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甘肃 国内 国际 视频 体育 娱乐 时评 军事 女性 论坛  
 
新闻热线:0931-8151739  投稿邮箱:mrgstx@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甘肃  >  社会新闻

【情感】爱情在花季里灿烂绽放,她爱上别人我忍痛在冷雨中终结5年恋情

2018年01月30日 08:33  来源: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记者陈芊

爱情在花季里灿烂绽放,她爱上别人我忍痛在冷雨中终结5年恋情

  讲述人:田丰(化名)22岁

  采访人:陈芊 兰州晨报记者

  采访时间: 2018年1月27日

  采访方式:QQ

  年少相识,用爱替她隔绝风雨

  认识林琳(化名)的时候,她16岁,我大她一岁,不过17岁。我俩在同一所学校读书,同级不同班。我俩是在一次年级活动中相识的,当时年纪还小,对恋爱其实并没有明确的想法,最终让我和林琳走近的是我俩相似的家庭背景——我和林琳都是单亲家庭的孩子,我父母在我上小学的时候离婚了,我随母亲生活。而林琳,据她说,她对父亲没有任何印象,在她还不记事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

  因为相同的境遇,自打认识林琳后,我对她就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感——同情、怜惜?其实,我明白,她也许不需要别人的同情和怜惜,起码就我自己来说,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不仅如此,我甚至很排斥这种被人同情的感觉。可不知为什么,己所不欲却加之于人,我还是情不自禁地把这种情绪施于林琳身上了。大约觉得她是女孩子的缘故吧。

  其实,林琳是个单纯快乐的女孩子,与家庭健全的孩子并没什么两样,若非要说有什么不同,就是她比一般的女孩更简单,像被包裹在棉花糖里长大的,没经过风吹日晒,总给人一种傻乎乎、长不大的感觉。现在想想,十六七岁的孩子,可不还没长大。可仅比她大一岁的我,那时候却觉得自己已经很大了,觉得自己是男子汉,应该保护像林琳这样弱小的女孩子……

  很快地,林琳依恋上我,而我也喜欢上这个单纯快乐的女孩。我叫她傻妹子,她也高高兴兴地答应,真是个心无挂碍的孩子!和她在一起,会觉得天是蓝的,风是轻的,阳光每天都是灿烂的。就算下雨,连雨丝都是轻柔的。我俩在一起,生活就被包裹在温柔的梦里,温煦缱绻得不想醒来。

  爱她,就想把世间最好的东西都留给她,我可以苛待我自己,却不愿意林琳受哪怕一丁点的委屈。林琳因为自小没有父亲的缘故,不管是她母亲,还是她的其他亲人都对她相当的爱护,所以才养成她这样单纯无忧的性格,既然她选择和我在一起了,我就应该把保护她的责任接过来,继续宠她爱她为她遮风挡雨。现在想想,我对她可能宠溺太多,保护太过了,在一个人该成长的年龄没有成长起来,让她误以为世界本就是粉色的棉花糖,对社会、对人生的本质没有清醒的认识,才导致后面那些难以挽回的事情发生。

  我爱林琳,林琳也很爱我,她对我的爱更多地表现为对我的依恋。碰到任何事她先想到的是找我帮她解决,受了惊吓后喊的也是我的名字。她对我说,她不能想象没有我的日子她怎么活得下去。有一次两个人拌嘴,我生气不理她,大冬天的,她竟在我家楼下站了整整一夜。她对我的感情已不仅仅是对男友的爱,还有对父亲的依恋。这重身份哪怕我担不起,因为爱,我也愿意为她担着。

  玩性难改,终究玩出了火

  在学校谈了三年,职高毕业,我和林琳就同居了。虽然年龄都还小,但我们都是很现实的人,准备过实实在在的日子。我俩的关系两家都认可,双方家长也都见了面,就等把职业、房子什么的事情捋顺,到年龄了就领证结婚。

  刚工作,林琳在她一个朋友的店铺帮忙,而我给别人打了半年工后,和朋友合伙开了家餐饮店,我把母亲的大半储蓄以及我这些年打工零碎挣的钱全部投了进去,我不想一直打工,我认为创业要趁早。小店初创,请不起多余的人手,我就把林琳叫回来为我们自己的店帮忙。也没叫她干别的,就叫她收个钱记记账什么的,偶尔我不在的时候,就帮我招呼一下客人。活不累,但时间卡得比较死,仅仅干了半个月林琳就受不了了,嚷嚷着她连逛街的时间、甚至连上网玩的时间都没有了,说我剥夺了她的人身自由……

  上学的时候,我们靠家里抚养,不需要考虑生计。那时候,我怎样宠她,依顺着她都无所谓,可是,现在都成年了,要自己谋生了,如果还像学生时期那样玩性难改,不知主次轻重,以后的日子长着呢,这样下去怎么行!不仅仅是对工作,又想起自打两人一起生活后,她饭不做,房子不收拾,油瓶倒了都不知道扶,一味只知道贪玩,劝又不听……如此几重事攒起来,我爆发了,狠狠地和她吵了一架。我还从来没这么对她凶过,她受不了了,收拾了几件衣服回她妈那里住了。

