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塔频道
碌曲频道
兰州 嘉峪关 酒泉 张掖 金昌 武威 白银 临夏 甘南 定西 天水 陇南 平凉 庆阳 穆斯林通讯 平川频道 甘肃棋牌 本网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 > 甘肃播报 > 时政 正文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特刊:一个红军卫生兵的激情岁月

作者: 记者 齐兴福 稿源: 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2011-06-27 08:29


 

  卫生战士“小鲜”

  1915年,鲜正林出生于四川省巴中县三江乡的一个小山村。他的童年在军阀混战的年代中度过,父亲被土匪杀害,大姐被洪水冲走,年轻的母亲带着他和姐弟艰难度日。

  1932年,红军来到了巴中,打倒了地主,鲜正林家分到了自己的田地。这一年,他17岁。

  “我是在母亲的教导下加入红军的,因为母亲说,红军是我们老百姓的队伍。”1933年7月,鲜正林正式参加中国工农红军,被编入儿童团。三个月后,他被编入红四方面军通江庙坪(四川北部)分医院。

  “由于年龄小,组织上安排我护理伤病员,同志们总是‘小鲜’、‘小鲜’地叫我。起初我很失落,因为我觉得参加红军就是要扛枪打仗……”鲜正林回忆说,直到有伤员被送过来,他才真正感受到自己的工作是在“保护革命胜利的火种”。

  “我们红军个个都是钢铁汉。”鲜正林说,当时医院缺医少药,伤口只能通过中草药简单治疗,包扎时连纱布都没有,由于缺少必要的麻醉止疼剂,很多战士做手术的时候,只能硬生生忍着,疼也不喊一声,豆大的汗珠不停地流。在特殊的环境里,鲜正林时刻被前线同志的斗志所感染着。

  “战斗十分残酷,很多指战员反复挂彩,康复后又奔赴前线,很多人倒在了战场上,这就是我的战友,我的兄弟,至今,他们的影子仍在我眼前浮现。”讲述这些的时候,鲜老挥动着手臂,情绪十分激动。

  长征路上的雨和雪

  1935年3月,根据上级命令,鲜正林所在的红四方面军强渡嘉陵江,开始了万里长征。

  “长征中,最难忘的就是过雪山草地。”1935年6月,鲜正林所在的部队来到了四川省小金县的夹金山,这是红军长征途中要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海拔4124米的夹金山,地势陡险,空气稀薄。

  “翻越前,部队先着手准备御寒的衣服、粮食,尤其是补充热量的辣椒,但大雪山下人烟稀少,根本无法找到充足的给养。”鲜正林回忆说,当时前有堵截,后有追兵,中间还夹杂着土匪民团,整支部队被拖得疲惫不堪。

  准备了一些给养后,部队开始翻越夹金山。为了便于携带,战士们将仅有的一点大米先水煮,再干炒。鲜正林当时除了干粮袋和一些护理伤员的药品外,还有一把雨伞。

  “雪山的天气变化无常,时而晴空万里,时而飞雪扑面,我们预料到了路滑、寒冷,但很少有人想到死亡。”鲜正林说,“随着海拔的升高,大家开始头昏脑涨,战友们互相搀扶着,每一步都十分艰难。巍峨的大雪山似乎没有顶峰,我们偶尔也会遇到坐在路边‘休息’的红军战士,后来才知道他们已经牺牲了……”

  翻过大雪山之后,红四方面军来到了四川北部的松潘大草地。

  “红军长征所遇到的艰难险阻不计其数,但就自然环境恶劣而言,以松潘大草地为最。”鲜正林说,松潘大草地野草丛生,人一旦置身其中根本无法分辨方向,草丛下是无法预料的泥潭,若下脚过猛,就会陷下去。

  那时,鲜正林所在的医院前后左右都有部队掩护,但战斗一天都没有停止过,伤病、寒冷、饥饿一起袭来。

  “原本不多的干粮很快就吃完了,同志们只有吃野菜、榆树皮充饥,有的煮了皮带,有的因吃野草而中毒……”鲜正林说,当时最匮乏的就是盐巴,后来,战士们不得不从河边扫来些盐土,冲洗、过滤,然后自己熬煮成食用的盐巴。

  出了松潘草地就到了腊子口,部队通过与土司交换,换来了几头牛。

  “牛肉分发给了伤病员,牛皮留给了医务人员。”鲜正林说,那一顿煮牛皮,虽然没有调料,但还是感觉“像过了一次年”。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大米 
 [1] [2] 下一页

编辑: 金亚玲
相关新闻
Can not find mark:zw_wzli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