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甘肃 国内 国际 视频 体育 娱乐 时评 军事 女性 论坛  
 
新闻热线:0931-8151739  投稿邮箱:mrgstx@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 > 甘肃播报 >  文体 正文

【我们的长征】红色气质·山城最后一战

2016-08-02 09:23 来源: 兰州日报   崔凌云 杨贵智 张建平

  红色气质·山城最后一战

  记者崔凌云杨贵智张建平文/图

  冯世志讲述山城堡战斗情景

  缅怀先烈

  山城堡战役纪念碑

  山城堡战役红军行军队伍

  1936年习仲勋担任环县县委书记住过的房子

  “陇东高原,喝水比吃油还困难哪!但愿今天宿营的地方,能多找到些水,让同志们痛痛快快喝上一碗水!”这是1978年版小人书《夜战山城堡》中描述的一个场景。

  我们在环县山城堡战役纪念园里见到重印后被作为红色旅游商品的小人书时倍感亲切,也为到达这个陇东老区山梁上的堡子兴奋不已——1935年,中央红军分两路分别路经环县并抵达陕北吴旗,按照这个线路,这次“我们的长征”(甘肃段)从迭部俄界开始,最终抵达环县山城堡,也基本完成了采访征程。

  “红军长征在环县经过的时间虽短,但次年由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亲自部署,一、二、四三个方面军联合作战的山城堡战役在中国革命史上影响深远,是红军长征最后一战,也是结束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最后一战,客观上促进了‘西安事变’的爆发。”山城堡战役纪念馆副馆长黄万里介绍说。

  一段风云往事,掀开它尘封的面纱后,依旧令人热血沸腾。在这里采访时,我们也清晰地触摸到,这场将星云集的战役所留给当地的红色往事,至今都在一抬头便可望见的战场上鲜活上演!

  《兰州日报》和兰州日报微信公众平台联合开设以下栏目,欢迎读者与我们互动:跨时空连线(今天的长征与10年前我们的长征、80年前红军长征的触碰,在长征概念与读者兴趣之间,架构心灵互动通道);红色气质(在长征甘肃段每一个关键点位上的体验与采访);“微”长征(团队成员当天最刻骨铭心的感悟、小故事、遭遇等)。

   -跨时空连线

   “我们的长征”报道引发开国少将女儿关注

  “我们的长征”采访报道接近尾声,一路走来虽然艰辛但也总有意外收获。

  就在8月1日上午,一个来自广州的电话打来,为我们的报道点赞。

  打来电话的女士叫鲁晓云,她是开国少将鲁瑞林的大女儿。她告诉我们,近日在网上搜有关父亲在甘肃的词条,看到了《兰州日报》刊发的报道,便和我们联系,想了解更多父亲在甘肃的事情。

  7月26日,我们在武山采访红军后代马大成的报道刊发,这也是我们此次长征采访报道计划中临时决定的一次“意外”收获,没想到这次采访能够为远在广州的将军女儿带来惊喜。

  鲁晓云告诉我们,她父亲鲁瑞林是甘肃临夏人,1931年11月参加宁都起义,加入中国工农红军,走上革命道路。1932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5年9月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7月荣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曾任昆明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中共云南省委书记、中共贵州省委第一书记、广州军区副司令员。1999年7月于广州逝世,享年88岁。

  “最近我们正在为父亲写书,搜集资料,尤其是长征期间在甘肃的内容几乎没有。”鲁晓云说,“从你们的报道中,我们得到了线索,非常感谢你们!”

   -“微”长征

  抢救关于长征的“口传历史”

  从俄界一路走来,次日那、腊子口、哈达铺、二郎山、渭河战役、榜罗镇、界石铺、将台堡一直到山城堡……一处处革命遗址、一幕幕历史回忆、一个个动人故事,从当地人口中讲出并经印证之后,显得那么鲜活而生动。

  近两日来,由于道路原因,“我们的长征”从宁夏西吉的将台堡继续千里奔“袭”到山城堡,路途遥远但收获丰富。在山城堡,我们寻访到了想要的东西,不管是过去的,还是今天的,这些尘封多年的“口传历史”,这些新长征路上“星火记忆”,希望通过我们的挖掘和传播,逐步在新长征路上形成“燎原之势”,被人们阅读、关注并唤回那份曾经的初心。

  一路走来,我们“讲好长征故事”的报道初心也更加坚定。

  关于苦咸水的记忆

  海拔1600多米的山城梁沟壑纵横,当年的战壕保留完好。站在纪念园向四周望去,都是山城堡战役的战场,山城堡就是明成化年间,戍边名将马文升为防止元朝后裔瓦剌部的侵扰构筑的一座城堡,时至今日,仍有很多当地百姓居住在堡子附近的窑洞中。

  正如《夜战山城堡》小人书中所描述的,在山城堡喝水比吃油还困难,“山城堡地下是苦咸水,镇上到现在也没通上自来水,每户农民家里至少有三口窖来储水,天太旱了,今年到现在的有效降雨才20多毫米。”山城乡政府干部小杨告诉我们,但是路现在已经很好了,去年一年整个环县完成了大约1400公里的道路,相当于建国以来全县整修道路的总和!

