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甘肃  >  甘肃播报  >  文卫

汉简中的“河西四郡精兵”

 2020/06/11/ 09:23 来源:兰州晚报 马智全

汉简中的“河西四郡精兵”

  马智全

  前言

  河西走廊,因其连通中原与西域的重要地理位置,被誉为丝绸之路上的黄金通道。在丝绸之路初创的汉代,河西走廊就处于北御匈奴、西通西域、南抚西羌的重要战略地位。汉朝高度重视河西军事建设,敦煌汉简记载的“河西四郡精兵”,就是河西走廊重要军事地位的体现。

  汉代河西塞防

  张骞通西域,开启了汉朝与西域诸国官方交往的序幕。作为汉朝与西域交往的通道,河西走廊引起了汉王朝的关注。汉初的河西还是匈奴游牧地域,也是匈奴与西羌来往的要道。汉武帝为了断匈奴右臂,割绝羌胡,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派骠骑将军霍去病出师河西,击败了驻守在河西的匈奴休屠王与浑邪王,河西地域归属汉朝管辖。汉朝在河西走廊设立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四郡,史称“河西四郡”,实现了对河西的有效管辖。

  为了加强对河西的管控,汉朝在河西四郡设立了系统的行政及军事管理机构。在行政方面,河西四郡各有太守职掌一郡,郡下设县,县有乡里,郡县的设置使行政管理顺畅运转。在军事方面,各郡设有都尉职掌武事,与郡太守一起守卫军事安全。为了抵御匈奴入侵,汉朝在河西因地制宜修筑长城烽燧,有各郡都尉具体管理。都尉之下设候官,候官之下设候部,候部之下设烽燧,详备严密的塞防体系,保障了汉朝边疆的安全。

  上世纪以来,在河西汉塞遗址先后发现了大批简牍文物,使汉代河西军事戍守的面貌展现在了世人面前。如居延汉简反映出汉代额济纳河流域汉塞设置的情况。在额济纳河下游,居延都尉管辖甲渠候官、卅井候官、殄北候官;在额济纳河中游,肩水都尉管辖广地候官、橐他候官、肩水候官。额济纳河流域汉塞不仅有大量戍卒烽火警备,还有不少田卒从事屯田劳作,军事防御与农业生产相结合,形成居延边塞规模不小的屯守体系。又如敦煌汉简反映出疏勒河流域塞防设置的情况。在疏勒河下游,敦煌玉门都尉管辖大煎都、玉门候官。向东则有中部都尉管辖平望、破胡、吞胡、万岁候官。再向东有宜禾都尉管辖广汉、美稷、昆仑、鱼泽、宜禾候官。疏勒河流域汉塞依河而建,守卫着敦煌绿州的安全。

  河西骑士风度

  河西自古是游牧民族生活的沃土。汉朝击败匈奴占有河西以后,采取移民实边的措施加强边地建设。河西塞防建立以后,中原地区的戍卒长途跋涉到此屯戍,守卫汉朝的边疆。如肩水金关汉简有如下记载:

  梁国卒千九十五人戍张掖郡,会甘露三年六月朔日。

  戍卒赵国柏人希里马安汉等五百六十四人戍诣张掖,署肩水部。

  汉简记载汉宣帝甘露三年(公元前51年)从梁国派往张掖郡的戍卒有1095人,又某年从赵国派往张掖肩水都尉府的戍卒有564人。大批的中原戍卒来到河西,使河西的军事力量得到显著加强。除了戍卒之外,汉简还记载了从事屯田生产的田卒,从事水利修治的治渠卒等,河西边塞的建设呈现出一派繁荣景象。

  随着河西屯戍体系的建立和经济社会的发展,河西当地军事人员的战斗力也在加强。汉简反映出河西边塞日常的亭燧戍守和烽火传递是由戍卒完成,而执行长途跋涉军事征战的则是称为骑士的兵种。在河西汉简中有丰富的骑士名籍,记载了河西地区骑士的籍贯、姓名、年龄和所带兵器等信息。

  张掖郡觻得骑士富安里黄立,年二十二,有方一。

  张掖郡觻得骑士定安里李戎,年三十五,六石具弩一。

  考察河西汉简骑士名籍的籍贯,主要是张掖郡的觻得、昭武、日勒、屋兰、氐池等地,可见河西骑士一般来自河西本地。汉简中有骑士名籍冠以军事编制的信息,如简文记载了“中营左骑士”“中营右骑士”“左前骑士”“右前骑士”等称谓,是骑士军事化管理的体现。有的汉简还记载了骑事军事管理的具体归属,如:

