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甘肃  >  社会新闻  
 

【情感】我曾是他无奈的选择,15年绝望的婚姻最后一刻守得云开见月明

作者:记者荆雯  稿源: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2017-12-07 09:01

 

我曾是他无奈的选择,15年绝望的婚姻最后一刻守得云开见月明

  讲述人:柳怡(化名) 38岁

  采访人:荆雯 兰州晨报记者

  采访时间:2017年12月1日

  采访方式:微信

  娶谁都一样,那时正好遇见了条件合适的我

  结婚15年了,我没有过上一天幸福的生活。说这话,一定会有人说我矫情,有当领导的丈夫,有人见人爱的儿子,还住着200平方米的大房子,吃穿不愁,有光鲜的职业,夫复何求,太不知足了。可是,没有人知道我的日子是怎么过的。本以为这难熬的婚姻在今年一定会有个了断,谁知最后峰回路转……

  15年前,我大学刚毕业就在父亲的单位工作了。没多久父亲的朋友把老公王江(化名)介绍给我。我父母在见王江之前,就已经听了很多关于他在单位的表现和为人,一直认为这个小伙子很有前途。第一次见面,王江说话办事很得体,他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总之,赢得了我父母的一致认可。回想起来,那时候的我真的很单纯,也没有恋爱经历,父母觉得满意,我顺其自然地跟王江恋爱了。我们恋爱的时间不长,很快,王江就提出和我结婚的事。我父母知道王江向我求婚,非常高兴,就开始张罗给我们办婚事。

  虽然我没谈过恋爱,但一直觉得和王江的恋爱谈得有点别扭,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之间的交往更像是被早早设定好的程序,走到哪一步,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总感觉少了些什么。王江这个人说话办事很有分寸,我有时候甚至觉得他把分寸拿捏得太好,让人觉得很假。直到他求婚,我也弄不清楚他到底是不是真的爱我。

  当时的情况是,我父亲是单位的领导,我母亲是公务员。王江是外地人,在这座城市里,除了这份工作,他几乎什么都没有。我想王江也许还是喜欢我的,否则他为什么要主动求婚呢?

  就这样,我们很快就办了婚礼。我是我身边同学朋友里最早步入婚姻殿堂的一个。

  新婚之夜,王江喝多了。谁知酒后吐真言,王江对我说:“你是我无奈的选择……”他糊里糊涂地说了很多话,他爱的是她,可是她已经是别人的了……

  王江嘴里说的“她”就是他在认识我之前的女朋友。我从他的言语中能感觉到,王江很爱他的前女友。

  那晚,王江沉沉地睡着了,而我一夜未眠,以泪洗面。

  新婚之夜发生这样的事,这只是我不幸婚姻的开始。

  第二天,王江醒来,模模糊糊回忆起前一晚跟我说的话,向我道歉……最后,在我的追问下,他开诚布公地跟我讲述了他和前女友之间的事。他们恋爱4年,原本很相爱,但直至毕业,前女友的父母棒打鸳鸯,他们被生生地拆散了。前女友顺从了家里的安排,嫁给了父母安排的人。

  我终于明白了王江为什么恋爱那么短的时间就向我求婚,原来他只是用婚姻抚慰心伤。他觉得除了他的前女友,娶谁都一样,而那时正好遇见了条件合适的我。

  十几年的生活就像一潭死水,他对我从来不冷不热

  拿着手里的结婚证,我犹豫了很久,大大的红印章岂能轻易抹去。我想过离婚,可我的家庭非常传统,即便父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们也绝不会让我做出这样的选择,除了面子,还有更多顾及。

  思前想后,我还是选择自己悄悄地吃下这枚苦果。王江除了不爱我,倒不像心术不正的人。我想既然结婚了,感情也是可以慢慢培养起来的,他对前女友的一往情深说来也未必是件坏事,说明他用情之专,没准儿这情意日后会转移到我身上呢!

  王江说,他对我坦诚相待,只希望我们以后好好过日子,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以后别拿这事给他扣帽子就行。

  本以为,婚已结,心已定,就算他对我没有爱情,他娶了我,也要履行丈夫的职责,跟我好好把日子过下去。谁知道,接下来十几年的生活就像一潭死水,我们从结婚开始,从没吵过架,他对我从来不冷不热,总是淡淡的。他工作很忙,这些年在工作上的进步倒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现在已经是部门领导。而我这些年照顾孩子占去了很大的精力,虽然工作上也很努力,但却没什么成绩,一直很平庸。

