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 > 社会新闻 正文

纪事·观察:三鹿牌婴幼儿奶粉事件调查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本报记者 王鄱 张鹤   2008-09-17 08:09  编辑: 肖刚


  来自岷县秦许乡扎那村的双胞胎王鹏、王贺兄弟俩如今才9个月大,双双患病已使父母亲身心俱疲、不堪重负。本报记者王鄱摄

  患上“肾结石病”的武山县马力镇北顺村的姜振鹏仅仅10个月大,他的母亲说此次事件,导致他们对其他品牌的奶粉都感到心有余悸,孩子整天因为吃不饱而饿得“哇哇”大哭。本报记者王鄱摄

  解放军第一医院泌尿科主任张伟介绍说,对婴幼儿进行该项手术须将一根镜管从尿道口插入,然后通过膀胱再直达肾脏碎石,其难度之大可想而知。本报记者王鄱摄

  自9月11日央视新闻播出“三鹿奶粉出现问题”后,在礼县引起强烈反响。次日清早,礼县各大超市立即停止销售该产品,并提前着手收回该产品。杨建强摄

  纪事·观察:三鹿的“结石”

  ———三鹿牌婴幼儿奶粉事件调查

  9月11日,甘肃省卫生厅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披露造成我省“肾结石宝宝”事件的真相,经河北省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自检发现,2008年8月6日前出厂的部分批次三鹿婴幼儿奶粉受到三聚氰胺的污染,投放在市场上的大约有700吨。此种奶粉成为“肾结石宝宝”事件的罪魁祸首。新闻发布会称全省共报告病例59人,其中1人死亡,分布于10个市(州)的24个县(区),主要以农村患儿为多。

  省卫生厅9月15日再次发布公告说,我省因食用受污染三鹿婴幼儿配方奶粉致泌尿系统结石患者陡增至389例,仅9月15日当天新增166例,成为三鹿奶粉致病最多的省份。

  为弄清事实原委,记者对此事件展开了调查。

  婴儿父母:一袋奶粉毁了我娃娃一辈子!

  从6月28日解放军第一医院泌尿科接收的第一名患有“肾结石”疾病的婴幼儿开始,截至9月12日两个多月时间,该医院已经陆续收治了18名患有相同病症的婴儿。据了解,这些婴幼儿年龄最小的仅5个月27天,最大的也只有11个月。他们共同的病理特征为:均系1岁以内的婴儿,且症状表现为“双肾多发性结石”和“输尿管结石”,入院时许多婴幼儿的病症基本上都到了中晚期,有的甚至系急性肾衰竭。目前除6名患儿病愈出院外,如今仍有12名婴儿正在住院治疗。进一步了解发现,这些身患“肾结石”疾病的婴儿,从出生起都一直食用着河北三鹿婴幼儿营养配方奶粉。

  9月11日中午,记者来到解放军第一医院进行采访。该院泌尿科5楼的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病房里,竟有4个婴幼儿蜷缩在各自父母怀里哭闹不休,有的头上还插着针管正在输液,几乎所有的家长均戚容满面,唉声叹气。

  来自古浪县裴家营镇塘坊村的孟庆佐悲痛地说,他的儿子孟凡文仅仅8个月大,从出生起,都一直给孩子吃三鹿奶粉,主要考虑该产品是国家免检大品牌,质量上有保证,且价格相对低廉。在当地批发每袋17元,零售价每袋只18元钱。可是,今年8月27日,他们竟然发现孩子尿道口出现明显红肿,连续3天都尿不出来,于是急忙抱着孩子到大靖镇卫生院做了检查,医生说是患上了尿结石。“当时我们根本就不敢相信,这么小的娃娃怎么就莫名其妙地患上了尿结石呢?”无奈之余,他们只好抱着孩子到武威市人民医院进行详细复查,结果被告知孩子不仅得了尿结石和肾结石,而且还是双肾结石!这时他们才感觉情况十分严重,连夜乘车赶到省城,让孩子住进了兰州军区总医院。仅两天时间就花费了2700多元。经介绍,又转到解放军第一医院。

  孟庆佐还担忧地说:“我们3岁的大女儿和胞弟8个月大的儿子,也都在食用这种三鹿奶粉,只是兄弟夫妇俩仍在外地打工,孩子由奶奶一个人看着,所以还没有顾得上去做检查。要是孩子们都患上了肾结石病的话,那可怎么办呀,这让我们全家人还活不活了啊!”