  昭武骑士益广里王强,属千人霸、五百偃、士吏寿

  觻得骑士敬老里成功彭祖,属左部司马宣、后曲千人尊

  从这类骑士名籍可以看出,骑士有具体的部曲设置,有千人、伍佰、士吏等吏员管理。河西骑士组织严密,管理规范,是河西地区重要的军事力量。

  河西边塞经常有匈奴入侵骚扰,边塞戍卒发现敌情后即以烽火传递军情信息,都尉府收到敌情汇报后,会立即率领骑士快速应敌作战。如居延汉简记载的一次军事冲突:

  本始三年九月庚子,虏可九十骑,入甲渠止北隧,略得卒一人,盗取官三石弩一、稾矢十二、牛一、衣物去,城司马宜昌将骑百八十二人从都尉追。

  这枚汉简记载汉宣帝本始三年(公元前70年)有匈奴约90骑入侵居延都尉府所属甲渠候官止北燧,掠得戍卒一人,并盗取了兵器畜类财物。居延都尉得到军情信息后,和居延城司马率领骑士182人去追逐,可见骑士在边塞作战中的重要地位。

  河西地区的骑士,除了参加当地的军事守卫外,有时还参加周边地区的军事作战。肩水金关汉简中有一个骑士简册,记载了居延骑士赴西域作战的情况:

  右前骑士安国里史永

  最凡士百廿人,马百卅二匹,其十二匹萃马。

  遣骑士史永等百二十人,以诏书持兵马之西或(域),卒(萃)马十二匹,名如牒,书到出入如律令。

  居延丞印,□月三日入,兼掾永,守令史党。

  这封简册的文书性质是传书,内容主体是骑士名籍,之后统计骑士、马匹数量,最后移文,由居延县丞签发,要求所过之地依照律令准予骑士出入。简册内容反映出朝廷诏令调发居延骑士到西域去,共有骑士120人,马132匹,其中的12匹是备用马。这批骑士从居延到西域要经过肩水金关,因此肩水金关有传书登记。朝廷能关注到居延的骑士,并以诏令调发,可见河西骑士卓越的战斗力量。

  河西四郡精兵

  河西四郡在军事上的地位,最鲜明的体现是对丝绸之路畅通的保障。汉朝对西域有军事活动,河西走廊是必经之地。汉武帝太初二年(公元前103年)李广利征伐大宛,就是经河西走廊远赴征途。初次征战,由于道远乏食而退回敦煌。汉武帝高度重视攻伐大宛,为此大规模发兵,太初三年,李广利再次从敦煌出发,取得了征伐大宛的胜利,汉与西域的交流更加通畅。河西正是汉朝出师西域的基地保障。汉宣帝元康二年(公元前64年)汉与匈奴争夺车师的控制权,长罗侯常惠“将张掖、酒泉骑”扬威车师旁,匈奴败退。河西四郡为汉朝开通西域提供了重要军事力量。

  西汉后期,朝政衰败,外戚专政。王莽代汉,采取歧视边疆民族的政策,西域焉耆等国先后反叛。天凤三年(公元16年),王莽派五威将王骏征伐西域,结果被焉耆伏兵袭击,兵败身亡。敦煌汉简记载了王骏败亡后将士们退居敦煌的情况。当时因西域背叛,匈奴进逼,西征将士食粮缺乏,期盼从河西地区征调军队复仇。敦煌汉简有如下记载:

  二十六日,上急责发河西亖郡精兵,□度以十一月赍五十日粮,还诣部,尽力拒虏,不敢遗死力,臣厶前比比上书,请河西精兵假敦德库兵奴矢五万枚,杂驱三千匹,令敦德廪食,吏士当休,马审处。

  简文反映出,为了抵御匈奴及收复西域失地,边疆吏士希望从河西四郡征调军队。简文说“上急责发河西亖(四)郡精兵”,是希望朝廷征发河西四郡的军队赴西域作战。又说“臣厶前比比上书,请河西精兵”,可见对河西军队的殷切期盼。在征战西域兵败危亡之际,河西四郡精兵就是将士们生存与复仇的唯一期望。除了请求从河西征发军队外,将士们还需要从河西征调作战物资,请求从敦煌库调给箭矢五万枚、畜类三千匹以作战。河西军队和物资是保障西域安稳的重要依靠。

  敦煌汉简“河西四郡精兵”的记载,充分反映出汉代河西走廊重要的军事战略地位。河西走廓祁连山雪水培育了成片的绿洲,丰茂的水草适宜于马匹的饲养,因此河西骑士就成为西北地区军事作战的重要力量。汉简中“河西四郡精兵”的记载载,,正正是是汉汉代代河河西西走走廊廊在在军军事事上上保保障障丝丝绸绸之之路路畅畅通通的的重重要要体体现现。。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