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 > 甘肃播报 >  文体 正文

【特稿】一位甘肃文学青年的“北漂”梦

作者: 记者赵莉 实习生李斯斯 稿源: 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2013-06-03 08:54


   “三出四进”,篆刻作品被高价拍走

  1998年,父亲去世,毛晓春家愈加贫困,牛汉先生原本为他联系好去鲁迅文学院进修,也终因家庭经济困难而作罢。在这样的情况下,毛晓春不得不承担起养家糊口的责任。当时《天水晚报》刚好在招记者,毛晓春带着自己的文章去应聘,最终被录取。在《天水晚报》工作期间,毛晓春借了8000多元的账,将之前的文章集结成《伤逝集》出版。他的这一做法在家里引起了轩然大波,哥哥断言:“你若背上这样一身账,这一辈子就翻不过身了!”

  毛晓春听不进任何人的劝说,“油盐不进”,他心里默念的仍然是在北京的那一段生活,虽然辛苦,却离梦想更近。2002年初,毛晓春身上带着8000元钱,决定“北漂”。

  毛晓春在北京郊区租了一间6平方米的民房,虽然一个月只有50元钱的房租,他也时常拖欠。好在房东太太喜欢读书的年轻人,并不怎么追讨,偶尔还会给他煎个鸡蛋送过去。每天挤一个多小时的348路公交车进城,下车的时候就像刚从澡堂子出来一样狼狈,他为找工作四处奔波,唯一能证明自己的就是那本自费出版的《伤逝集》。为了省钱,每天吃白开水煮挂面,加些酱油和醋调色,奢侈的时候吃包方便面,确实太久没有荤腥了,就买两串羊肉串。

  那是一段窘迫而焦灼的日子,好在持续了三四个月后终于结束了。毛晓春找到了在北京的第一份工作,应聘到《中国企业报》当记者。第一个月发工资,他领到了2800元。“我从来没有一次拥有过这么多的钱。我爸工作了一辈子,一个月也只有几百块。”

  兜里揣着第一个月的薪水,毛晓春紧张得浑身冒汗,唯恐一个不小心,把钱弄丢了。晚上回到住处,他将2800元钱一张一张铺开,铺满了整张床。“我就一张一张拿起来放到灯底下照,害怕他们发给我这么多的钱是假的。但其实那时候我自己也不懂怎样分辨真假钱。”

  毛晓春在北京的生活刚刚趋于稳定时,非典出现了。恰巧当时他到郑州出差时不小心患了感冒,回到北京后每天不停地咳嗽,引起了身边很多人的恐慌。房东太太每天在他租住的房屋周围撒满石灰,又时常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盯着他不放。毛晓春也渐渐恐惧起来,初到北京时被拮据紧张的生活缓冲而不曾感受到的孤单和无助,到这时才逐渐清晰起来。“如果我真的得了非典,总不能客死异乡。”这个想法一旦冒出来,就怎么也压制不下去了。毛晓春向单位请了长假,第三次离开北京。

  2004年,毛晓春再次返回北京。随着工作的一天天稳定和发展,毛晓春“三出四进”的北漂生活也逐渐有了头绪。在工作之余,不但出版了自己的几本文学作品,更是重拾了当年因为家庭经济原因而不得不搁浅的书法和画画。2012年7月,在湖北省施恩州举办的“希望厨房”慈善拍卖晚宴上,毛晓春用金石大篆书写的“观海听涛”四个字,被爱心企业家以30万元的价格拍走。

  “其实人生就是一种不断奋斗的过程,能走到今天,勤奋是我唯一的条件。我最骄傲的事情,就是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浪费过自己的时间。”毛晓春说。

  本报记者赵莉实习生李斯斯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发表评论]
编辑: 董文龙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