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甘肃 国内 国际 视频 体育 娱乐 时评 军事 女性 论坛  
 
新闻热线:0931-8151739  投稿邮箱:mrgstx@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 > 社会新闻 正文

渭源:一起枪案背后的悲恸不了局

2016-07-27 09:16 来源: 每日甘肃网-西部商报   首席记者唐学仁

一起枪案背后的悲恸不了局

  在树荫掩护下,47岁的包成林拿着长管土枪,潜伏在村子的一片树林里。几分钟后,他将枪口对准邻居康丙质,扣动了扳机。一天之后,他和康丙质老婆田小兰的尸体也在临洮县境内一座山林里被发现。

  包成林所在的渭源县庆坪乡梁家沟村村民想不明白:平日朝夕相处的村民,为何变得如此暴戾?有村民说,“直到现在,还感觉一切像梦一样”。

  一起枪案,三条人命,以及两个家庭的悲剧。在这起枪击案中,婚外情、民间遗留枪支成为最为主要的致命因素。本报首席记者唐学仁

  1.清晨的枪声打破小山村的宁静

  梁家沟村,位于渭源县庆坪乡的南部山区,距离县城40公里,靠一条窄窄的公路与外界相通。这个山区村庄的多数村民外出务工,平日里异常宁静。这份安宁却被7月21日清晨的枪声打破。

  这起枪案似乎早有预谋。当天清晨7点50分,康丙质的弟弟出门去地里干活,在村里,他是第一个见到包成林的人。“背着手在村里的树林里来回转悠,我还问他怎么这么早。他回答说,没事转转。”

  这也是村民们第一次见包成林这么早在村里转悠,而且还将小轿车开到了沟底的路口处。他们的第一反应是:这人这么早出门,不会是有啥事了吧?

  果然就出事了,康丙质的弟弟康丙忠是在见到包成林半个小时后,听到了枪声。他干活的农地距离碰见包成林的地方不足两公里。康丙忠本能地转身,看到哥哥康丙质已经倒在地上,旁边两岁多的小外孙开始大哭。

  不好,是包成林向哥哥开了枪,康丙忠丢下锄头就往出事地跑。这期间他看到包成林拿着刀刺向了躺在地上的哥哥,嫂子田小兰与包成林撕扯着。

  大约几分钟后,康丙忠跑到了事发地。那一刻他看见哥哥身下都在流血,田小兰与包成林撕扯中,身上也被刺伤,浑身是血。

  “包二,你这是干啥,出人命了都,有话好好说。”康丙忠说着,准备上去夺下包成林手里的刀,但包成林不由分说,抡起锄把照着康丙忠的腿部就是几下。

  之后,包成林抱起倒在血泊中的田小兰,将她塞进轿车后备箱里,提着刀慢腾腾地驾车离去。康丙忠这才起身喊来了村里的人。一个多小时后,乡卫生院救护车来了,但康丙质已经死亡。大夫从2岁孩子的腿部取出了一颗铁砂,从康丙质家牛的腿部取出了两颗小铁砂。

  47岁的包成林是村里的老光棍。身高一米七左右。平日在村里经常主动与乡邻扯个闲天。但没人知道,7月18日那天是什么事情刺激了他。

  2.路口的杀戮 死者腿部有十多个弹眼

  长管土枪的散弹离开枪膛后,呈散射状,致使康丙质臀部和腿部被散弹打出一片伤口。事后,康丙忠数了一下,哥哥的腿部有十多个弹眼。

  7月18日的那个早晨,康丙质夫妇吃完早饭,抱着2岁多的外孙,牵着牛出门去地里干活。包成林事先就埋伏在他们必经之处路口的小树林里。村里人没人知道三人相遇的时刻,说了什么。

  但村里人意外的是,以包成林的枪法,足以一枪致命。为什么只是将康用枪打伤后,再持刀刺死?村里人后来分析认为是包成林顾忌到了康丙质怀里的孩子。

  而从这个细节里,村民们还是看到了包成林的善意,他不愿意伤及孩子。可他为什么又会对康丙质夫妇如此暴戾?村民们说不清这其中的原由,但他们却眼睁睁看见了他们下地干活时,所经过的那个路口发生的杀戮。

  拉着受伤的田小兰,驾车而去的包成林很快消失在了村民的视线。

  在山顶的小卖铺门前,包成林自如地停车,然后买了一瓶农药,一盒香烟。小卖铺老板包世强还问他:“这么早买药干啥去?”

  包成林说是去临洮一个亲戚家。包世强事后回忆,那时的包成林还有说有笑,毫无紧张神色。

  事发几个小时后,当地警方抽调多警种对重点区域展开联合搜索。同时,印制了1000余份悬赏通告,在包成林可能出没和藏匿的场所散发、张贴。

  一天后,他和田小兰的尸体在临洮县康家崖一座山林里被人发现。警方的现场勘查显示:田小兰身中七刀死亡,包成林服毒自杀,手里拿着打火机。办案民警告诉西部商报记者,从现场看,包成林是想服毒后点车自焚的,但一瓶剧毒农药一口气喝完后,包成林失去了知觉,再也没有气力点火。

