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甘肃  >  甘肃播报  >  文卫

【溯源甘肃】陇上《秦风》 千年流韵

 2020/03/25/ 03:48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特约撰稿人 韩高年

【溯源甘肃】

陇上《秦风》 千年流韵

  殷商末年,秦人远祖迁徙至今甘肃东南部天水、陇南一带,至周孝王时,秦非子为周孝王养马有功,被封为大夫。之后秦人在与戎族或战或和中不断壮大,也有意识学习周人的礼乐文化,形成了兼容并包、充满活力的独特文化。

  至两周之交,秦襄公帮助周平王东迁有功,被周室封为诸侯。这是决定秦人后来命运的大事件,《诗经·秦风》中的《车邻》《驷马铁》《终南》《小戎》等诗,就是为纪念这一事件而创作的,其主要内容是赞颂秦襄公,同时也反映了秦人居陇时期的社会生活状况,反映了秦人崇实尚用、勇于开拓、勇敢坚强的民族性格,以及兼容并包、好尚礼乐的文化胸襟。

  这组诗篇,是古代甘肃在华夏文明形成发展过程中的独特作用和重要地位的有力见证之一。

甘肃日报特约撰稿人 韩高年

  1 秦人崛起与《秦风》入《诗》

  《秦风》进入《诗经》文本的背景,是西周末年至春秋初叶周人与秦人之间世相交好,相互依赖,以及秦人的国力逐渐强大具有密切的关系。汉代的大学者郑玄在《秦风谱》就曾说,《秦风》之所以编入《诗经》,是因为秦襄公始封为诸侯。细说起来,主要因为:第一,秦非子曾为周孝王养马有功,孝王封其为附庸,邑之于秦谷。存秦人之诗,意在表彰。第二,秦仲攻西戎,解除了周天子的边疆之患。周宣王封其为大夫,并赐予车马礼乐。“礼乐”之中当也包括用于典礼的乐歌如《雅》《颂》等。第三,幽王时秦襄公曾伐戎救周,又派兵帮助周平王东迁,平王于是封秦为诸侯,秦人始国。秦既为诸侯,则依周礼应当有宗庙朝廷礼乐,必然刺激秦人进行乐歌创作。

  以上几个原因之中,“秦襄公始封”最为重要。在表面的“表彰秦人”背后,其实反映了周平王面对秦襄公在伐戎中国力逐渐壮大而不得已采取安抚策略的无奈现状。就春秋初年的政局来说,周平王封秦以宗周之地,也对周有利,一方面可借以拉拢秦襄公以为政治上的联盟,同时还可以起到利用秦人牵制西戎、拱卫周都的作用。赐秦国以“礼乐”,以《秦风》入诗,应当也主要是因秦人国力上升。

  秦襄公时,秦人仍然居于西垂。郑玄的《诗谱》说《秦风》诸诗产生于秦人居陇右之时,不无道理。《史记·秦本纪》中“赐地”一段话颇有玄机,实际上是周平王虽然“赐”给秦人“岐以西之地”,让他们在这里建国,但其实这一区域当时尚为戎狄所占,周天子当时并未据有其地。在两周之际,随着周人从这一地区的退出,在这一带几乎布满戎狄的势力。在今陕西北部陕北高原,分布着“白狄”部落;陕西关中、甘肃、宁夏、内蒙古及其以北的地区,有诸绵、翟、翼、大荔、乌氏、朐衍等戎狄部落。此外在关中东部还有西周留下来的梁、芮等小的诸侯国。这些游牧部落长期以来就靠掠夺富庶的关中地区为生。所以周平王封秦襄公为“诸侯”的时候,就说得很清楚:“戎无道,侵我丰岐之地,秦能逐戎,即有其地”(《秦本纪》)。所谓封地,其实只是一张“空头支票”。

