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 > 社会新闻 正文

兰州:城市文明的守护者 寒夜里马路就是家

作者: 金奉乾 稿源: 每日甘肃网-西部商报  2014-02-19 08:43


  18日凌晨,本报记者跟随照片主人公走上街头……

  寒夜里马路就是家

  每日甘肃网-西部商报讯(首席记者金奉乾) 18日凌晨,寒气逼人。深夜昏暗的路灯下,扫帚划过路面的声音显得特别清晰,5位环卫工 用扫帚撩开了城市的晨曦,他们中有两人,就是照片中的主人公。他们5人冒着严寒,一心只为扮靓城市,他们是城市美容师,是城市文明的守护者,为了体验他们的辛苦和奉献,从昨日凌晨3时30分起,本报记者跟随他们5人走上了街头……

  昨日凌晨3时

  凌晨出门寒夜3小时大扫

  环卫工的工作辛苦又很乏味,但他们却为城市带来了干净和美丽。“说是凌晨4时开扫,其实我们凌晨3时50分就开始了,一直要大扫到早上7时。大扫后就是街巷保洁,一直要到下午5时。你可要想好呀,晚上的气温是零下11℃,你能坚持住不?”57岁的康月真一开始就劝记者放弃,40岁的吉建存也不支持,“看看我们的工作环境,连个换衣服、倒杯开水的地方都没有。”但记者还是决定跟随他们,实地体验一次环卫工的辛苦和缺少保障的工作环境。

  吉建存租住在何家庄273号附近的一条小巷里。昨日凌晨3时,记者赶赴何家庄决定给他一个突然“袭击”。凌晨3时15分,一个穿着反光条服的人从小巷走出,肩上还扛着扫帚,这个人正是吉建存。看到记者他多少有点诧异,但还是和记者聊着向邮电大楼公交车站走去。到达车站不到5分钟,康月真、白发成、段玉兰、蒋世琴也到了,他们将装着大饼的小布包挂在路边一处相对隐蔽的树桩上,就听起了康月真的布置,没有寒暄也没有问候。“我们组有两个同事请假,所以清扫任务加大了,我们5个人先清理南侧人行道……必须在早上7时前清理完所有区域。”凌晨3时30分许,康月真抡起了大扫帚,其他人心领神会地跟着扫了起来。“嚓、嚓”,路上的废纸、包装袋等垃圾一点点汇聚在了一起,专门负责清理的白发成推着垃圾车,逐处扫倒在车里。

  深更半夜,寒气逼人,冻得人瑟瑟发抖。记者跺了跺脚再次找吉建存聊起了天。“我老家在武山农村,在兰州当环卫工一年多了,这活儿虽然辛苦,有时候还不受人尊重,但比以前当农民工有意义多了。记者同志,你给呼吁一下,给我们提供一个可以喝水、休息的地方,夏天还能凑合,但冬天喝冷水谁也受不了。我们根本没有地方换衣服,清扫工具也没地方放。”

  “少说两句吧,赶紧干活,已经凌晨4时40分了,还没有扫一半路。”康月真打断了说话。任务这么紧张,记者也找到一把扫帚帮起了忙,但没想到,刚刚扫了200多米,记者头上就开始冒汗,还滑倒了两次。一看记者有些吃不消,康月真走了过来,她拿走记者手中的扫帚说:“你看着就行了。”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清扫过的路面在渐渐变宽、变长……昨日清晨6时零5分,主干道全部清理完毕。之后不到20分钟,康月真等人分工清扫了五中巷等小巷。清晨6时40分,3小时路面大扫结束,这3个小时,记者感受到的是冷,活不好干。但大扫后康月真5人并没有回去休息,因为他们还要进行白天的全路段保洁,也就是拿着小笤帚和簸箕,全路段清除垃圾。

  昨日上午7时至下午5时

  全路段保洁苦字背后的诸多困难

  上午7时许,新的一天拉开了序幕,眼前的道路和人行道也是那么干净、整洁。然而没多久就迎来了上班高峰,公交站台前、人行道上,干净的地面又出现了许多垃圾,塑料袋、烟头,让人心烦不已。“我们把马路当成了家,家里都没这么干净,看到这么多人乱扔垃圾,我们真的很难受。”白发成说。“不敢当面劝,一劝就会惹来麻烦,挨骂是常事。”康月真说。几乎没有休息,康月真等人又拿着小笤帚和簸箕忙着在车流缝隙中、拥挤的人缝中清理起了地面上的垃圾。上午8时40分,水泵厂门口西侧一家临街铺面搞庆典,在门口燃放了鞭炮,炮声散去,满地红色碎纸屑。60岁的白发成默默地走过去清扫,但让人不解的是,店方竟对门前自己产生的垃圾置之不理。

  上午9时许,康月真等人已疲惫不堪,而此时他们都没来得及吃早点。然而,当他们几人去找原本挂在树桩上的大饼时,布包不在了。满肚子的委屈,眼泪在康月真眼里打转。看到这一幕,记者赶紧跑去买了一些饼给康月真几人,起初他们死活不要,但几番苦劝后终于说着谢谢坐在公交车站的铁长凳上吃了起来。吉建存从衣兜里掏出水杯,到附近公厕向管理员要热水,女值班员倒了一杯热水给他。上午10时许,吉建存等人又开始在铁路局东侧人行天桥上清扫垃圾和积雪。

  下午1时许,康月真等人走进了牛肉面馆。“早上啃大饼,中午牛肉面,晚上再凑合一顿,一天就解决了。路边卖的早餐点我们从来没吃过,东西都贵。”吉建存的话也许代表了所有环卫工的心声。记者发现,因为没有地方存放清扫工具,他们的扫帚等工具全部放在路边的电杆下;因为没有地方换衣服,他们的工作服上总是沾满尘土和污渍。“啥时候能有个地方换衣服,有个地方喝口开水,有个地方放工具就好了,其他的我们不敢多想。”康月真说。

  下午3时许,记者离开民主东路,而康月真等人还在街头巷尾忙碌着。其实在他们心里,受苦受累无所谓,因为他们早已将马路当成了家,他们只需要社会的肯定、待遇的提高和设施的保障而已。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徐文婷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