  提起儿子的病情,小凡文的母亲崔文红女士早已泣不成声。她说自己的家境本来就相当困难,可这病才治了不到半个月,一下子就花费了1.1万余元,还不知道将来能不能治好,要是万一以后再落下个什么严重的后遗症,那不就是毁了我娃的一生吗?

  一位名叫后广广的病孩父亲十分愤慨。他顺手从床头柜上抓起一袋尚未开封的三鹿牌“慧幼”II奶粉喊着:“就是这种害人的奶粉将我娃娃吃坏的。”这个来自岷县西江镇铁池村八社农民,说儿子仅10个月大。8月23日察觉孩子有病后,他们曾于24日在岷县诊断并住院治疗过几天。后来病情严重又辗转到兰大一院、二院,8月30日转入解放军第一医院。由于孩子患上“双肾结石”及“肾积水”,病情严重、复杂,医生多次建议他们去北京、上海进行治疗,但是由于家里已经没有钱了,孩子就只好依靠打针、吃药进行保守性治疗。

  他们夫妇称,小孩出生一个月后就陆续吃三鹿“慧幼”I、“慧幼”II奶粉,平均一袋能吃3天,发病初期出现呕吐、发烧、3天不尿等明显症状。后广广说奶粉是他从岷县县城一处批发部购买的,这种奶粉一箱装有12袋共204元。自己购买奶粉花费了4500多元,住院治疗也已经花掉了1万多元。

  岷县秦许乡扎那村七社的车彦军和王烈芳夫妇生有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大儿子名叫王鹏,小儿子叫王贺,目前才9个月大。因为没有母乳,兄弟俩一出生就吃三鹿“慧幼”I、“慧幼”II奶粉,如今双双都被诊断为“双肾多发性结石”、“肾积水”及“输尿管结石”。

  他们说,8月1日—6日,大儿子先发病入住兰大二院,经过手术,自然尿出了一块石头,许多儿科大夫都说这孩子“创造了该院的奇迹。”可是回家后不久,9月5日那天,小儿子也开始发病了,症状同样是呕吐、发烧、无尿。经介绍于当天下午来到解放军第一医院治疗。谁料两天之后,大儿子王鹏再次发病又住了进来。车彦军说,孩子吃的奶粉,是在县城东关口一处小商店里购买的。一次就批发5箱。目前住院治疗又花掉1.2万元。

  在该院泌尿科6楼的一间病房里,漳县岩井乡前进村樊家磨社的樊想军和刘小霞夫妇俩,表情木然地坐在病床上相对无语。他们将头上插着针头、贴满胶布正在输液的9个月大的儿子樊锦杰紧紧地搂在怀里,显得痛心疾首。据夫妻俩介绍,儿子从出生到住院前,已经吃掉了8箱三鹿“慧幼”奶粉,现诊断为“双肾结石”、“尿道结石”。8月25日他们曾在定西市人民医院治疗,27日转院来到兰州,9月1日做了手术,目前正在住院观察,医药费也花去1.4万元。

  病房里,婴儿们一张张天真无邪的笑脸,与许多父母垂头丧气、忧心忡忡的精神面貌形成强烈反差,他们懵懂无知的幼小心灵,怎么能够明白这一场“厄运”,将对自己的一生意味着什么……

  医护人员:婴儿患“结石”极为罕见,不排除后遗症可能

  正在几个病房里忙碌穿梭的解放军第一医院泌尿科护士长阎红英告诉记者,这么多的孩子同时患上“肾结石”的现象,她从医以来还是头一次遇到。她说,从医院6月份接诊的第一例患婴开始,虽然已有6名患儿先后治愈出院,但是以后可能还会有婴儿被陆续送进来。

