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 > 社会民生 正文

【特稿】农民工打拼10年依然“无产” 渴望能有自己的住房

作者: 稿源: 每日甘肃网-西部商报  2013-05-21 09:17


  面朝城市外出的时光里该如何收获

  

  东部市场内的运货工许亚飞摄

  如果说当年老一代农民工的背井离乡是迫于无奈,是为了补充农业收入,是为了养家糊口,是为了“求得生存”,那么,“新生代农民工”大多是在城市社会里接受的“成人礼”,是面朝城市的一代。城市里的高房价和较高的生活成本,让他们在城市漂泊、打拼后,不少人在“而立之年”仍无法在城市立足,仍然被阻隔在城市化的边缘外。已很难回农村生活的他们,在这个城市里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尴尬“突围”中。

  本报记者唐学仁

  打拼10年依然“无产”

  这天,不到8时,东部市场已经异常拥挤。阳光已经打在一排排街道两旁的树梢上,刘强吃过早饭,蹲在墙根下检查那辆老旧的人力三轮车。

  运气不错,坐了一会就接到一家店铺的电话,要他帮忙将几包衣服送到车场。挂了电话,骑着三轮车飞快冲出去,距离车场不远,但载着沉重的衣服,刘强气也有点喘。卸了货,司机递过来15元工钱,刘强不接,说店老板已经付过了。

  刘强记不清具体来兰州的日子了,他唯一的印象就是——刚结完婚不久。

  他能够清楚记起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在一个建筑工地上打工,啥活都干。”记忆如此清楚的原因是:“第一个月600元的工资,我买了一个传呼机。那时候,我老羡慕城里人腰上别个BP机,好像我也有一个,就能像城里人一样了。”在工地后两个月,向工头要钱的时候,不但被打了一顿,而且被解雇了。打工第一年没有回老家过年,因为“混得太惨,没脸回家”。那时候零工市场的不稳定性,让刘强不得不再次寻找建筑工地的工作。2001年,在一个楼盘建筑工地干了一年后,刘强和23名工友每人只领到3000元,还不足当初约定的三分之一。

  刘强还记得当初进城时,心里涌动着的那份对财富的欲望。从最开始在这座城市里闯荡到现在已经过去十多个年头了,和他一起进城的那一批打工者们,有的成了企业管理人员,有的自己创业当了小老板,但更多的人最终还是个打工者。刘强说自己显然还是后一种。

  2005年,他哥哥得了重病,于是经常请假回家照看。回到建筑工地后老板觉得他事太多耽误干活,直接将他辞了。他说,工地上条件不好,又没人情味,不要了正好。他年轻,有力气,不怕找不到事干。

  于是,东部市场里多了一个人力三轮车夫。

  渴望能有自己的住房

  半天过去,刘强跑了4趟生意,赚了近40元。看看到了中午,市场人少了,他便回出租屋。

  段家滩当地居民盖的4层小楼,刘强租住在一楼,阴暗而潮湿。只有10平方米左右的屋子里,一边放着一张木板床,床上乱糟糟地堆满了衣服和被子,另一边是水泥砌成的台子,台子上放着一个燃气灶,一口锅,还有几个碗碟。水桶里泡着几棵小白菜,刘强麻利地把白菜摘好,丢到锅里放上水一起煮,煮熟了,捞到碟子里,拌上一点油盐,就着冷饭大口吃了起来。

  这就是刘强的午餐。一天之中,早晚吃得好一点,都是吃米饭或者面条,但有时会有肉,因为要不时给劳累的身体补充能量。大多数时间因为赶着出去多赚钱,就只能囫囵吞枣了。现在一天三餐得花掉10元左右,记得三四年前,还只要5元,刘强说,物价涨得太快,越来越吃不起了。

  为了省钱,刘强只抽5元以下的香烟,从不喝酒。有时也会睡不着,他就骑着那辆叮叮当当的三轮车出去溜一圈。

  吃饭时,刘强说:“听说我们住的这个地方,要开发商品房了,咱们还得找地方租房。在这个城市能够拥有自己的住房及稳定的收入,这是所有农民工成功的标准。我啥时能有一套房子呢?”刘强说。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1] [2] 下一页

编辑: 杨晨雨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