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 > 乡镇之窗 正文

乡镇问题是什么问题

来源:  作者:   2007-04-16 17:07  编辑: 师东波


乡镇问题是什么问题

  ------写在《乡镇之窗》栏目开办之际

  宋 圭 武

  历史进入了新的千年,面对中国乡镇所产生的各种问题,如何解决,值得深思。解决好乡镇问题,不仅事关中国改革开放的成败,也是决定未来中国走向的一个重要变数。

  一、乡镇问题是什么问题

  所谓乡镇问题,就是指围绕乡镇所产生的各种问题的总称。解决好乡镇问题,对于中国,意义尤为重要,也可以说,乡镇问题是中国最重要的问题,或者至少是中国最重要的问题之一。首先,中国问题是农民问题,而农民问题的另一面表现就是乡镇问题,所以,中国问题实质与乡镇问题紧密相联,解决好了乡镇问题,也就为解决好中国问题提供了前提和基础。其次,乡镇是解决国家与社会关系问题的一个切入点,所以,解决好了乡镇问题,也就解决好了国家与社会的关系,从而为未来国家的现代化和社会的现代化提供双重动力。再次,乡镇是城市与农村的中介,是解决二元社会的突破点,所以,解决好乡镇问题,也是消除中国二元社会结构的需要。第四,乡镇是我国政府的最基层,乡镇改革的成功将为中国政府机构改革的成功提供起点和可供借鉴的模式。

  乡镇问题的实质是政治与经济发展的不均衡。首先,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是紧密联系的,二者不可分离。从经济层面看,经济是最为全面体现人本质存在的层次,经济的主体是人,是以劳动者为主体的人的社会活动。这样,在经济生活中,政治并不是外在的,而是内在的。如果在考察经济时不包括政治,政治也就无处存在,经济也就不成其为经济。从政治层面看,政治的对象不是政治,而是人,是人的经济等等方面。政治的最主要功能就是调节人与人的经济利益以及由此产生的矛盾。所以,脱离了经济,政治也就没有了容身之所。其次,产生乡镇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深层次原因是政治与经济的不和谐。这种不和谐主要表现为:(1)政治权力与经济权力不对称,政治权力处于权力的优势方,经济权力处于权力的弱势方。(2)政治权力的监督机制弱化。(3)经济权力没有或只具有弱保护功能,或者要达到一定的保护,需付出昂贵的费用。(4)政治权力系统本身又不均衡,呈上强下弱局面。(5)政治权力对经济权力的作用形式不规范。政治权力对经济权力的作用形式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制度方面,一个是机构方面。制度方面主要包括现行财税体制及国家有关的经济法律、政策等;机构方面主要指现行的国家管理机构方面的机构总和。目前,乡镇问题的产生与政治权力对经济权力的作用形式不规范有着直接的联系。(6)政治权力主体与经济权力主体往往具有不同的目标取向,这也是产生乡镇问题的一个重要因素。一方面,地方政府官员的现实目标是升迁;另一方面,经济系统本身的目标是利润最大化。这种目标的冲突在集权体制下只会导致经济资源的滥用或过度开支。(7)政治上的集权与经济上的分权导致了财权与事权的不对称。一方面,集中型的政治权力体制使财权具有一种向上集中的趋势;另一方面,经济领域内的分权使公共产品的供给又具有了分散的趋势。这种集中与分散的直接结果是使地方政府产生了巨大的财政收支压力,使政治与经济的矛盾更加突出。例如,乡镇负债其实质就是政治对经济的透支;再如农民负担,其实质也是政治对经济的过度侵蚀。所以,乡镇问题的核心是政治权力与经济权力的不均衡,从而解决乡镇问题,关键也就在这里。

  二、解决乡镇问题的一种思路

  (一)应坚持的原则

  解决问题必须注重历史和现实的双重约束,只能在此约束范围内寻找最可行解,解决乡镇问题也是如此。解决乡镇问题应坚持的原则是:(1)低成本原则。这主要是考虑到我国农村生产力水平尚不十分发达,农业提供的剩余有限,在这种情况下,未来乡镇有关机构的设置和运行必须要坚持低成本原则。(2)高效率原则。这是和低成本原则相对应的一个原则,也是任何机构改革应坚持的一个一般原则,这个原则要求乡镇机构的设置和运行必须坚持和体现高效率。(3)权力制衡原则。这是当前乡镇改革中应必须坚持的一个原则,也是解决当前乡镇问题的一个关键原则。这个原则的核心意思是:政治权力和经济权力二者应均衡发展,政治权力系统内也应均衡发展,乡镇各权力机构应互相制衡、高效运作。(4)利益平衡原则。乡镇改革最终要涉及到人们之间利益的调整,所以,在改革过程中必须慎重考虑各方的利益,既要考虑到农民的需要,也要考虑到乡镇干部的困难,要尽可能使社会损失最小化、社会收益最大化。(5)渐进原则。乡镇改革应坚持试点,由点到面逐步推广,同时,要进行充分地科学论证和规划,不可急于求成。(6)法治原则。应在法治的精神框架内进行有关乡镇机构的改革。(7)公平原则。乡镇改革既应注重效率,也应注重公平。其实公平与效率并不矛盾,是同一问题的两个方面。坚持了公平,活动主体就有了积极生,从而就有了效率;不坚持公平,活动主体就会没有或缺少积极性,从而也就没有了效率。所以,只有公平的改革,才是有效率的改革,所以乡镇改革必须要坚持这一原则。

  (二)一种可能的选择:自治公社

  从目前看,中国乡村发展主要存在如下三大矛盾。一是“小”与“大”的矛盾。“小”就是生产规模小,没有规模经济效益;“大”就是市场风险大,不利于形成农民良好的生产预期。二是“强”与“弱”的矛盾。“强”是指政治层面的强;“弱”是指经济层面的弱。如目前农村中存在的农民负担问题,本质上是强势政治对弱势经济的一种侵蚀。三是“实”与“虚”的矛盾。“实”就是物质的实,即在物质层面,广大农民是在实实在在的追求着;但在精神层面,广大农民却陷入了“虚”的境界。这种“实”与“虚”的冲突既不利于农民健康人格的形成,而且也会间接引发许多社会问题。如何解决好上述三大矛盾,笔者认为应积极推进“六化”。一是应以自治化、民主化为原则,大力推进乡镇体制改革。二是积极推进经济层面的规模化、合作化和技术化。这里规模化和合作化的重点应是流通领域;技术化的重点应是生产领域。三是积极倡导乡村新文化。新文化的内涵应是西方文化、本土文化和马克思主义文化的有机统一,包括健康、文明、理性的生活方式和生活观念,以及以人为本及和谐的理念等。新文化的建设是一个长期过程,对此,应充分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原则。一切有利于发展乡村生产力,一切有利于乡村社会稳定的文化成份都应吸收到新文化的内涵之中。为了实现上述“六化”,中国乡村发展应充分借鉴传统人民公社体制的有益成果,如规模化、合作化的特点;同时,应努力克服传统人民公社体制的不足之处,如政治对经济的过度侵蚀等;应对传统人民公社体制实行否定之否定,建立一种自治公社体制。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1] [2] 下一页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