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甘肃 国内 国际 视频 体育 娱乐 时评 军事 女性 论坛  
 
新闻热线:0931-8151739  投稿邮箱:mrgstx@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甘肃  >  社会新闻

【情感】相恋10年的男友结婚了,新娘却不是我

2016-12-06 06:27来源: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记者陈芊

相恋10年的男友结婚了,婚礼跟我们畅想的一样美好新娘却不是我

  讲述人:胡悦(化名)27岁 采访人:陈芊兰州晨报记者 采访时间:2016年12月3日 采访方式:QQ

  他要结婚了,新娘不是我

  我和刘桐(化名)在一起10年,分开也已两年,认识他时我15岁,他比我大一岁。我俩算是早恋,从初二开始就在一起了。10年的岁月,在我二十多年的生命历程中,将近半数,而且,是人生最美好、最重要的一段岁月,我和他曾相依相伴一起走过,最终却没有一起走到头。

  分手两年,我和他恪守着当初的约定,再无任何联系,没有任何消息,好像彻底把对方从生活中抹去了。就连他要结婚的消息都是他的一个朋友告诉我的。和刘桐一起这么多年,他的很多朋友早就成了我的朋友。这个朋友告诉我,刘桐要结婚了,就在这周星期天。我们分手两年,刘桐也不小了,这个消息迟早得来,我有思想准备,可真正听到这个消息,我还是一愣,心瞬间像被挖空了一块儿。

  没有任何犹豫地,我拨通了刘桐的电话。两年了,我的手机号码换过两次,他却一直用着旧号码,他这个手机号码已用了很多年了,再次按下这11个数字,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好像又回到以前的岁月。那边手机只响了三声就接通了,听到他熟悉的声音:“喂——你好!”我没应答,我开不了口。虽然我用的是新号,但他能猜出是谁的电话,就跟以前一样,他能感觉得出来,于是,他也沉默了。

  电话那头似乎很嘈杂,人很多,忙忙乱乱的,更衬出沉默的深切。过了好一会,他问:“你,最近还好吧?”关切温和的语气一如从前。我突然就哭了,好半天才哽咽着说:“我还好,你呢——”他还没有答话,就听到对面有人嚷嚷:“这气球挂哪呀,你喜欢红的还是蓝的?”接着有个大嗓门喊:“和谁打电话呢,马上要结婚了,还不赶紧过来陪陪新娘子……”

  不等他的答话,我挂断了电话,接着又关了手机。我不该再打搅他了,他现在应该很幸福吧,身边有新娘子陪着,还有那么多亲朋帮他张罗着婚事,听样子他们正在装饰新房,我的电话确实不合时宜,我这个角色在这种时间场合已经多余了。关了手机的那天,我一直在想,他有没有再给我打过来电话呢,像以前一样满世界找我?应该不会了,他早该忘记我了,现在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已经不是我了。

  本想着不参加他的婚礼,没收到他的请柬,甚至都没有主动通知我,是不想让我参加吧。可是,我还是没忍住,我还记得我以前对他的承诺,我会和他一起踏进婚礼的殿堂,就算新娘不是我,可我不想爽约,我一样要亲自出席送上我的祝福。我和闺蜜一起去了,闺蜜也是他的朋友,我说过,我和他相处多年,彼此的朋友早成了对方的朋友。

  他和他的新娘站在门口迎宾,笑得那么开心。新娘子很漂亮,温婉大方,一看就知道是他喜欢的那种类型。大约他俩已经站了很久了,新娘子穿着高跟鞋有些疲累,他体贴地用胳膊揽着她的腰。我微笑着走了过去,看见我,他明显地一愣,扶着新娘的手便松了,可只是一瞬,他又把手搂上新娘的腰间。我笑着道了句恭喜,新娘笑回句:“谢谢,进去坐吧。”温婉周到的新娘,她知道我是谁吗?刘桐却一直没说话,就那么看着我,我最怕他那样看着我,每次他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时,我就全线投降,便是跟他闹,瞬间也会乖乖顺从。

  爱得再长久,不及对的时间

  入席等待婚礼开始,一桌子都是我们的朋友,时不时偷眼看看我,我知道他们都怕我难过更怕我失态。结婚进行曲响起,新娘挽着新郎的手臂走向婚礼圣坛,好像那个终点等着他们的就是幸福。我看着他俩奉茶给双方父母,我看着他俩相拥亲吻,我看着他俩一起倒香槟酒,周围的喝彩声一浪一浪地响起,唯有我这桌寂静。当轮到新郎宣读结婚誓词的时候,刘桐下意识地把眼光投向我,我举杯朝他祝了祝。看他转过头去,我才放下酒杯,是该放下一切的时候了。眼前的这一切一如我们当初想象的那般美好,只是女主角不是我。

  我一直笑着喝酒,不管红的白的,来者不拒。我没有借酒浇愁,我是真的开心,所以,我没有醉,我的酒量没有这么好过。以前我喝酒他会生气,他会阻止我,现在不会了,他没理由这么做了。他和新娘过来敬酒,我站起来祝他们白头到老,他轻蹙了一下眉说:“你别再喝了。”我笑了笑,举杯说:“今天的酒不能不喝。”他无奈地一笑,我细心地发现,他替新娘子挡了酒。就如当初替我挡酒一样。只是新娘子酒量太差,饶这么着,席终时新娘子都有些醉了,他双手横抱上微醉的新娘乘车离去。

