: 陇ICP备0500034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甘B2-2006000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编号:2806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