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 > 社会新闻 正文

【特稿】进城上楼者的欣喜与忧虑(图)

作者: 稿源: 每日甘肃网-西部商报  2013-05-22 08:54


进城上楼者的欣喜与忧虑

城市的边缘人,没有归属感和认同感许亚飞摄

  本报记者唐学仁

  城镇化依托于工业化,但却又落后于工业化。不论是进城的农民工还是郊区拆迁后的上楼者,城镇化的后发优势让他们像城镇居民一样享受到经济发展带来的好处,但是,他们的上一代以及他们这一代都在承受着这种因身份异化形成的利益受损,这些城市辉煌的缔造者,难以完成职业身份与社区居民身份的转换。

  从“半城镇化”到真正城镇化的转变,是所有外来务工人员和新“城镇化”市民的期盼。

  城镇化之路一个农民工的拼搏

  今年春节刚过,张继成租了一辆出租车,终于把父母接到城里。从父母离开住了六十多年的农村开始,这个家庭的城镇化之路宣告基本完成。

  张继成是家里的长子,也是老家出来的第一个高中生,毕业后在城里打工。因为他的勤奋和吃苦,终于被一家建筑公司聘请为塔吊车教练。打拼了十年,张继成在这个城市里有了自己的住房。经济条件好了之后,他一直张罗着把父母接到城里住,但是父母总舍不得离开自己的老家。三年前,张继成兄弟姐妹掏钱给父母修建了漂亮的房子,添置了许多新家具。父母说,离开后房子和家具都白扔了。但他们没有扭过儿子。这次父母终于决定和儿子搬到城里住。

  “年轻人都走了,现在老乡亲们也陆续搬走了。村里越来越冷清,只有老人和几个带着娃的媳妇,留下来也寂寞。”张继成说。临走的前几天,母亲睡不安稳,说一合眼就梦到了村口大榆树下的涝池,或是山里一簇簇的坟堆群。伸手往炕边一摸,总感觉是一手榆钱和拜台上的纸灰。

  “醒来后,我妈就开始犹豫,老是担心从没住过楼房,不知能不能习惯。”事实上,进到城里的父母确实不习惯城里的生活。

  干惯农活的父母总是闲不住,天不亮就起来到大街上去捡垃圾,动不动就在学校门口将孙子扛在双肩上。更让张继成苦闷的是,父母跟城里的老人们找不到共同的语言,无法交流。事实上,张继成忧虑的不仅是父母如何融入城市,他自己虽然在这个城市有了房子,也落了户,但还是农村人。十多年来,他们看着兰州这座城市变得越来越好,高楼越来越多,大剧院建起来了,地铁也要开工了,但他感觉这一切与自己没有什么关系。

  尤其是父母,社保、医疗都得去农村交。妻子李小芬不满地说:“我们一年有350天在城市工作,为城市人盖了那么多的楼,却不能融在这个城市里,就因为我生来是一个农村人吗?”

  他们深陷两难:“在城市人的眼里,自己还是一个乡下人,而在农村人眼里,已经是一个城市人了。”想到老人和孩子,夫妻俩也商量过,要不回农村老家吧?可是回家后出路又在哪里?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1] [2] [3] 下一页

编辑: 冯乐凯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