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 > 省外媒体看甘肃 正文

清清洮河水 啥时能回来(我的家乡我的河·调查)(组图)

作者: 曹树林 张鹏 稿源: 人民日报  2014-05-27 09:46


  洮河旧景,摄于2008年。资料图片

  今日洮河伤痕累累(与上图为同一地点拍摄)。本报记者曹树林摄

   非法挖砂,填河造地,甘肃岷县市民追问——

   清清洮河水 啥时能回来(我的家乡我的河·调查)

   《人民日报》( 2014年05月27日09版)

  编辑同志:

  看到贵报“我的家乡我的河”特别报道征集线索,我想说说家乡的洮河。

  洮河是黄河的主要支流,流经我的家乡甘肃岷县,养育了世世代代的岷县儿女,我们喝的水、种田的水、发电的水,都来自洮河。

  不过,最近几年,采砂对洮河造成了毁灭性的破坏。洮河岷县段有上百家非法采砂场、碎石场。疯狂的采砂让洮河河床下降,水位降低,河坝也被挖空,岷县几十万人都成了受害者。受到破坏最为严重的是岷县的“青年林”,这是县城北侧洮河岸边的湿地森林,是几十年来岷县青年义务植树的成果。以往“青年林”绿树成荫、水草丰茂,如今被挖砂碎石的利益集团破坏殆尽,我们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洮河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母亲河,保护她就是保护我们自己,失去她就失去了家乡的根。真不知昔日的洮河啥时能再回来。希望贵报予以关注,救救洮河,救救青年林,救救我们。

  读者王远山

 

  湛蓝的天空下,清澈的河水从宽阔平坦的河道缓缓流过;碧绿的树林旁,一匹棕色的小马安静地咀嚼着青草……

  这是王远山记忆中的洮河。

  王远山是甘肃省定西市岷县人,祖祖辈辈都喝洮河水。“如今的洮河被非法采砂人挖得千疮百孔,再也见不到波光粼粼的景象。”王远山惋惜地说。

  5月初,本报记者收到读者王远山的电子邮件,决定跟随其赴洮河一探究竟。

  河道砂山堆积 青年林蚕食过半

  洮河是黄河上游最重要的支流之一,全长673公里,发源于青海,途经甘肃省甘南州、定西市,在临夏州永靖县刘家峡汇入黄河。经国务院批准,甘肃省最大的水利工程引洮工程就在洮河下游的九甸峡取水。

  岷县位于洮河中段,县内流域里程83.5公里,县城依河而建。洮河是岷县人名副其实的母亲河。

  日前,在王远山带领下,记者来到岷县著名的“青年林”。这原本是洮河北岸的一大片滩涂,上世纪70年代开始,岷县青年每年春天都到这里植树,树种以杨树为主。几十年后,这里绿树成荫,成为岷县人休闲娱乐的好去处。

  “但是,最近两三年,因为非法挖砂和填河造地,青年林被逐步蚕食。现在的青年林只有以前一半的面积了,而且还在萎缩之中。”王远山告诉记者。

  记者在现场看到,青年林已被大大小小的砂场分成了若干小片区。运砂车在林间小道上来往穿梭,扬起大片尘土。参天的白杨树被推倒在地,横躺在污水沟里。填埋河道造出来的零星土地上建起了各种简易房,有的是砂场的办公用房,有的是商店或餐馆。

  惨遭破坏的不只是青年林,采砂使洮河几乎面目全非。

  河道中随处可见堆积得比堤坝还高的砂,水流在砂山的阻滞下忽左忽右寻找出路。“如果洮河涨水,或者朱家沟发一次洪水,岷县县城就完蛋了。”王远山说。朱家沟是洮河的支流,在岷县东岗新桥附近注入洮河。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1] [2] 下一页

编辑: 徐兴波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