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甘肃  >  甘肃播报  >  文卫

【溯源甘肃】秦汉时期甘肃的艺术成就

 2020/08/12/ 04:10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特约撰稿人 李清凌

【溯源甘肃】

秦汉时期甘肃的艺术成就

甘肃日报特约撰稿人 李清凌

  秦汉时期甘肃地区有着地方色彩浓郁的音乐舞蹈艺术,还有品类繁多的绘画,许多成果万世流芳,泽溉后学,为地方历史文化平添了几分光彩。

  亦夏亦夷的古乐

汉墓砖画宴居图

  秦汉时期,国家部门仍有乐府采风的传统,能将民间新鲜活泼的音乐、舞蹈及时地采集起来,同专业乐师的技巧相结合,加上活泼的多民族乐舞,使甘肃的乐舞艺术呈现出亦夏亦夷、异彩纷呈的特点。

  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包括甘肃东南部今陇南、天水市的“真秦之声”,还是“击瓮叩缶,弹筝搏髀,而歌呼呜呜”的俚俗状态。就是击瓦器、弹秦筝,拍着大腿,咿咿呀呀地唱歌。

  缶,其形“如足盆”,按《旧唐书》的记载,它本是“古西戎之乐,秦俗应而用之。”就是说,秦人从西戎那里引进了缶,并将它广泛地应用到各种演奏场合。秦国社会上层在以击缶弹筝为乐的基础上,又引进了东方的《郑》《卫》《桑间》《昭》(一作《韶》)《虞》《武》《象》等较高水平的“异国之乐”。然而,弃击瓮叩缶,而就郑、卫;退弹筝而取《昭》《虞》,却又失去了秦的声乐本色。汉朝音乐家就较好地解决了陇上民族乐同中原音乐交融的问题。如汉的军乐《鼓角横吹曲》,就是在此前周代鼓舞士气所用鼖(fén)鼓的基础上,又配之以从胡人那里引进的双角横笛,使胡乐融入中原传统的军乐演奏,汉胡乐和谐地搭配,得到各族将士的喜爱。从“秦声”到接受中原乐,再进一步吸收胡乐,相互配合,甘肃音乐在这一过程中不断地改进和提升。

  据载,张骞出使西域,将西域的横吹技法带到汉朝,但当时能演奏的只有《摩诃兜勒》一曲。陇西音乐家李延年据此创作了28首新声,皇帝将其配做武乐。东汉和帝(89年-105年)时赐给边将,规定凡带兵万人的大将军都能得到一部。除了军中,在一般场合演奏,则只用其中的《黄鹄》《陇头》《出关》《入关》《出塞》《入塞》《折杨柳》《黄覃子》《赤之杨》《望行人》等10首曲。这部乐既有西域的乐器,又从《陇头》等曲名上可以看出它吸收了陇右的音乐成分,是西域音乐、陇右音乐和中原音乐的有机结合和融会,因而更具有广地域、多民族的特点。

  汉代活动于今甘肃、青海一带的羌同汉人的乐舞交流,已经达到难分彼此的程度。再以笛为例。汉代大学者马融《笛赋》序认定“笛生乎大汉”。他写道:“近世双笛(双管笛)从羌起,羌人伐竹未及已。龙吟水中不见已,截竹吹之声相似……《易》京君明(易学家京房,字君明)识音律,故本四孔加以一。君明所加孔后出,是谓商声五音毕。”大意是说,笛子是汉人发明的。近世羌中盛行双管笛。吹起来像龙吟水中,很好听。《易》学家京房兼通音律,他将汉笛的四孔增为五孔,比传统七孔笛后出,完成了所谓五音笛。汉许慎《说文解字》说:汉笛七孔;羌笛三孔。段玉裁注:“汉时长笛五孔甚明,云七孔者,礼家说古笛也。”是说华夏族的七孔笛在汉初就失传了,羌族盛行三孔笛,后来,汉族“庶士”即民间艺人丘仲又从羌人那里学会了笛子的制法,并制成四孔笛,易学家兼音乐家京房在丘仲的基础上加了一孔,将四孔笛变成传播至今的五孔笛。

  一杆小小的笛子,竟然也凝聚和体现出多民族共创华夏音乐的史实。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