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 > 社会新闻 正文

【特稿】进城上楼者的欣喜与忧虑(图)

作者: 稿源: 每日甘肃网-西部商报  2013-05-22 08:54


 

  “半城镇化”步入城市生活的忧虑

  当我们站在历史的节点上回头眺望,近十年,兰州这座城市是城镇化最快的时期,正是在这个时期,中国城镇化进程的诸多景象,也在此斑驳交错。难以完成职业身份与社区居民身份的转换的“城市缔造者”们虽然有了城市生活,但也只能是“半城镇化者”。可以这样解释的是,“半城镇化”是农村人口向城市人口转化过程中的一种不完整状态:农民已经离开乡村到城市就业与生活,但他们在劳动报酬、子女教育、社会保障、住房等许多方面并不能与城市居民享有同等待遇。

  如果没有拆迁,胡向云的乡村生活算得上优越。作为兰州马滩村的种菜大户,对稳定富裕的生活,胡向云充满信心。然而,快速来临的城市化改变了胡向云和乡亲们的生活。

  几年前,胡向云所在地被大量征用拆迁。按照补偿安置协议,她家的土地补偿加上房屋拆迁补偿总共获得了40万余元。而购买两套新房需支付20万元,缴纳养老保险需1万余元,剩下的十多万余元对胡向云来说是“最后身家”。

  现在许多村民和她一样对未来的生活感到担忧,不知不觉中陷入了城市化的焦虑。尽管早已成为市民,但失去了地的他们不得不去找工作,可是这比他们想象的要艰难很多。

  王振华,55岁,兰州滩尖子村农民,2004年搬进了高楼,成为进城的新市民。

  王振华曾被村里人称为能人,早年开过手扶拖拉机跑生意,后来承包了村集体20亩菜地,搞起了种植和农家乐,年收入近10万元,日子过得很红火,成为当地人羡慕的对象。地被征后,他全家获得了3套安置房和20万元现金,老两口还办了医保和社保,60岁以后就可以领退休金。当时不错的补偿让王振华十分高兴,当年他就给两个儿子举办了婚礼。

  然而渐渐地,他发现城市新生活并不像想象得那么好。住在两室一厅8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王振华的心情颇为复杂。形式上看,他和城里人一样住进高楼,成了社区居民。可是,就像他至今都没有拿到这安置房的房产证一样,眼前所拥有的一切,让他总欠缺一些安全感。

  “本以为进城不种地可以享福了,可谁知道还得靠‘吃老本’生存。”王振华说,为了补贴家用,他去年开始到安宁的建筑工地上打工,一个月挣2000多元。“有了这点钱,两个孙子到我这来,买点饮料小吃我也能供得起了。”

  缺少认同“城市边缘”者的慨叹

  尽管几年前就已经转为城市居民,住进了城市社区,但城市生活没有驱散孙惠香心中那个熟悉的乡村社会和熟人关系。

  孙惠香是骆驼滩的新市民,两年前因征地拆迁举家城市化。孙惠香获得了两套房子和30万元的补偿款。但她所在的小区位于兰州市近郊接合部,地处偏远。

  白天,小区门口停着一长溜“黑的士”,这些车都是几万元的廉价车,都是和孙惠香一样进城后没有工作的人经营的。晚上,小区门口炸烤串,卖旧衣服和廉价物品的地摊生意兴隆。孙惠香说,虽然现在是城市户口,住楼房,但感觉居住的环境和生活水平与城里人差距不小。

  在孙惠香所在的小区,有不少和她一样的居民觉得进城后的心态仍然边缘化。与其他城市社区相比,这些新市民居住小区的商业、教育、卫生等配套机构和设施层次不高。这种明显的差距,让进城后的孙惠香和其他居民感觉与城市存在着一条看不见的鸿沟。在他们社区中,由于商店档次低,前来消费的除了本社区居民,几乎没有周围社区居民。此外,社区诊所是原来乡村医生开的,小学是专门为他们这些新市民配套建的。由于标准不高,相关的师资力量也不强,周围的小区居民不愿意到他们这个社区就业就学,宁愿花更多钱到附近大医院和重点学校看病、上学。

  “我们这些人总感觉与城市难以融合,像是游离在城市之外的另类群体。现在常常觉得自己既不是城里人也不是农村人,是城市里的边缘人,没有城市的归属感和认同感。”孙惠香感慨地说。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冯乐凯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