  一直看着车走远,我终于双臂抱紧了自己。

  朋友说,刘桐认识新娘才不过半年,半年时间就已走上婚姻的殿堂。而我和他相识相爱10年,却最后成为陌路。爱得再长久,却不及对的时间遇上那个对的人。今天真是好日子,酒店外阳光真好!灿烂得有些刺眼,刺得我眼睛都睁不开,眼里那种酸酸涩涩的感觉是什么?我不想知道。回到家里,我妈看着我问我怎么了,我说刘桐今天结婚。我妈听了愣了一下,然后摸了摸我的头,说:“这都是缘分。”

  是,缘分,所谓缘分就是遇见他必须在对的时间吧。

  想起初三时我和刘桐早恋被班主任捅给了两家家长。于是,两对父母碰头招来我和刘桐逼着让我们分开。刘桐紧紧拉着我的手坚决不松口,他对我妈说:“阿姨,我是真想和胡悦在一起,你放心,我和她一起是绝对不会影响她的学习的。”我妈无语。他妈听了,强拽着把他拉走了。拽走了他的人,可没有拽走他的心,回去后我不知道他是怎样说服了他的父母,反正,从那时候我就知道我这辈子都想和他在一起了。

  他是学霸,但他不嫌弃我这个学弱,他答应过我妈,所以,总是逼着我学习。因为他,我顺利考上了理想的高中。他宠着我惯着我,惯得我越来越任性,我现在已经无法习惯不惯着我的男人了,可是,还有谁会像他对我这么好呢?他饭做得那么好,而我好吃懒做什么都不会干,我妈曾说我女孩子家该学会家务,我还说有刘桐呢,我以为他会为我做一辈子的饭,我以为我和他有一辈子的路一起走,谁又能知道伴他一生的人不是我。他会为他的新娘做一辈子饭吗?

  我们曾一起在春天远足踏春,我们曾一起在夏天跑大老远就为看音乐喷泉,我们曾一起在秋天登高望远,我们曾一起在冬季去滑雪,尽管我俩谁都不会滑雪……

  这些年,我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哪里想到,会有那么一天,这个人的生活,他的一切再与我无关。

  谢谢你,用你的青春陪着我

  我总忘不了他坏坏笑着的样子,我总忘不了他揽着我腰的手臂的坚强和温暖,我怕冷,冬天的时候,他总是把我用他的大衣裹进他的怀里——

  我们分手正是冬天,那天还下着大雪。两个人面对面站着,沉默着,雪落无声。很久很久,他说:“我累了,我看你也累了。我们到此为止吧。”我说我也是这么想。他转身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突然,他又跑回来,吻去我脸上的泪水,再吻上我的唇。最后的吻别,竟是如此冰冷!最后,他在我耳边轻轻地说:“我们同时转身走,谁也别再回头。”

  我做到了,分手后打完最后一个电话就扔了电话卡。他也做到了,他答应过再也没有出现在我面前。

  少年时的爱情甜美、单纯,却又太幼稚!因为幼稚,所以我们还不懂得珍惜,我们就像挥霍青春一样挥霍彼此的感情。如果我们不是相识太早,如果我们长大后才相爱,就像他和他的新娘,结果是不是会不同呢?或者,就像那句话,如果我们都少一点倔强多一点惜福,结局是不是又会不一样?

  10年,我们一起共度。父母老师的压力都没让我们分开,最后,是什么让我们分手?时间吗,还是我们自己?从认识到分手再到如今他结婚,整整12年,12年,我的青春全部用来爱这个人,他也用他的整个青春陪着我。在最美好的青春年华我们相伴走过,我从来不曾后悔。如今,我们都不小了,可以无悔地告别青春了,谢谢你,陪我走过的那些岁月。虽然我可能还有些放不下,想起你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要心伤,忍不住想起你我的从前,但生活终归要走向新的开始,你已放下,我也会放下。

  我们一定都会幸福。

  记者的话:

  两个人少年时就恋上了,恋了整整10年,谁能料想相携进入婚姻的却是相识不过半年的人。这就是缘分,任你恋得再早,不如人家恋得巧,所谓在对的时间遇上了,才有正果。

  除掉早恋影响学习这一主因外,这也是师长们为什么反对早恋的原因之一啊。过来人都知道,长长的恋爱谈下来,将来结果究竟如何还真是两说呢。既然结果难料,干嘛耗时费力谈哪门子恋爱?

  当然,你可以说只重曾经拥有,不管天长地久,青春有他相伴足矣!这话我也赞同。不过,无悔不够,忘掉最好。

 编辑:[李婧]
更多相关新闻及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提供新闻线索关注民声315微信公众号。
 




 




 




 

3
1
5
 

相关新闻

  • 甘肃
  • 社会
  • 政务
  • 通讯员
  • 文娱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阅读推荐

论坛热帖

原创视频

原创热点

兰州机动车单双号限行时间调整
 

12月3日零时起,兰州市将目前实施的重污染天气甘A号牌9座以下小型、微型客车单双号应急限行时间由原来的昼夜24小时调整为每日7:00-22:00。

....全文

专题策划

热门图片

甘肃市州新闻精选

甘肃日报社每日甘肃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本网法律顾问:高洁
甘肃每日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承担本网站所有的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单位:甘肃贺文龙律师事务所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06001 ICP备案号陇ICP备0500034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甘B2-2006000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编号2806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