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甘肃 国内 国际 视频 体育 娱乐 时评 军事 女性 论坛  
 
新闻热线:0931-8151739  投稿邮箱:mrgstx@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甘肃  >  社会新闻

【情感】命运多舛婚姻失败,谁能理解我的孤寂和悲哀

2016-12-14 06:15来源: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记者陈芊

命运多舛婚姻失败,天地之间谁能理解我的孤寂和悲哀

  讲述人:张欣(化名)27岁

  采访人:陈芊兰州晨报记者

  采访时间:2016年12月13日

  采访方式:电话采访

  养父母爱我,这种爱却让我感到疏离

  我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小的时候以为自己很幸福,我是家里的幺女,上面有两个哥哥,爸爸妈妈对我很好,尤其妈妈,像所有宠爱小女儿的母亲一样宠爱着我。如果说,小时候的我还有什么缺憾的话,就是大家都说我是个傻乎乎的姑娘,有时候性格暴躁冲动,没心眼。别人都这么说,为这个我也很自卑,可这不是我的错,听大人们讲,我很小的时候,大约是两岁吧,发过一次高烧,因为当地医疗条件差,耽误了治疗,导致这个后遗症。按我们当地人的说法,我的脑子被那次高烧烧坏了。

  我不知道我脑子是不是真的有问题,除了性格的偶尔冲动以外,我与别人没有什么不同,我正常上学,虽然数学成绩很差,但语文等文科成绩还不错,我高中毕业,上了大专,一切都和正常的孩子没有什么两样。可是,我也知道,我的正常只是表面上,从某一天开始,我知道,我真的和别人不一样啊!忘了我当时是几岁,和别的孩子一起玩,和小伙伴起了争端,他们就说我不是我爸妈生的,是要来的孩子。刚开始听了不以为意,可这种说法渐渐多了,就起了疑心,我真的是抱养的?

  不敢当面问爸妈,就去找奶奶问。奶奶告诉了我真相,我真是爸妈抱养的。我的亲生父母生的姑娘多,就把我送人了,我现在的爸妈只生了俩男孩子,他们还想要个女孩子,就抱养了我。

  论说,这都不是问题,不管是亲生还是抱养,他们一直待我很好,从前是什么样,以后还是什么样,没有多少改变。可当我知道身世真相后,自己的感觉就完全变了,这种改变既说不清楚,也不能说,却实实在在装在心里。突然感觉和爸妈之间,和哥哥们之间隔了层东西,虽然相处还和从前没有多少区别,可当初那种娇憨的,踏实的,没有丝毫犹疑的情感没有了。他们爱我,可这种爱却让我感到疏离,尤其是两个哥哥,我感觉我的存在对他们而言,可有可无。

  你能理解这种不踏实的、没有依靠的感觉吗?那种虽有父母家人,却感觉那不是真正能给人依靠。也许,是我太多心。自从知道自己的身世后,我就变了,变得敏感多心,有什么事都装在自己心里,我想说出来,可又不知向谁倾诉。我很难过,我爱爸妈,在他们面前表现得很乖巧,可又感觉自己的乖巧里含着讨好的意味。我不想这样,却心不由己。自打知道身世后,我成了个两面人,一时乖巧,一时乖张,一时温顺,一时暴躁……有时候甚至做出些不可理喻的事,事情过了,会奇怪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可当时确实控制不了自己。

  于是,我的怪性格、坏脾气成了街坊邻里津津乐道的话题,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我坏名声也因此传开了。

  婚前对我好婚后就换了脸,体贴顺从变为冷如路人

  我今天重点不是讲我的身世,是想讲我的婚姻,可不讲上面这些,你就无法理解我的婚姻选择,也没办法说清楚我后来离婚的遭遇了。

  大专毕业后,我有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体面稳定,收入还不错。在我上班前,随着哥哥们在兰州就业成家,爸妈也买房把家安在兰州了。我因为在县城上班,只在节假日的时候才会回兰州的家。我24岁的时候,别人给我介绍对象了,他是一名山村教师,也就是我的前夫。

  第一次见他,我真心没看上他,前夫个子不高,长得胖胖的,戴副小眼镜,他家是乡里的,他也就像乡里的男孩子,因为鼻梁上眼镜的缘故,有些文绉绉的感觉。

  我对家里人说我不喜欢他,我爸却让我处着看,说他有工作,他家还在县城买了房子,条件还不错。

  条件不错,是相对我说的,论长相,我也不丑,论工作,他只是个山村教师,我的工作远比他好,论家庭,他家是山里的,虽然在县城买了房,可没装修没住人,我要和他成了家,就得住到他山里的老家去。你不明白我爸为什么说他的条件好,是因为我不好的名声,觉着我能找上这么一个人就很不错了。

  既然家里让我处着,我就听话地和他相处了。相处了一段时间,觉得他还不错,矮矮胖胖的,戴副圆眼镜的样子显得憨厚可爱,最主要的,谈对象期间,他对我真的很好,几乎是百依百顺,我说啥是啥,绝对不违拗。我没有太多要求,只要找个对自己好的人就好,他对我好,看起来又很老实憨厚,感觉也可靠,至于家里是山里的,他在山里上班都可以忽略不计了。就这样,相处半年后,我和他结婚了。

