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甘肃  >  本网原创

改革开放40年|马鬃山气象站:在“生命禁区”为祖国和世界“观云测雨”

 2018/09/10/ 21:22 来源:每日甘肃网 王占东

  骆驼背粮驴驮水人提油灯防着狼,向“生命禁区”进发     

  2017年底通车的桥湾至马鬃山的现代化公路。

  9月7日7时30分,记者从酒泉市区乘车向马鬃山气象站前进。

  临行前,酒泉市气象局工作人员一再告诉记者:“马鬃山很远,在酒泉市区偏北350公里的地方,必须尽早出发才有可能当天返回。”

  车辆沿着G30高速经嘉峪关、玉门、瓜州深入戈壁腹地。当汽车至瓜州桥湾下连霍高速向北行驶,随行中有人惊问:“窗外的戈壁为什么是黑的?”酒泉市气象局工作人员介绍,这一带的地貌景观人称“黑戈壁”,大概与山体的矿物质成分有关。

  正在交谈中,我们的车子猛地左右摇摆了一下。司机发出了一声“哎呦!”把车上的人吓了一跳。只听司机说:“这里的风太大了,横风把汽车吹得要飘了起来!”

  我们第一次见识了马鬃山区域风的威力。

  车子毫不畏惧风给的“下马威”,向前奔驰。

  虽然平坦的戈壁和连绵耸立的山脉呈现深黑色,但在戈壁长天和白云低绕的亲抚下,却给人一种少见的雄浑之感。尤其连接桥湾至马鬃山的现代化公路,仿佛是一条蜿蜒伸展在戈壁与山脉间的飘带,为苍茫大地平添一份动感之美。

  伴随汽车轮飞大地,远方新一处的山脉进入视野,一字排开的低缓山体,以磅礴之势向东西两侧耸立伸展,并以狂飙突进之力奔向蓝天深处。

  水因时而变,山因势而变。

  那起伏峥嵘的山脉,仿佛一匹奔腾的骏马飘逸起颈上的“马鬃”,给人一种风卷马鬃如画的力量之美。伴随汽车行进,那飘动的“马鬃”变成了无数小山头。

  前方就是马鬃山镇。

  打开手机,时间是中午12时30分。从酒泉市区到马鬃山镇,汽车用了5个小时。

  一名酒泉市气象局专家说:“这多亏了2017年底国家修建了桥湾至马鬃山的现代化公路,在此之前,这一段还是砂土路,从马鬃山到酒泉乘车需要一天。”

  而在64岁的马鬃山气象站老一代气象工作者吴建军看来,这一道路的修建和贯通将他们那时来往酒泉与马鬃山的速度提高了30倍。他说,20世纪70年代,来回一趟马鬃山与酒泉需要半个月。

  一条路,也让吴建军回忆起了当年的艰苦岁月,回忆起马鬃山气象站向“生命禁区”进发的一个又一个让人无限慨叹的片段。

  “我是1971年到马鬃山气象站的。”吴建军说,“那时哪有柏油路?都是坑坑洼洼的土路,但好在我们进来时已经有了汽车,下了车是一个高地,我从高地下来,发现山坡上有骆驼就骑着骆驼进了站。”

  “但是,这比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条件已经好了不少。”吴建军说,“听我们的前辈讲,当年第一批观测员是从距离300多公里外的玉门出发,骑着骆驼,顶着风沙,在大漠戈壁里走了一周才到达马鬃山。那时,这里还有野狼,为防狼咬人,从气象站值班室到气象观测场的四五十米都拉上了铁丝网,观测员在钢丝网的保护下去观测。”

  吴建军回忆,上世纪70年代,他们遇到的困难是两个方面:后勤保障和观测。

  由于这里地处偏远、自然环境恶劣再加上荒无人烟,吃饭问题的矛盾非常突出。

  为拉吃的水,气象站必须到数十里外的水站取水,所有员工编组、轮流赶着驴车,拉着用汽油桶改装的水桶拉水,将水放在蓄水的涝池里使用。一组人员负责一星期的拉水任务。日积月累中,最后拉水的驴子有了惯性,水刚卸下来,驴子自动拉着空车又回到了取水点。那时做饭是土灶台,燃料是有烟煤和柴火,为了找到柴火,气象站人员赶着车要到几十里外的山上砍柴。

  马鬃山气象站的旧宿舍。

  而住所方面也面临着考验。20多个人住在一排低矮的房子里。由于这里是盐碱地,因地基沉降,有些房子出现了裂缝,墙壁裂缝宽处能放进去两个拳头,隔着墙能听见这间屋子和那间屋子的谈话。冬天零下30多度的严寒下,宿舍只能用有烟粗煤生火炉取暖。