  但无论如何,秦襄公受封为诸侯,提高了秦国的政治地位,也为日后秦国的进一步发展创造了合法的条件,所以对秦人来说是一件大事。传世的秦公钟铭中说:“秦公曰:我先祖受天命,赏宅受国,烈烈昭文公、静公、宪公不坠于上,昭答皇天……”林剑鸣《秦史稿》认为此钟的作者就是秦宪公之子“出子”。铭文开篇所说的“我先祖”就是指秦襄公,“受天命,赏宅受国”就是秦襄公被周平王所封,赐以岐以西之地这件事。这件大事,发生在秦人居陇时期,故襄公后的铜器为纪念这件大事,在铭文中大书特书。如此重要的事,在秦人的诗歌中也有所反映。《秦风》中的《车邻》《驷马铁》《终南》《小戎》即是在上述历史背景下产生的。

礼县甘肃秦文化博物馆展厅内复原的一座车马坑遗迹。(本文图片均为资料图)

  2 纪念秦襄公始封诸侯

  《秦风》中《车邻》等诗,是以秦襄公始封为背景创作的,带有“纪念碑”式的意义。《车邻》的主题,《毛序》以为是“美秦仲也。秦仲始大,有车马礼乐侍御之好焉”。按诗之首章赋写秦君的车马盛壮、侍御传令,大有诸侯之仪仗;二、三两章借阪桑隰杨之好,道鼓瑟鼓簧之乐,逝者其亡之叹。然而从典籍记载来看,秦仲虽在西周末年受周宣王封赏为“大夫”,但他屡次攻伐戎狄而不胜,并死于公元前822年的伐戎之战中。此事对秦人来说,几同国耻。因此他的儿子庄公发誓要替父报仇,后攻打西戎,夺取被其占领的“犬丘”,被周宣王封为“西垂大夫”。甚至到秦襄公的哥哥世父之时,秦人仍然仇恨不减,为复仇而让位于更有实力的襄公。据以上事实及当时秦人的心理推断,《车邻》不可能是“美秦仲始大”的诗。晚近由英国购回、据传出自甘肃礼县早期秦人墓葬的《秦子钟铭》说:“秦子作宝龢钟,厥音鉠鉠雝雝,秦子畯令在位,眉寿万年无疆。”另有出自礼县秦墓的多件兵器、乐器铭文中,作器者自称“秦子”。由器铭内涵之秦人未封侯前的心态与《车邻》对读,后者明显体现出一种高度的自信与和缓雍容的风范。显然不是“秦子”的时代所能有的。

  另外,《左传·襄公二十九年》记载春秋时吴国公子季札到鲁国观赏诗乐表演,评论《秦风》说:“此之谓夏声。夫能夏则大,大之至也,其周之旧乎。”襄公始封为诸侯,彻底改变了秦人文化上的“夷狄”身份,故而秦诗才能入《诗经》。《秦风》有关诗篇歌颂秦襄公,与《周颂》中周初诸作述文王、武王之功烈,以其成功告于神明之举用意相同,体现了秦人“慎终追远”的思想。

  其次,明、清时代说《诗》者也认为《车邻》当作于秦襄公时代。如明代学者何楷《诗经世本古义》就认为:“(《车邻》)秦臣美襄公也,平王初命襄公为秦伯,其臣荣而乐之……此诗乃秦臣所作。”指出《车邻》一诗是“国人荣之而美襄公”,与诗本文相符合。综上所述,《车邻》一诗应当作于秦襄公立为诸侯之年,其时秦人尚居于陇上。

  与《车邻》相次的《驷马铁》一诗也创作于秦襄公始封之时。《毛序》说《驷马铁》“美襄公也。始命有田狩之事,园囿之乐焉。”郑玄《毛诗笺》解释说:“始命,命为诸侯也,秦始附庸也。”从诗中所述来看,田猎园囿规模和威仪都已相当可观,这种情形应是秦襄公始命为诸侯时才有。《毛序》之说与诗本文所述相符,此后说《诗》者多从之。如顾栋高《毛诗类释》就说:“《驷马铁》《小戎》《蒹葭》《终南》,皆襄公时诗,此时居秦州。”陈子展《诗三百解题》、程俊英《诗经注析》均持这种说法。

[1]  [2]  下一页  尾页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