  在该院泌尿科主任张伟的办公室里,墙壁一隅新挂上了一面锦旗。张主任说,这是他最近为永登县河桥乡“肾结石”女婴陈玉萍做手术后,她的爷爷陈全有亲自送来挂上的。据了解,对11个月大的患者进行“输尿管镜下婴儿双肾结石碎石清石术”,难度与风险都相当高,这种手术能够取得成功,实际上已经创下了全国乃至全球纪录了。据张主任介绍说,肾结石病常见的主要有两种,一种属含钙结石;另一种属于尿酸胺结石。前者多由骨折后愈合不好引起的,而后者却与人们所处的地域状况、季节变化、饮食不慎及家族遗传等诸多因素密切相关。临床病症表现为呕吐、没有尿、发高烧等状,而且他强调说肾结石的发病率很少见于婴儿,仅占到所有肾结石患者的5%左右。他说目前从该医院收治的“肾结石”婴儿的状况来看,基本上都属于尿酸胺结石,最大的可能就是与长期食用同一品牌的婴幼儿配方奶粉有关。

  针对三鹿婴幼儿奶粉添加了三聚氰胺化工原料的说法,张伟主任说,三聚氰胺可导致人体泌尿系统产生结石是毫无疑问的。他解释说,三聚氰胺是一种重要的有机化工中间产品,主要用于装饰板的制作,用于氨基塑料、粘合剂、涂料、币纸增强剂、纺织助剂等。动物如果长期摄入三聚氰胺,会造成生殖、泌尿系统的损害,膀胱、肾部结石,并可进一步诱发膀胱癌。不过,三聚氰胺也常被不法商人用作食品添加剂,以提升食品检测中的蛋白质含量指标,因此三聚氰胺也被人称为“蛋白精”。但大量摄入三聚氰胺,会损害人体的生殖、泌尿系统,产生肾、膀胱结石,因此,这种不法行为具有非常大的危害性。

  该院泌尿科住院总医师李文辉此前接受有关媒体采访时介绍说,目前经紧急治疗后,8名婴儿已经脱离了危险,但是仍需住院两到三周进行观察治疗。至于婴儿出院后会不会患有后遗症?李文辉称,目前时间比较短还不能排除这种可能,要经过以后的随访和两、三个月复查后才能确定。

  李文辉对媒体记者称,经过检查后发现,该院收治的14名婴儿中有90%以上为尿酸胺结石,这种情况在结石中非常少见,一般是因为营养不良造成,多见于儿童和老人的膀胱结石。而经过进一步检测,医院推测这14名婴儿是由于摄入的脂肪和蛋白含量比例失调,引起体内嘌呤碱代谢异常,继而产生尿酸和尿酸盐结晶,在上尿路梗阻后形成肾结石,从而导致肾衰竭。

  监管部门:纷纷“亮剑”迅速彻查

  记者在调查采访过程中了解到,目前充斥在甘肃农村市场的三鹿“慧幼”系列奶粉不仅进货渠道“诡秘”,其产品质量和真伪也颇令人怀疑。

  9月10日,就三鹿奶粉质量问题,中国西部天地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三鹿集团合作公司)董事长周浩义在接受兰州一家媒体采访时仍信誓旦旦地宣称,他们1个月前也曾听到消费者反映,于是主动通过有关部门上报卫生部,又把自己所有流放市场的系列产品送样检测,结果是他们的产品没有一样是不合格的。他们还称此前三鹿集团曾委托甘肃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对三鹿奶粉的蛋白质含量等多项指标进行逐一检验,结果显示各项指标符合国家的质量标准,因此三鹿奶粉质量是合格的。可是这一说法很快遭到甘肃省质量技术监督局新闻发言人的断然否认。

  记者随后也曾多次打电话,试图通过石家庄三鹿集团总部联系到该公司赴兰调查情况的人员,作进一步采访,却一直没有人给予答复。

  迫于国内诸多媒体强大的攻势和压力,时隔一天,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就于9月11日晚间发布了产品召回声明,并承认在此次事件发生之前,已在内部检测出了相关的问题,谎言不攻自破。用岷县秦许乡扎那村农民王绪槐的话来讲,你出了问题就要敢于承担责任,为了赚几个“小钱”,连这些几个月大的娃娃们都要哄骗哩!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向企业讨一个说法。

  有害奶粉导致婴儿患病的事,引起省委、省政府领导和各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陆浩闻讯后立即作了批示:“立即采取措施,及时妥善处理”。省委副书记、省长徐守盛,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冯健身也于9月10日作出批示,要求卫生部门及各监管部门做好患儿救治,迅速排查。