  由于连接酒泉的道路遥远而颠簸,运来的蔬菜和食物不但非常有限,而且周期漫长,食堂严格按照每人每天的口粮标准供应,如不精打细算就会断粮。

  说到这里,在马鬃山气象站做了20多年厨师,已66岁的赵光玉回忆道,“有一次受到恶劣天气的影响,车进不来、出不去,气象站出现了断粮!全体员工吃了一天半骆驼的饲料——大豆。”赵光玉说,他是1989年到马鬃山气象站做厨师,一直到2014年退休,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马鬃山气象站的蔬菜只有白菜、洋芋、萝卜这些简单的菜,而且是头一年9月份存在菜窖里,能吃到第二年6月份。由于没有冰柜,部分肉类和蔬菜就算出现不新鲜的情况,职工们也舍不得丢掉照样吃了。

  赵光玉还回忆,有一次,气象站几个职工从酒泉驾驶一辆客货两用车辆返回马鬃山,拉有人和蔬菜、粮食,车子走在半路出了故障,前后几百里内找不到人,几个人冒着零下30多度的严寒走了几天才到站上,等把车修好开到站上,已经是一周后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人出现紧急、严重的疾病,那是非常危险的。现在回想来,这样的困难并没有吓倒马鬃山的气象人。

  杨卫民是2000年进入马鬃山从事气象观测员的。说起昔日的艰辛,他回忆,新世纪初马鬃山气象站还没有通电,晚间观测天气拿着手电筒、提着煤油灯,而且那时实行一小时一测报,晚间值班人员只有到观测场观测数据时才舍得用手电。

  “在茫茫戈壁滩上,没有电,留给人的是让人内心发慌的寂静和强烈的寂寞。”10多年后,回忆当时没电的日子,这位曾经当过兵、打过仗、荣立过战功的军人汉子,依然充满感慨,杨卫民说,“那时,我们最幸福的一件事儿就是可以拨通发报的电台与远在华家岭气象站的同事聊上几句天……”

  原来,甘肃省有四个国家一类艰苦气象站:马鬃山、乌鞘岭、华家岭和玛曲。新世纪初,只有这四所气象站还在使用电台发送气象观测信息。

  回忆至此,杨卫民还给记者分享了两个往事儿:一次,一个华家岭气象站的朋友给他寄来一张华家岭夏季的照片,杨卫民看后回信说:“你这里山清水秀,与我这里比就是风水宝地!”有一次,在发报时电台出现故障,他和同事就挨个呼叫华家岭、乌鞘岭和玛曲,因为马鬃山气象站联系外界的通信只可以和这几所国家一类艰苦台站联系,因为他们的设备是相同的,直到呼叫到一家后,经过这一家才能报观测资料传送到兰州。

  忆往昔,这些曾于不同年代奋战在马鬃山气象站10年、20多年的气象人,充满唏嘘,但是他们的表情却一直充满着兴奋与乐观。

  “我不认为这里最艰苦!”杨卫民告诉记者,“上世纪80年代,我是扛过枪的军人,遇到过四天四夜没有吃饭的考验,对比军人的那种艰苦,我们这些苦算不上有多苦!”

  马鬃山气象站的新住宿楼。

  记者从几位老气象工作者那里获悉,到了新世纪,马鬃山气象站进入快速发展时期,2000年新修食堂、办公楼,用上了无烟煤。2004年开通了来往酒泉的班车。2005年通了电,接入了互联网,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马鬃山气象站的现代化观测装备进行了全面更新,气象观测设备与全国其他台站配置实现了同步,绝大部分气象数据的观测实现了自动化,还新建住宿楼、通上了自来水等。2017年建成和投用了酒泉至马鬃山的现代化准高速公路,来往酒泉一天可以跑两个来回。

  杨卫民还告诉记者,在这样的“生命禁区”里建气象站,而且坚守几十年,对世界气象界来说是一个挑战,这需要魄力、毅力、责任担当和雄心壮志,以往世界上曾有人试图在类似的地区设立过气象站,但是没有多久就坚持不下来了。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

1   降压供水公告
2   甘肃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公示2018年享受政府特
3   兰州:黄河里冲出一条一米长的娃娃鱼
4   林铎在全省金融工作会议上强调 坚决防范化解风险积极
5   省食药监局:效价指标不合格百白破疫苗未流入甘肃
6   每日甘肃网7月22日甘肃热点新闻回顾
7   【全国网媒看平凉】探访崇信龙泉寺 感受文化旅游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