  婚后生活完全是婚前想象不到的。他家虽然在县城买了房,可结婚后我还是住到他山里的老院里,和公婆在一起。与老人一起生活没多久,婆婆就很不喜欢我了,她嫌我懒,不会干活。他家是农村的,家里有地有果园,他妈要求我像农村媳妇那样早早起床干家务,或者下地干活。这我做不到,我的工作需要上夜班,常常是连续工作24小时才能休息,夜班上下来,自然应该赶紧补觉,这种特殊的作息要求婆婆不理解,看天大亮了我还不起床,就骂我懒,不知道干活。刚开始老公还替我辩解两句,说我上夜班早上起不来,很快他就不替我说话了,也怪我起得迟……

  婆婆是农村妇女,不理解城里人上夜班的事,可他是年轻人,也有文化,怎么就不能理解我呢?婚前对我的依顺和体贴都到哪里去了?怎么才结婚就换了张脸!当初嫁他,是因为他对我好,可是,这个对我好的人,结婚后完全换了张脸,婚前婚后判若两人了。

  婆婆看不惯我的作息,我也没办法按照他们的要求来,婆家自然住不下去了。我和他商量,为避免婆媳矛盾,在城里的房子装修好之前,我俩先搬出去租房子住。他不答应,理由是,他是家里最小的儿子,父母年纪大了,需要他留在身边照顾。他不愿意搬走,就任由家里的矛盾继续发展,而他却像个没事人一样置身事外,连家都很少回了。不打电话不问候,就像家里没我这个媳妇。回到家里,他就和他家里人一起对付我……

  我想有个家,有个真正属于我的归宿

  在婆家的那段生活过得一塌糊涂,我不想多提了。闹到后来,他要求离婚,婆婆也坚决支持我们离婚。我不愿离,却身不由己……

  事实上,婚后随着家庭矛盾的加剧,我的精神状态越来越糟,后来到了失控的地步,情况好的时候还行,只是情绪消沉,不愿说话,不愿和人交往。可病发作起来时就吓人了,点燃汽油、或者用刀自残……我的行为坚定了婆家人把我从他们家里打发出去的决心。

  我被送去医院,诊断结果,我得了重度抑郁症。我爸看我这样,就劝我离婚算了,说这样子再留他们家病情只会越来越糟糕。听从家里安排,我和他把离婚手续办了。结婚才不过一年,老公就成了前夫,才27岁的我,成了有婚史的女人。

  经过半年多的治疗,我的病情好多了,现在药还没断,不过,大夫说等过了年,基本上就可以痊愈了。如今,我基本上可以正常上班,正常生活了,过去那不堪回首的一页算是翻过去了。可是,翻过了不堪回首的一页,却摆脱不了心里的孤寂和悲哀。我感觉自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飘摇无依,像长在山道边的小花小草一样孤苦伶仃。我渴望有个家,有个属于自己的家,有个可以陪在我身边、能给我关心和爱、可以让我依靠的人,这样的人在哪里呢?看着身边的人男婚女嫁,出双入对都有自己的家,我心里就更加孤独,空落无依的感觉是那样强烈,什么地方才是我的归宿,哪个人才是我的依靠?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我的感受。是的,在兰州有我家,有爸妈,有哥嫂,可这颗心在那个家却没有归宿感,我在家里只是个生疏的过客。我想再婚,非常想,想有人娶我,想有个真正属于我的家,属于我的归宿。可太难了!因为病,因为离过婚,我成了困难户,按照我爸的说法,我要再嫁人,只能从农村找,找那些没文化没正经工作的农村男。说只有条件差的男人才会要我,只有条件差的男人才会对我好。可我不甘心,我还这么年轻,难道我该顺从命运残酷的安排吗?

  记者的话:

  虽也养育长大,虽也嘘寒问暖,可隔着肚皮隔了心,抱养的究竟不是亲生,那份血浓于水的亲情到底还是没有。所以,做父母的,生了儿女,就该亲自养大,要知道亲情疏离给孩子造成的心理阴影、人格缺陷远比你想象的大得多。

  能理解这份孤独无依,也理解想寻找婚姻归宿的迫切心情。可是,你想寻找的是身心依靠,不仅仅是段婚姻或一个男人,这样的男人无关条件,最重要的要有一颗疼人包容你的心。这样的机缘岂可草率求得,若再次陷入婚姻的泥潭,只怕是得不偿失,再折腾一番。

  放松心情,治好病才是当下最重要的。

 编辑:[李婧]
更多相关新闻及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提供新闻线索关注民声315微信公众号。
 




 




 




 

3
1
5
 

相关新闻

  • 甘肃
  • 社会
  • 政务
  • 通讯员
  • 文娱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阅读推荐

论坛热帖

原创视频

原创热点

兰州市政协换届要求“九严禁”
 
12月12日下午,参加政协兰州市第十四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的委员们陆续抵达会务组报到。在之后为期5天的会期里,他们将就事关兰州发展、百姓生活的大事建言献策。记者领到相关会议材料后,翻看会议须.......全文

专题策划

热门图片

甘肃市州新闻精选

甘肃日报社每日甘肃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本网法律顾问:高洁
甘肃每日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承担本网站所有的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单位:甘肃贺文龙律师事务所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06001 ICP备案号陇ICP备0500034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甘B2-2006000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编号2806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