  3.双面的人生 一面:大方、聪明、好相处;另一面:内向、脾气时好时坏、易较真

  多位村民告诉西部商报记者,包成林有其双面性格:一面是大方,聪明,好相处;另一边则是内向,脾气时好时坏,容易较真……在梁家沟村民眼中,包成林不同于常人,给人感觉“有点怪”。但他也乐于助人,尤其是帮助贫困的家庭,常帮忙出力不要钱,这给同村村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包成林的父亲去世很早。1985年的时候,包成林的大哥在地里干活时,被雷电击中身亡。五年前,他的弟弟在内蒙一家煤矿打工时身亡,几十万的命价由包成林一人掌控。两年前,包成林买了一辆轿车,这也成为村里最早拥有私家车的人。包成林排行老二,再加上家里有了钱,村里人都喜欢叫他“包二”。

  村民们说,包成林很聪明,学习能力很强,很多手艺都会一点。但他的“怪”和他的家庭有关,从小就缺乏父爱。

  据村民朱世胜介绍,包成林的母亲后来招赘了邻村一男子上门,一家人的生活还算可以,但包成林和继父关系不太好,互不承认父子关系。这些年,村里人不断劝包成林,继父劳动力那么好,对家里照顾得也很好,他不该对继父打骂。这两年里,父子俩的关系逐渐缓和,包成林开始变得孝顺起来。父母惆怅的是,包成林眼看就要50岁了,一直没有找到老婆,这也让包成林在村民面前时常觉得自卑。

  村民朱世利最后一次见包成林是在事发前三天。那一天下雨,他和几个村民还有包成林在山上打牌。和平时相比,那天的包成林显得心事重重,一会功夫就抽了两盒香烟。事后,这在朱世利看来,枪案早有征兆,只是他们没留意到。

  4.出轨的悲剧 两个家庭为此陷入悲痛漩涡

  “要说家境,在整个梁家沟村,他家也能排上名。”村民眼中的包成林勤劳、治家,在待人接物方面“很有一手”。这种印象也得到了多位村民的承认。此前,他们也几乎没有听过他与谁家有仇怨。在当地警方后来的通报中称,包成林因和康丙质的妻子田小兰有婚外情,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当地村民向西部商报记者证实,事发一个月前的晚上,康丙质在自家的地里,发现了包成林与妻子的奸情。当时康丙质将妻子拉回家后打了一顿,一度声称要离婚。但在田小兰的哀求下,康丙质最终还是留下了妻子,但夫妻俩的却变得面和心不和,吵架时而发生。

  最近的一两年里,包成林干完自家的活后,经常帮康丙质家干活。在村民看来,康丙质为人老实,对能说会道的田小兰来说,康丙质的情感木讷。在和包成林一起干活的期间,包成林的下苦能力改变了田小兰平淡的生活。在冲破了思想的防线之后,两人放纵在情欲中。

  警方勘察现场的一个细节是:包成林把死后的田小兰放在轿车后排座上平躺着,他坐在驾驶位置上。村民们认为,这是包成林和田小兰生前没有做成夫妻,他选择了死后和田小兰在一起。

  据村民说,康丙质今年51岁,比妻子大两岁。两人生有三个女儿,大的两个早已嫁人,最小的姑娘在新疆上大学。一家人的生活在村里算是中上。但三人在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村民们没有人说得清。

  但包成林的疯狂杀戮计划,康丙质夫妇始终没有觉察。最后,包成林用枪声让村民们惊醒,两个家庭为此陷入悲痛之中。

  5.致命的土枪 案发地是警方收缴枪支的重点地区

  梁家沟山清水秀,看起来像个与世无争的地方,平静不起眼。事实上这里却是当地警方收缴枪支的重点地区。这个村子地处大山,四面环山,每户人家大多有几亩田,一年四季,跟着节令忙着田里的收成。在二十几年前,村子里不少人家有土枪。

  “农闲时打个兔子,射只鸟啥的,算是一个老传统。”多位村民表示,正是在这个环境里,包成林练就了好枪法,打野兔、野鸡,经常都是一枪致命。后来有一年,“大约十几年前吧,具体年份记不清了”,当地公安为了社会治安,曾普查过一次,收缴了民间私藏的猎枪。

  “谁也不知道,他家怎么还留着枪?”村民朱世胜说,去年的时候,当地派出所从包成林家搜走了一把土枪,这次作案的枪平时也没见他拿出来过。

  康丙质的父亲躺在空空的老屋里老泪纵横。村里人只是告诉他,儿子是因为脑溢血去世。7月25日,康丙质夫妇被火化后埋葬,而包成林的尸体被火化后洒在了山林里。

  枪案之后,悲凉和后怕还萦绕在恢复宁静的村庄上空。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编辑:[ 李婧 ]
更多相关新闻及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提供新闻线索关注民声315微信公众号。
 




 




 




 

3
1
5
 

相关新闻

  • 甘肃
  • 社会
  • 政务
  • 通讯员
  • 文娱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阅读推荐

论坛热帖

原创视频

原创热点

兰州城市四区中考录取今日开始
 

  兰州市城市四区普通高中招生录取工作将于7月11日开始,率先开录的是提前批次和第一批次,录取时间为7月11日—13日,结果查询时间为7月13日22:00。

....全文

专题策划

热门图片

甘肃市州新闻精选

甘肃日报社每日甘肃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本网法律顾问:高洁
甘肃每日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承担本网站所有的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单位:甘肃贺文龙律师事务所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06001 ICP备案号陇ICP备0500034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甘B2-2006000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编号2806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