  9月12日,受省委、省政府委托,副省长咸辉带领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到解放军第一医院看望该院收治的肾结石患儿,并给予了慰问。

  当天,据省质检局新闻发言人宣称,目前,重点患儿所在地的定西市质检局已经找到了“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定西的总经销商张丽霞。据了解,该经销商分别于2008年6月10日和7月10日,两次从石家庄三鹿乳业股份有限公司购进该品牌奶粉420箱(每箱12袋),全部批发给了有关经销网点。据张丽霞反映,三鹿公司从2008年8月25日开始对该种奶粉进行召回,现已召回80箱。质监部门在岷县、漳县等6个县,共检查了256家商铺,查获947袋三鹿乳粉,其余已售出3133袋“问题乳粉”,他们正在协同当地工商部门派员深入山区,逐村逐户进行全面排查,以便将风险降到最低限度。同时,省质检局迅速从住院患者处、安定区、岷县、漳县及永登县的流通领域紧急抽取了8个三鹿系列奶粉样品,派专人乘飞机送达国家食品质检中心进行检验,不日即将通报检验结果。又于9月10日向河北省质检局发出了“协助调查”公函,就该乳粉配方的合法性、原材料来源及品质等情况进行重点调查。

  省工商部门也要求各基层单位逐户逐店对食品经销、批发企业、超市、商场、经营门店进行彻查,不留死角。9月12日上午9时,兰州市城关工商分局接上级通知,立即召开紧急会议,要求辖区各工商所立即对各自辖区内的三鹿奶粉进行下架,全面清查“三鹿牌”慧幼奶粉。10时整,分局局长彭琪带领经济检查大队、市管科和消保科执法人员来到辖区的几个大中型超市,对“三鹿”奶粉的销售情况进行了检查。同时,分局下属各工商所也组织执法人员对辖区特别是城乡接合地带的各商店销售的“三鹿”奶粉进行清查,当天共查扣“三鹿”慧幼奶粉716袋,下架“三鹿”奶粉4343袋(桶)。

  9月13日上午,由食品药品、卫生、质监及工商等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已赶赴河西开展相关调查。几天来,记者多次走访了市内各大超市和商场,发现三鹿奶粉已经“芳踪”难觅,但是无数家长却闻讯纷纷带孩子到医院进行检查,患婴人数仍在不断增加,截至9月16日记者发稿时,仅解放军第一医院收治的“肾结石”患儿已增加到30例。

  相关链接

  2004年4月以前,大量营养素含量全面低下的劣质婴幼儿奶粉通过郑州、合肥、蚌埠和阜阳批发市场流入阜阳农村销售点。劣质奶粉导致婴幼儿“头大、嘴小、浮肿、发烧”,生长停滞,免疫力下降,进而并发多种疾病甚至死亡。从当年5月份以来,该事件已使229名婴儿出现营养不良,其中轻中度营养不良的有189人。经国务院调查组核实,阜阳市因食用“劣质奶粉”造成营养不良而死亡的婴儿共计达12人,在国内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

  该事件发生后,国务院赴安徽阜阳“劣质奶粉事件”联合调查组通过对阜阳地区1岁以下不用母乳喂养的婴儿进行了体检和营养状况普查,对劣质奶粉生产窝点及其生产原料进行了现场调查,初步查清劣质奶粉中蛋白质等营养素全面低下是造成婴儿患病的重要原因。联合调查组通过卫生学调查证实,不法分子用淀粉、蔗糖等价格低廉的食品原料全部或部分替代乳粉,再用奶香精等添加剂进行调香调味,制造出劣质奶粉,婴儿生长发育所必需的蛋白质、脂肪以及维生素和矿物质含量远低于国家相关标准,但没有发现铅、砷等有毒有害物质超标,也没有检出激素成分,基本排除受害婴儿受到毒性物质侵害的可能。

  在国务院调查组的统一组织下,阜阳市对制售劣质奶粉违法犯罪行为依法进行了严厉打击,共抽检各类奶粉586组,扣留、封存、暂停销售奶粉10多万袋;立案查处涉嫌销售不合格奶粉案件39起,打掉生产及分装窝点4个,刑事拘留47人,留置审查59人,宣布正式逮捕31人,依法传讯203人。最后,有5名被告分别被判4至8年有期徒刑。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