  这次我没像以前那样赶去哄她回心转意,一方面她做的确实有些过分,另一方面,店里很忙,她撂下一摊走了,我还得临时兼顾上,又忙着找人替她。就这样冷淡了她一段时间。大约过了两周多吧,她来找我了,哭着向我道歉,说是她错了,以后一定好好帮我看店。看她这样子我心软了,让她搬了回来,但店里的活没再让她沾手,一方面那活已经有人干了,另一方面,我知道她虽认错,但玩性恐怕一时难改,柜台上的活不能让她三天两头地玩着干。我说:“店里有我就够了,你还是到你朋友的店里去帮忙吧,她那里时间自由,你干得舒心。”她听了也没异议,高高兴兴去她朋友那里了。

  此后,我忙着开店,林琳忙着玩,她朋友那里也就打个杂罢了,剩下大把的时间她就忙着上网玩游戏。除了晚上能见面,别的时间各忙各的。也是那段时间我疏忽了她,或是冷落了她。她竟约了网友见面了。

  有天她告诉我,她要和她母亲去外地玩上几天,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她走后第三天吧,一个朋友在我们店里过生日,我多喝了几杯,就给林琳打电话,那个朋友她也熟悉,我想让她在电话里给朋友说几句话。林琳却支支吾吾的,说她在回来的大巴上,说话不方便,回头再说。她说话从来没这么不自然过,我疑窦顿生,放下电话,给她家打了电话。

  她母亲接的电话,她母亲哪里是跟她出去旅游了,林琳骗了我,她去跟网友见面了,一个她在游戏中认识的男网友。

  以为是汉子,我到底不过是个孩子

  后来,她告诉我,我俩吵架期间,那个男网友说了很多安慰她的话,她就心动了,再加上我又冷落了她一阵子,她就去和那网友见面了,不过“我和他真的什么都没做,我以我全家人的性命起誓”。

  我相信她,我选择原谅她,可这件事还是在我心里留下了阴影。我一如既往地对她好,尽力淡化这件事对我俩关系的影响。我对她说,以前,家里人,包括我都对她保护太过了,她太单纯,不知道这世上很多污浊的事情,我让她少上网,要懂得保护自己,她答应了我。说以后上网会事先征得我的同意。

  她的承诺还在耳边,一个周末,她说她想回家陪她母亲住几天。我答应了,开店后,她确实很少回家陪母亲。可就在她离开的当天夜里,我做了个非常荒诞的梦,我梦见她上了那个网友的床,我一头的汗从梦中惊醒了,那不堪的场面历历在目,如同目睹。我再也睡不着了,一看表已经是清晨6点,我给她打手机,关机。又拨通了她家里的座机,她母亲告诉我,她没回家……

  上午8点,她出现在我们店里。强忍着,我问她吃了早饭没有,她说她担心我,赶着过来,还没吃。问我为什么那么早往她家打电话?我说我被噩梦给吓醒了。她问我什么梦?我笑了笑没有回答。店员给她端来早餐,我就坐在她对面看着她吃。吃完饭,我带她回到我们的住处,在楼下我向她摊牌了,我非常淡定,淡定得我都有些害怕,顶不住我眼神的威压,很快她就坦白了。

  还是那个网友,她终于没躲过他的诱惑,昨天晚上,他们把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原来我以为遇到这事我会杀人的,可我只是冷静地告诉林琳:“上楼收拾你的东西赶紧走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给你留个脸面,也是给我留脸面。”她抱住我的腿不让走,我举起了手,最终这一掌没落在她身上,我还是不忍心打她,我拔掉了楼前花园里小胳膊粗的一棵树,连根拔起。我不知道我哪来那么大的力气。然后头也不回地上楼了。

  雨下大了,我立在窗前看着雨中她的身影,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婆婆娑娑,像窗外的雨。5年多的感情,说断难断,不断我又怎受得了!在她身边我一直做着男子汉,想像个父亲般护着她,可是,当面对这样的事的时候,我到底不过是个孩子,伤心无措,只能用眼泪洗刷自己心里的委屈。我该怎么办?

  记者的话:

  过度保护只会制造出“傻白甜”,只谈谈恋爱倒也罢了,若一起生活,她做不了帮手,只会成为你的累赘。都是从底层开始奋斗的年轻人,谁能为谁遮风挡雨一辈子呢?成长时期欠的课这回该补上了,你替她挡不了风雨,结果却只能把她抛在风雨中……

  至于爱情与背叛,原宥或决绝,各人的心性不同,耐受力不一,没有标准答案。不管如何选择,总之,美好的、没有瑕疵的爱情结束了,只剩下痛苦的回忆。

 编辑:[李婧]
更多相关新闻及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提供新闻线索关注民声315微信公众号。
 




 




 




 

3
1
5
 

相关新闻

  • 甘肃
  • 社会
  • 政务
  • 通讯员
  • 文娱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阅读推荐

论坛热帖

原创视频

原创热点

甘肃省粮油市场拟迁往定远镇
 
记者从甘肃省粮油商会2017年年会暨粮油市场搬迁推进会上获悉,甘肃省粮油商会在接到兰州市委市政府下发的《兰州市主城区商品交易批发市场转型升级实施方案》的通知后,该会成立了甘肃省粮油商会市.......全文

专题策划

热门图片

甘肃市州新闻精选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甘肃日报社每日甘肃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甘肃每日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承担本网站所有的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06001 ICP备案号:陇ICP备0500034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甘B2-2006000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编号:2806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