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 > 甘肃播报 >  文体 正文

【特稿】一位甘肃文学青年的“北漂”梦

作者: 记者赵莉 实习生李斯斯 稿源: 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2013-06-03 08:54


   第二次“游学”,聆听大师的教诲

  也许是为了给毛晓春“收心”,就在他返回天水后,家人就提出要给他娶媳妇成家。“不如你们把准备给我成家的钱给我一点,让我去北京。”毛晓春的要求看起来“得寸进尺”,但家人最终也没能拗过他的意思,东拼西凑了1100元钱,让毛晓春第二次赴京。

  这一次,牛汉先生不但给出了自己的意见和建议,还给毛晓春引见了时任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萧乾先生。毛晓春便又捧着自己的手稿,到萧乾先生的家里去拜访,而萧乾先生在指导之余,又将毛晓春推荐给了冰心先生,冰心先生再将毛晓春引荐给臧克家先生……

  “现在想起来,这是无法想象的事情。这些老先生都是中国文学史上的泰斗,而我只不过是一个热爱文字的待业青年。且不说当年的文字稚嫩肤浅,单就我的行为方式来说,也很莽撞无礼。因为当时电话并不普及,所以要拜访谁也都不会提前预约,我没有钱,也不知道买些水果,总是空着两只手,就跑到人家里去敲门,请求指点。可是,我也从来没有被拒绝过。这些老先生全部都给了我热忱真挚的指导,有时候,他们甚至是用一种探讨的方式和我交流,让我感觉到自己是被尊重的。”

  无疑,这一段特殊的“游学”经历,成了毛晓春整个人生中最为难忘和贵重的记忆。在这一时期内,他在各位老前辈的指导和帮助下,先后拜访了季羡林先生、钟敬文先生、贺敬之先生、李瑛先生、吴光祖、新凤霞夫妇等许多文学界、书画界的大师,为以后的工作和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这一次刚到北京的时候,毛晓春在火车站对面的一个家属小区里找到了一间半地下的小旅馆。极小的房间里摆着4张床,每张床位每天晚上8元钱。然而在住了3个晚上之后,毛晓春就决定退房:“一晚上8块钱,太贵了,我住不起。”其实,毛晓春已经为自己寻找到了一个免费的“住处”——火车站广场。

  “我观察过,火车站广场上每天晚上都有人睡觉。既然别人都能睡,我也能睡。”白天,毛晓春到处拜访学习,晚上,他就回到火车站广场上,席地而眠。也许是白天跑得太累了,虽然广场上的人流不断,他竟也能很快入眠。只是每天清晨四五点钟时,就有清洁工来打扫卫生,而毛晓春,总是被清洁工扫起的灰尘呛醒,然后到火车站的卫生间里用凉水冲一把脸,继续新一天的求学。

  “尽量多省下一点钱,我就能在北京多学两天。反正大白天我走在街上的时候,谁又知道我头一天晚上是睡在火车站广场的?”这是一段艰难却也无比充实的求学经历,对于毛晓春来说,除了得到写作技能上的精进之外,也被给予了许多细节上的教诲:“我去张岱年老先生的家拜访,发现他穿的衬衣竟然破了一个洞。但老先生丝毫不介怀,不讲究,照样侃侃而谈。每次从老师家离开,无论是多么德高望重的老先生,也总是亲自把我送到门口。可我不过就是一名社会流浪青年而已。”这些细节上的教诲,后来成了塑造毛晓春为人处世方面的直接榜样。

  这一次“游学”,一直坚持到他身上的钱,只够买一张回天水的火车票。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董文龙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