  日复一日的平淡的日子早已打破我当年的幻想,他并没有因为和我结婚生子,而对我产生感情,这一点我能感觉到。

  这些年,王江明里暗里和前女友一直有来往,我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从结婚以后,我从没有为自己活过。能一直坚持下来,完全是因为孩子。父母、亲戚都觉得我嫁得挺好,也怪我自己懦弱,总想维持一个安静的家,所以委曲求全。王江因为心不在家里,事业上倒是风生水起,各种忙碌。我们虽然貌似是一对正常的夫妻,其实,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我们完全不在一个生活节奏上,和陌路人没什么不同。

  本以为我和王江死水般的生活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过吧,我已经没有更高的要求。要说他当年跟我结婚是无奈的选择,而如今我选择不离婚才是无奈的选择。

  本以为人生就这样了,可一切的转折点从王江的前女友离婚开始。

  据我所知,王江前女友离婚后,他们有过一次长谈,至于谈话内容,我却不得而知。

  这么些年,王江一直都没有想跟我分开,是因为他爱的人他得不到。而现在,对方离婚了,他也事业有成,他完全有能力重新选择了。我以为我和王江也会因为这个契机,做个了断。

  我不想等到有一天,王江为了前女友主动提出离婚,为了尊严,我索性主动提出来。起初,他以为我在开玩笑,但没想到我是认真的。我跟他说,我在这无爱的婚姻里过够了,忍够了,现在既然对方离婚了,我愿意放弃,成全他们的爱情。看得出,我的话出乎意料,他什么也没说就进屋睡觉了。

  一场大病,竟让我死水般的婚姻峰回路转

  我知道关于离婚的事,他一直都在考虑。毕竟他还要顾及他现在的身份、孩子,还有好多问题。

  就在这个当口,我却进了医院,离婚的事就暂时搁浅了。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场大病,竟让我死水般的婚姻峰回路转。

  长年累月积郁成疾,我一直都有胃病。尽管我和王江是夫妻,他却从来都不知道这事。因为平时我吃药会避开他,我不想让他感觉到我需要被关心。一个对你没有感情的男人,强求他的关心和爱护,对我来说,毫无尊严。

  体检时大夫告诉我,我的病情恶化,需要手术。这事我只跟我姐说了,而且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告诉王江,我觉得这个时候,告诉他我的病情无异于扰乱他的思维,倒像是我舍不得离开他。在舆论的压力下,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跟我离婚。

  我一直想瞒着王江,把离婚手续办完再做手术的。王江那边,我不知道什么原因,迟迟没有做出决定,而手术时间一拖再拖,已经到了不能拖的地步。

  最后,我选择了王江出差的日子做手术。躺在手术台上,我的心里百感交集,也许这段婚姻就像这个肿瘤一样随着这次手术离我而去。

  从手术室出来后,当我睁开眼,发现王江坐在床边。家人怕我手术有危险,还是通知了王江。

  住院的日子里,王江对我也算尽心了,把我照顾得很好。我们交流不多,我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再说什么,我知道他很纠结,甚至能感觉到他在说服自己承担责任。这就是我怕他知道我生病的原因,我不希望在只有责任,没有感情的婚姻里继续束缚他了。

  出院已经3个月了,从不下厨的王江竟然勉为其难地学着熬粥,学着炖汤……尽管如此,我心里的疙瘩一直都在,那天,我终于还是没忍住旧事重提。

  我对王江说:“我能照顾好自己,也能照顾好家,你不要不忍心,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王江却说:“我没什么不忍心的,只是日子过得好好的,我为什么要离婚?”

  那天王江说了很多肺腑之言,他很坦诚地告诉我:“她在离婚后确实找过我……可是当我看见你躺在病床上的样子,我才发现,我对你还是有很深的感情,只是夫妻久了,连我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结婚15年,我把大把的时间用于忙工作,忽略了你很多的感受,我愿意花更多的心思把一切弥补回来,希望你给我机会。前15年我没有好好爱你,我愿意用下半生好好爱你……”

  听了王江的话,我哭了……就像15年你都在做同一个梦,这个梦终于实现了。

  记者的话:

  感情的事,很难强求,你的故事倒应了那句“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顺其自然反倒赢得了峰回路转。

  话说“矫情”,也是大多数在婚姻里的女人爱犯的毛病,缺什么就想有什么,人生哪儿有那么完美的。要想顺心顺意,只能自己成全自己,平常心罢了。

编辑:李婧
 
图片新闻
 
相关新闻
每日甘肃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每日甘肃网讯”或“每日甘肃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每日甘肃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每日甘肃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每日甘肃网讯[XXX报]”或“每日甘肃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甘肃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每日甘肃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每日甘肃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集团报刊:甘肃日报 兰州晨报 西部商报 甘肃农民报 甘肃法制报 甘肃经济日报 读友报 今日时刊 鑫报 甘肃手机报 English 繁体中文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甘肃日报社每日甘肃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甘肃每日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承担本网站所有的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06001 ICP备案号: 陇ICP备05000341 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甘B2-2006000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编号:2806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