  “红军一到山城堡就捧起沟里的苦咸水喝,那个时候太苦了,我们老百姓也一样。”在山城乡山城堡村原党支书郭贤斌的口中,关于喝水困难的历史再一次得到印证,老人今年71岁,父亲郭凤鹏当年送公粮、抬担架、清理尸体这些活都干过,也给他讲了很多红军来时的故事。

  薛塬村村民鲁明升现在是“山城堡战役纪念园”的一名保安,多年来热心于从当地老人那里收集长征故事,还对其进行了人、物、地方面的考证。山城堡战役结束后,红军继续向陕北进发。鲁明升从爷爷那里听到,红军当时没有吃的,群众就给送面糊糊,环江河里的水是苦咸水喝不得,仅有的一个窖里的水都不够喝,有些士兵用绳子拴上绑有草的石头从水窖里沾水喝,有的战士在沟里掰冰棒吃。为了防止抢水,红军还派兵守护着水窖。

  一块怀表背后的凄惨往事

  当年撤离时红军在好多村都设了“兵站”,主要是为红军筹措粮食、收集走散的红军战士。当时鲁明升家就是其中一个。“我爷爷讲,当时家里住着10多个红军战士,有一天夜里,淌沟一带的大财主冯秉堂、刘文军、刘坤生等带领的土匪来了,他们把红军战士堵在了窑洞里,然后从烟囱里放火,将红军战士全部烧死了!”

  鲁明升说,土匪走后,爷爷把战士们都埋在了对面的山坡上了。1968年红军战士的遗骸被移到了山城堡纪念馆。“当时我也参加了,其中一个红军战士手腕上还戴着表,现在这块表仍旧完好保存着。”鲁明升讲,当时杀害红军战士的那三个土匪最后都被人民处决了。

  据山城堡战役纪念馆记载,在山城堡战役前后,红军一进山城堡,当地群众就腾出窑洞、让出水窖、送来灶具,积极为红军提供食宿,有的为红军送粮,有的为红军当向导,有的为红军提供情报。八里铺一曹姓大户为红军捐粮数十石,送羊500多只,在当地被传为佳话。战役结束后,当地群众又积极配合红军打扫战场,抬运护理伤员。

  相反,胡宗南部到来,群众封压水窖,藏匿粮食,转移牲畜,坚壁清野,使他们缺粮、缺水、缺信息,战斗力大大削弱。

  人们都叫它“口袋阵”

  “哦哟哟,我爹给我们讲故事时,我们都听着害怕呢。”今年73岁的马生兰是山城堡村人,当时他的父亲马清泉就住在马掌子山下的窑洞里。据马生兰回忆,父亲给他讲,当时红军从王家口子、南掌堡子、耿湾、大良洼几个方面过来的,他们来后,从沟里很快跑到山梁上架起了机枪。等国民党的兵来时,已经天黑了。

  “据我爹讲,当时堡里人很少,他们都窝在洞里,灯都不敢点。天黑后外面就噼避啪啪地打上了!”马生兰回忆,他爹到第二天早上出去看时,“沟里到处是死人,都冻成茬茬了。”

  今年65岁的原山城堡村村委会主任冯世志对八十年前的那场战斗也很是了解。据老人讲,他小的时候,村里的长辈们经常给他们讲那场战斗。

  “据村里长辈们讲,打仗前有好多穿着破烂衣服的部队从山城梁、王家口子、南掌堡子三个方向出来了,他们有的藏在沟里,有的跑到山梁上,晚上天黑后,国民党的兵追过来后,就打开了,一直打到天亮,满沟壕都是死人。”

  郭贤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口袋战’结束后,我父亲被叫去清理尸体,听他说国民党兵的尸体居多,他还捡了一个国民党帽徽,

  母亲范秀英一直保存着,前不久捐给纪念馆了。”当地人习惯于把山城堡战役叫“口袋战”,因为从老一辈人口中都是这么传下来的。

  上世纪70年代末,公社专门组织重新安葬牺牲在山城堡的9名红军战士,郭贤斌也参加了,“其中就包括区委书记王洪保,他牺牲的时候只有22岁,我们挖出来时就找到了几块骨头。”

  “八十年代初,我到外爷家和同伴们玩时,常到壕沟里去捡弹壳,用捡来的弹壳换钱,有一次我捡了好几斤的弹壳。”鲁明升说,当时都过了四五十年了,还能有那么多遗留的弹壳,看得出当时战斗是多么激烈。

