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甘肃  >  社会民生

【我们的40年】娱 从单一到多样 从大众到个性

 2018/06/27/ 09:02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肃经济日报 记者 燕春丽

【我们的40年】娱 从单一到多样 从大众到个性

观看露天电影曾是山里群众唯一的现代娱乐方式。

  近几年来,越来越多的国外音乐舞蹈登陆兰州,让兰州人不出国门就能欣赏到异域文化。

近年来,广场舞逐渐在中老年人群中流行开来。本报记者 王亚蓓 摄

  本报记者 燕春丽

  娱乐,最能够印证一个时代的生活轨迹。

  改革开放初期,娱乐仅仅是小范围的小品相声演唱会,到如今网络、手机等科技产品衍生出来的各种娱乐方式,形式和内涵都在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改革开放40年里,层出不穷的娱乐种类让民众精神需求得到满足,在娱乐方式的转变中也体现出了人们对生活和理想的诉求。不同时代的男女老少都能在回忆中找到自己当年的影子,无论过去多少年,也抹不去那些曾经的芳华。

  自娱自乐听广播

  1970年,李恒安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兰州市的国营万里机电厂工作。回忆当年,他感慨系之。刚刚参加工作时,他一门心思跟着师傅学技术,全身心扑在岗位上钻研。那时候,企业里的大学生可谓凤毛麟角,大家都暗暗关注着他,看这大学生是怎么干工作的,和普通人有什么不同。

  “我基本上每天加班到晚上8、9点,才回到宿舍睡觉。当时,每周只有星期天休息一天,娱乐设施很匮乏,没有收音机,没有电视机。大家的娱乐活动就是打扑克、下象棋。单位不定期地会组织歌咏比赛、广播操比赛等等。”李恒安说。

  1978年,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正式开播,可大多数地区并没有条件收看。70岁的兰州退休职工岳美玲说,“那时,大多数家庭连黑白电视机都没有,只能通过收音机收听新闻。那时的收音机跟现在的微波炉差不多大小,频道也不多。遇到有好的节目,三两好友经常约在一起收听,这也是当时大家了解外面世界最主要的渠道。”收音机在当年还属于奢侈品,不吃不喝攒几个月工资才能攒够钱买。

  写信给电台参与节目点歌是当时很接地气的方式之一。 1970年出生的谭勇目前是自由职业,小时候是广播“小喇叭”节目的热心听众。他说,每当听到“嘀嘀嗒,嘀嘀嗒,嘀嘀嗒嘀嗒,小喇叭开始广播了”的节目前奏的时候,本来在一起玩的小伙伴都立马四散跑开,回家收听广播。大家仔细聆听主持人播报自己写的信是否被播出,自己的祝福是否被传递出去。

  “露天电影在当时是稀罕之物。”李恒安说,他最盼望的就是放映露天电影。只要一通知放映时间,就早早搬个小板凳去占座位。夜色阑珊,在俱乐部楼前或是学校的操场上,竖两根高竿,支一方白布,职工和家属们都黑压压地坐成一片。等到一束白光射到白布上,大喇叭响起电影的前奏曲,一双双眼睛就都目不转睛地盯在银幕上,开始享受一场视听盛宴。

  和大人们的感受不同,孩子们的眼里藏着最精彩的时代。上世纪70年代,李建玲在兰州上小学。“我们的童年,才是含金量最高的童年。”她回忆道,那时候,除了学习、吃饭和睡觉,剩下的时间几乎都是在玩乐。除了踢毽子、打沙包、滚铁环、弹弹珠,玩的对象完全可以就地取材,像泥巴、石子、废烟盒、池塘的小蝌蚪、草丛里的蚂蚱、山上的蒲公英……

  “以前,大家经济条件差不多,路上机动车也非常少,孩子们出去玩都很安全。我经常在家属院里和小伙伴玩到天黑,家长不叫都不知道回家睡觉。”李建玲说。

  电视成娱乐首选

  1984年,83版《射雕英雄传》在内地首播,成为一代人的美好回忆,塑造了影视界的经典,直到今天仍被许多人津津乐道。李建玲回忆,那一年,她住在父母单位分的三层楼房里。全楼有4个单元,每层4户,每2户合用一个厨房和卫生间。在这48户人家中,大约三分之一的家庭有了黑白电视机,其中只有两个家庭有彩色电视机。“由于黑白电视收不到信号,一到《射雕英雄传》播出时,全楼在家的人都会去有彩电的两家看电视。这两家的主人热情地招呼着邻居,把电视机搬到一个合适的位置上,因为观看的人太多,屋里都坐不下,人挨着人都挤着坐到门外走廊处了。”

  与此同时,电影院放映电影已经普及开来,影片也变得丰富多彩。岳美玲说,和现在不同的是,那时候每个上规模的企业都有自己的电影院,当时叫俱乐部。让她印象深刻的电影有《庐山恋》和台湾拍的《妈妈再爱我一次》。

  “燕舞,燕舞,一曲歌来一片情……”那时候,常会看到一个电视广告,年轻小伙弹着吉他,边舞边唱,身边是一台大得夸张的录音机。在此之前,听收音机得提前掌握节目播放的规律,想听什么还得卡着时间按时听,一旦错过了,只能留下遗憾。录音机出现后,只要买盘磁带,想听什么随时可以听。

  “歌还能这样唱?”听了邓丽君的磁带,李恒安说当时瞬间觉得颠覆了自己的想象。接下来的日子,就看到很多穿着喇叭裤,烫着头发的小青年在不同场合偷偷地唱《何日君再来》、《夜来香》。

  1983年,中央电视台直播了第一届春节联欢晚会,之后的几十年里,“春晚”成为中国人的新民俗,成为每年除夕夜必不可少的“大餐”。也就是在这一届春晚,被定义为“靡靡之音”的《乡恋》由李谷一在全国人民面前正式演唱,从那以后,一直在民众里传唱的流行音乐正式走上舞台。人们进入了一个想唱就唱、想听就听的自由年代。

  李建玲说,继流行音乐后,1987年美国电影《霹雳舞》被引进中国,这种在老派人士眼里“流里流气”的舞蹈,立刻成为了年轻人眼中最流行、最酷的舞蹈。

  男孩子对于游戏的情结亘古不变。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任天堂、小霸王游戏机出现了,魂斗罗、超级玛丽、坦克大战是标配游戏。同时,一些小的游戏厅也在街头巷尾开始营业。

  “那时的游戏厅狭小、破旧,但在我们男孩子心里可真是天堂。一块钱三个游戏币现在来说很便宜,可是在当时,是一笔不小的花销。我经常把家长给的吃早餐钱省下来,和朋友偷偷地去打游戏。”谭勇回忆说,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年游戏厅的名声并不好,打游戏并不是光彩的事情。如果家长听说自己的孩子在游戏厅里打游戏,回到家少不了被抽几皮带。

[1]  [2]  下一页  尾页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