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 > 甘肃播报 >  文体 正文

【西部地理】临泽香古寺:神女留传奇,鸠摩罗什遗舍利

来源: 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作者: 刘小雷   2014-12-13 09:57  编辑: 徐诚诚


  临泽香古寺:神女留传奇,鸠摩罗什遗舍利

  临泽香古寺

  香古寺中的胡杨古树

  香古寺,位于甘肃西部张掖市临泽县境内,距县城36公里,是丝绸路上的古刹之一,北依明长城,南眺黑水河,占据了河西走廊最中间的地理优势。自古以来,历代高僧大德都路经此地讲经说法,留有鸠摩罗什牙舍利塔的神奇传说和仙姑护佑霍去病将军西征凯旋的传奇故事,使香古寺从古至今成为一座历史名刹。

  桥不是板桥,是水泥桥,但这一点不影响心中这鼓荡不息的诗意

  桥不是板桥,是水泥桥,但这一点不影响心中这鼓荡不息的诗意。

  看着黑河滩涂上的芦花在晚风中摇荡。一轮斜阳将坠未坠,舒缓的河面便镀上了一层金色……

  同行的当地同行程晓阳说:“鸭暖镇,你说你想到了‘春江水暖鸭先知’,那么板桥镇呢?”

  我自然想说“人迹板桥霜”了,但诗意与眼前所看到的情景,有些隔了,于是我便提起了白居易的“若为此路今重过,十五年前旧板桥”和王士祯的“而今明月空如水,不见青溪长板桥”。

  程晓阳说,就在我们脚下的这座水泥桥的桥址之前,真的矗立过一座长长的板桥,这座桥可大有来历。

  大约是在2100年前的西汉武帝时代,黑河的水量自然要比现在大得多了,那时黑河的这一带水流湍急,水势汹涌。洪水来临时常常淹没人畜,阻隔交通。

  由于无桥可渡,两岸人民隔河守望不能相互往来,给日常生活造成极大困难。因而,造桥渡河,造福黎庶就成为广大人民群众的迫切愿望。这时便有一个叫何香姑的娇弱女子站了出来。记者把何香姑听成何仙姑了,但程晓阳随后说,何香姑与八仙之一的何仙姑根本不搭界。

  何香姑家住黑河北岸的东柳村,自幼跟随父亲治病救人。她看到黑河两岸的乡民不能往来,生命财产常因水患遭受损失,便暗下决心,要为百姓募捐建桥。于是她不分寒暑,不辞劳顿四处奔波,动员乡亲百姓共同为造桥献计献策,募捐化缘。何香姑的倡议切合百姓的心愿,自然是一呼百应。人们有钱的出钱,有物的出物,有人的出人,终于在黑河上建造起了一座木质的板桥。

  板桥修成之日,何香姑却因为过度辛劳而去世,板桥一代的乡民将其葬在柳树堡一带的沙坡上,并立庙祭祀。这座庙现在还矗立在黑河岸边,只是现在不叫仙姑庙,而叫香古寺了。记者于是想到了河西地区所特有的仙姑信仰,它反映的是这里历代民众对幸福生活和平安吉祥的一种企盼,寄托了人民群众对风调雨顺、民族和睦的一种精神追求,必然会在这座寺院有所体现了。

  暮霭沉降,一座古色古香的寺院映入了眼帘。我们轻轻叩响门环,便有僧人打开了侧门,含笑而立。

  听见檐铃发出的叮叮咚咚的轻响,大殿两侧的松树上缀满了繁星一样的松塔,而围墙边丛生的枫树红绿黄三色并呈,煞是冷艳。

  在这里,我们听到了何香姑更神奇的传说。

  “平天仙姑”的传说更是以河西宝卷的形式在民间流转不绝

  汉代名将霍去病在武帝年间率汉军出击匈奴,在临泽境内战事失利,不得不退兵此地,却无桥可渡,而匈奴的大军随后掩杀,情势危急万分。当时正值盛夏季节,已经得道成仙的何香姑暗中拔下发际间的银簪,幻化成了一座冰桥助汉军过河,胡骑追上冰桥,冰桥却片刻融化,胡骑均落水死,霍去病得胜回朝,汉武帝便给何香姑封赐了“平天仙姑”的称号。这则传说里何香姑的神通可就厉害得紧了。有人提出疑问:那时是炎炎夏日,怎么能瞬间结成冰桥呢?冰桥既成,汉骑能过河,胡骑跟踪而过,为什么冰桥便不能支持片刻呢?

  这么有趣的传说,这样的疑问就有些太着相了。

  汉武帝封赐“平天仙姑”暂且不论,西夏李元昊封赐“贤觉圣光菩萨”却是真真切切的,乾祐七年(即南宋淳熙三年,公元1176年)西夏主仁宗李仁孝的《黑河建桥敕碑》文今尚存。“平天仙姑”的事迹更是以河西宝卷的形式在民间流转不绝。

  北京大学图书馆馆藏的《敕封平天仙姑宝卷》,是由康熙年间的振武将军孙思克资助刊行的。仙姑以民间女神的传说编成宝卷,既符合国家政治的特殊需要,又贴近当地民众的信仰,有利于封建社会秩序的安定,提倡民众“不恋世上繁华,不贪眼前之浮尘,志心向善,念佛看经,恤孤怜寡,敬老惜贫,多行方便,永无退心”,清廷自然是乐见其成了。

  据当地老人讲,在旧时,河西地区百姓的心目中,仙姑娘娘有求必应,很是灵验。

  每逢农历四月初八,除张掖市境内的各族民众之外,青海、内蒙古、新疆以及本省酒泉、武威的汉、蒙、裕固、藏等民族的男女信众都要前来仙姑庙,在仙姑菩萨座前敬香膜拜,祈求仙姑娘娘的护佑。

  按照地方志的记载,香古寺始建于西汉武帝元狩年间,据碑文记载,明代以来,历经万历六年﹑天启三年﹑民国八年和民国十四年四次大的修缮和维护,目前的香古寺是近些年修葺重建的,我们仍然能看到一些旧时的风貌。它旧时的风貌究竟是怎样的呢?当时的寺院规模可用蔚为大观来形容。

  有人写过一篇《弱水流沙》的文章可以想见旧时的盛况:

  “在沙丘起伏的中间,突然现出许多楼台殿阁来。我们很费力地登上沙丘,一步步走进仙姑庙的重门叠户……仙姑庙的后面,紧靠着仅存遗址的明代边墙。边墙外面除了群山纵横、黄沙遍地那种单调的景色和远远的羊台口烟烽墩之外,再也找不出什么了———仙姑庙正因紧接着塞北,所以朔风时常把流沙带进边墙来侵扰它。”

  它承载了博大精深的佛学内涵,

  文/图本报记者刘小雷

 [1] [2] 下一页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