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 > 社会新闻 正文

“禁噪令”下,夜间轰鸣不绝于耳

来源: 兰州晨报  作者:   2009-06-04 10:22  编辑: 宋犇


  “两考”临近记者调查发现兰州市内部分工地仍加班加点“高调”施工

  兰州市3.5万余名考生本周末将迎来高考,高考过后马上就是中考,“两考”考生已进入最后冲刺阶段。每逢大考要想考出好成绩,平时扎实的基本功自不必说,但能否有一个安静舒适的学习、休息环境也是很重要的。尽管兰州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早在5月19日就发出“禁噪令”,但记者调查发现,市内部分施工工地依然无所顾忌,夜半之时机器声仍在轰鸣,似乎“禁噪令”与他们无关……

  三工地加班加点“高调”施工

  此前不断有读者致电本报96555新闻热线反映,郑家庄、兰州33中北面等施工工地夜间施工扰民,6月2日晚,记者来到上述工地调查时看到,施工工地都张贴了“两考”期间停止夜间施工的通告,就连塔吊上的照明灯也熄灭了,施工工地看不到大型机器作业的景象。但记者在城关区、七里河区走访时发现,仍有3处工地并没有因“禁噪令”有所收敛,而是加班加点“高调”施工。

  时间:6月2日晚9时 地点:兰铁三中教学楼工地

  6月2日晚9时,记者在兰铁三中教学楼工地看到,塔吊上的灯光刺眼透亮,时不时还传来铁器击打的声音。记者试图进入工地看个究竟,却被门卫值班人员挡在外面。他告诉记者:“我们这里所有的大型机器在晚上9点之前全部停止运行,里面传出的声音是工人们‘收尾’当天的工作时产生的。”一名从工地跑出来“方便”的工人告诉记者:“上面要求的工期很紧,仅白天干肯定交不了工,晚上不干不行呀。”

  “你不知道这么晚干活会影响附近居民休息吗?”“我们是下苦人,老板让干到几点就干到几点。再说加班有钱,我们只管挣钱,别的就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每晚都加班干活,有时候很晚。”对于记者的疑问,这名工人显得不屑一顾。

  当晚10时,记者以市民身份就该工地夜间施工扰民一事拨通兰州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举报电话4818514进行了举报。当晚10时10分,记者在工地门口等候10分钟未见执法人员赶来,又拨通了城关区城管执法局投诉电话8733140,一名工作人员接通电话后说:“市局刚刚通知我们了,我们的人马上就过去!”当晚10时50分,记者在原地等候了50分钟,始终不见执法人员到来,记者第三次拨打该投诉电话并表明身份。当晚11时10分,一辆有“城管执法”字样的皮卡车赶到现场。据介绍,执法人员来自该局直属中队,由队长杨晓昂带队。进入工地后,执法人员立即要求施工方停止施工,并向施工单位下发“责令改正通知书”,并处罚款1万元。

  现场二:

  时间:6月2日晚11时40分 地点:沙坪村经济适用房居住小区施工工地

  根据城管执法人员事先掌握的线索,城关区沙坪村一施工工地当晚可能正在施工,并主动邀请记者一同前往探究。当晚11时40分,记者跟随执法人员来到大沙坪东南侧的沙坪村。在距离工地约200米的地方远看,整个工地灯火通明,老远就能听到大型机械作业时发出的轰鸣声。沿着土路七拐八绕来到沙坪村经济适用房居住小区施工工地,虽然已是午夜时分,但这里仍是一派忙碌,8名工人正在焊接钢筋笼。多台大型施工机械正在紧张施工,“嗵”、“嗵”的打井声,“咣”、“咣”的挖掘声,以及一辆接一辆中型卡车引擎的轰鸣声此起彼伏。旁边一个数十米深的大坑内,一台大型水泥泵车释放的轰鸣声十分刺耳。执法人员查看后以夜间施工扰民为由现场开出“责令改正通知书”,并责令该工地“两考”期间晚9时须停工。杨晓昂表示:“这种情况属于严重的夜间施工扰民,罚款数额最少1.5万元。”

  现场三:

  时间:6月3日零时40分 地点:七里河桥头南侧路边一民房建筑工地

  6月3日零时40分,七里河桥头南侧,路边一处民房建筑工地上灯光透亮,一台水泥泵车开足马力轰鸣着,正在往井桩里浇灌混凝土,机器发出的噪音百米以外都能听到,两台装满原料的混凝土搅拌车陆续驶来。

  3日零时42分,记者以市民身份连续两次拨打七里河区城管执法局投诉电话2358070,但电话接通后始终无人应答。3日零时51分,记者第三次拨打该电话,一名男子还未听完记者的投诉内容,撂下一句“昨天中午我们就已经通知过了!”就挂断了电话。3日凌晨1时05分,记者第四次拨通该电话并表明身份后,该男子回应一句:“马上就到!”3日凌晨1时10分,一辆车号为甘A·33636的城管执法车来到现场,并向马姓男子开出“责令改正通知书”。一名执法人员表示,该工地夜间施工扰民将罚款5000-10000元。3日凌晨1时30分,该工地停工。

  小区噪音夜间仍在扰民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除施工工地噪音外,反映比较集中的还有遍布小区的吆喝声、露天啤酒摊的划拳声、临街马路的汽车喇叭声等。“我们这个小区夜间倒是安静,可早上6点不到就开始闹腾了,换煤气罐子的,收废品的,卖“铃铛奶”的,来回在小区里吆喝着,这些吆喝声都事先录在扩音喇叭里,每到一地就滚动播放。现在,不管天气多热,都得把窗户关得严严的,还要用两小块棉花塞耳朵。”6月1日晚8时,在西北中学读高三的一位学生放学后向秀川新村小区走去,他边走边告诉记者。在省建职工医院小区,刘女士担心的不是吆喝声,而是楼上房子装修时传来的电钻声。“最近几天,刺耳的电钻声一天到晚都在闹,晚上11点以后也不消停,即将中考的女儿本来睡得晚,电钻声一响就被吵醒了,休息不好。人家装房子我能制止得了吗?”刘女士心急而无奈地说。“为减少噪音,我将临街房间的铝合金窗全部换上隔音效果好的双层塑钢窗,即便这样,过往车辆的喇叭声经常把人从梦中惊醒。眼看就到了孩子高考的关键时刻,可有什么办法呢?”家住麦积山路的孙女士无奈地说。家住南河滩小区的王女士说,“这是个旧小区,有车的住户都将车停在楼下。到了半夜,经常会有些汽车防盗器突然尖叫,熟睡的人也会被惊醒。”

  本报记者 武永明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