  爷孙都是领路人

  “我外爷代风鸣当时还给红军带过路。”据鲁明升讲,外爷有一次给他讲了自己给红军带路的故事:当时他又惊又怕,一个红军战士看他惊吓的样子,说:小伙子,我们是红军,是自己人,我们不知道马掌子山咋走,你带我们到那就可以了。代风鸣听到这些,强打精神在前面带路,快到马掌子山时,不时听得“嗖”、“嗖”的声音从耳边穿过,红军战士提醒说那是子弹的声音,一碰上就没命了,他听了很害怕。到了马掌子山,红军让他回家,他才松了口气。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邓克明(记者注:时任福州军区副司令员、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来山城堡回访战斗遗址时,就是我跟村里十几个人给带的路。”正是那一次,他通过邓克明真真切切地“见”到了马掌子山的战斗。“邓克明在马掌子战壕边上回忆时,我就站在他的身边,邓克明指着山下回忆了团长带一个连执行的特殊任务——邓克明做为团长,在陈赓命令下,带着一个机枪连秘密快速运动到马掌子山阵地左翼,冲上山去打掉了敌人的碉堡。当时邓克明还找到了自己当年参战时的山圪崂掩体!”鲁明升回忆说。

  在一点点的回忆中,鲁明升还说出了一个他四爷和他大(大伯)误打误撞将敌人先头部队引进红军包围圈的故事。

  “当时我四爷领着我大伯在山梁上走着,突然迎面碰上一股部队,叫嚷着让他俩站住。我四爷见过白军(记者注:当地人称国民党部队叫白军),一看是白军,四爷就拉着大伯跑,结果没看路,一股脑地翻了两座山梁,后面的白军也追了两座山梁。”

  鲁明升讲,他四爷后来给他们讲故事时说,当时他四爷领他大伯藏到了沟里的一个山洞里,白军追着追着突然枪响了,原来追上来的白军撞进了红军的埋伏圈里。而他四爷和大伯在洞里藏了两天才回到家里。“当时我大爷是红军的乡主席(记者注:乡苏维埃政府主席),是他托红军才找到我四爷和大伯的。”鲁明升说,当时太爷还把四爷和大伯打了一顿。

  山城的传承人

  从文书、主任到书记,郭贤斌在村上一干就是38年,“自己当支书的时候大家基本都靠救济粮过日子,但老区人民淳朴、热情的传统没有变过,每年的清明节我们都要去纪念园缅怀先烈”。

  在山城堡纪念园管理办公室,我们也注意到了这样一个细节——纪念园讲解员栏中,在首席讲解员冯静的照片下面,有四个身着“小红军”服装的小讲解员照片:户枫雯、苏贵林、张贝贝、宗栓栓。“他们都是我们山城初中的孩子们。现在是我们编外的讲解员。”冯静介绍说。

  由于是暑期,孩子们都放假回家了。采访组通过电话采访,从山城中学邓官林老师处作了进一步了解。从2014年开始,山城中学就与山城堡战役纪念园建立了合作关系,“现在孩子们都已经是脱稿讲解了,各自对自己负责的板块内容熟悉掌握了。他们身着红军服装,以自我的身份讲解当年山城堡发生的故事,让孩子们从‘自己’的经历中了解长征经过、学习长征精神。”

  邓官林老师在电话中说,这是学校的一个长远计划,就是要在全校学生中掀起学习长征精神、了解革命历史的热情,让红军精神扎根孩子们心中。

  我们的采访一直持续到下午五点多,周末的山城乡大街上烈日高照,偶有几辆卖当地西瓜的“三马子”,人们一如往常般忙着手头的活计。环顾四周,光秃的山上偶见几抹绿色,环江水无力地绕行在布满盐咸的河床中,庄稼地里是大片大片的双垄沟全膜覆盖洋芋、玉米等作物!

 编辑:[ 杨晨雨 ]
更多相关新闻及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提供新闻线索关注民声315微信公众号。
 




 




 




 

3
1
5
 

相关新闻

  • 甘肃
  • 社会
  • 政务
  • 通讯员
  • 文娱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阅读推荐

论坛热帖

原创视频

原创热点

兰州拟出台城市公共汽车客运管理条例
 

  8月25日,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三次会议审议了市政府关于《兰州市城市公共汽车客运管理条例(草案)》(以下简称《条例(草案)》)。

....全文

专题策划

热门图片

甘肃市州新闻精选

甘肃日报社每日甘肃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本网法律顾问:高洁
甘肃每日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承担本网站所有的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单位:甘肃贺文龙律师事务所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06001 ICP备案号陇ICP备0500034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甘B2-2006000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编号2806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