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甘肃  >  本网原创

花季女孩戴手铐,她们,这样“钓大鱼”……

 2020/08/21/ 11:48 来源:每日甘肃网 记者 郭秀睿

  新甘肃·每日甘肃网记者 郭秀睿

  8月7日晚,兰州西客站人头攒动,旅客脚步匆匆。

  杨娜(花名)在民警左右押解下缓缓下车,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惊慌。从石家庄到兰州,一路上她左思右想,终于意识到自己真的犯罪了。

  7月20日,受害人杨某被一自称中信证券的工作人员拉入“亿家大讲堂”微信群,后被群内“客服”诱导,下载华泰融投资平台,先后“投资”255万后,平台无法登录,遂报警。接警后,兰州市公安局七里河公安分局高度重视,成立专案组,于8月4日成功在北京抓获两名主犯,并捣毁了远在石家庄的诈骗窝点,抓获犯罪嫌疑人52名,分批押解回兰,杨娜就是其中一名。

  诈骗花样层出不穷,手段不断翻新,受害人倾家荡产的案例一个接着一个。近日,记者与诈骗嫌疑人面对面,揭开其一步步走上犯罪道路的内幕。

  1.赵晓梅(化名) 24岁

  工作内容:诈骗第一步 利用机器人筛选号码

  走进看守所的那一天,赵晓梅信用卡上的欠款依旧没有还清。4个月前,她为了尽快还清债务,走进了这家“诈骗公司”。

  信用卡欠款1.8万元,年轻的她觉得压力太大,想找一份收入高的工作还账。3500+提成的薪资待遇让赵晓梅心动,不需要学历、不需要工作经历、没有年龄限制,面试结束后的第三天,赵晓梅就上岗了。

  “机器人筛选电话号码,选出高意向客户,然后分组发给客服人员拨打电话,进行第二波诱导,拉客户进入群。”赵晓梅说,她的工作是数据上传。所谓的“数据”就是电话号码,老板将购买来的电话号码交给赵晓梅,由她上传到机器人系统进行精准筛选,随后,老板将高意向的客户电话分组分发给客服人员,展开“钓鱼”行动。

  电话号码来自哪里?赵晓梅说,老板从通讯公司买来的。

  “钓鱼”行动中,机器人每天要拨打筛选10万余个电话。平日里,大家经常会接到口齿不清的各类疑似诈骗电话,而这正是机器人在“大海捞针”。

  进入公司的第二个月,赵晓梅就被提升为业务经理,收入从第一个月的4000元飙升到了1万多元。在诈骗公司,员工分工明确,客服人员将意向客户拉进股票后,会有另一组客服人员展开深层次的引诱,直至信转账,才算诈骗成功。

  拿着老板买来的“数据”进行精准筛选,赵晓梅自信地认为这些行为算不上诈骗。

  7月20日,公司群里有人发了一条关于该公司涉嫌诈骗的链接,赵晓梅也曾找老板核实。“那些都是谣言,我们的公司是合法的,是给客户提供股票投资信息。”听了老板的解释,本想辞职的赵晓梅心存侥幸,决定再干几个月,还清欠款立马辞职。

  可是她等来的却是一副冰冷的手铐。

  自16岁打工挣钱,赵晓梅就从未向家里伸手要过钱,反而将每个月的收入分一半转给妈妈,补贴家用。即便是信用卡有欠款,在收入过万的时候,赵晓梅也选择分期还款,给妈妈的钱从不断月。她总觉得,只要自己努力,欠款总会还清的。在看守所,赵晓梅心里惦念着父母。

  “我会坐牢吗?多长时间呢?赵晓梅法律知识匮乏,明知自己在欺诈客户却深陷其中,她说:自己还年轻,以后的每一步,自己都会走稳,欠下的债她一定会还清。

  2.刘娜(化名) 20岁

  工作内容:诈骗第二步 大海捞针 寻找优质客户

  “别动,都把手举起来。”在专案组进入办公室的那一刻,刘娜还认为这只是一场恶作剧。

  “我以为同事在闹着玩。”“我才工作了几天,诈骗跟我毫无关系啊。”起初,在看守所里,娜一脸轻松,并没有因自己涉嫌诈骗而感到沉重。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她是“7·20”案件嫌疑人中就职时间最短的一个,只有7天。

  “你好,我是XX的客服……”对于固定的语言套路和诈骗流程,刘娜一直熟记着。和其他客服一样,刘娜的工作是实施诈骗的第二步——全面撒网。公司每天都会分派给她一批电话号码,她的任务是对照公司指定的通话内容,邀请“受害人”进。按考核标准,拉一个人提成5元。不过,刘娜爱偷懒,在业绩上“不求上进”,最多拨打100个电话,能够同意进的也仅有三四个人,甚至还会遇上骗局被识破骂人的。

  “骗子,去死吧!”“别再骗人了,一帮傻子”……每天,在“钓鱼”过程中,刘娜都会被客户

  “我觉得没事啊,我才工作了几天而已。”刘娜很乐观,觉得自己工作时间短,不会被牵连其中,直至被从石家庄押回兰州,送进看守所后,刘娜才担忧起来,彻夜失眠,吃不下饭。

  11日凌晨,刘娜从梦里哭着醒来,那一刻,她终于醒悟,“我会坐牢吗?我以后的生活没有希望了吗?在看守所,刘娜想到了父母的不容易,突然开始担心自己的未来……

  3.黄灿(化名) 21岁

  工作内容:诈骗第三步 审核资料“钓大鱼”

  假如没有那次饭局,现在,黄灿应该是一名教师,教书育人,每天过着富足安逸的生活,而不是在看守所内,等待法律的审判。

  6月初,幼儿师范学校毕业的黄灿找了一份线上教师的工作,准备就职。在上班的前一天晚上,她和好朋友吃饭时遇见了现在的经理张坤。得知自己即将步入新岗位,张坤称,自己公司人事部缺人,希望黄灿去试试。

  考虑了许久,黄灿决定换个工作试试。去公司面试的时候,她见到了总,望着总办公室墙上,各类网合影照以及即将投产影视公司的计划,黄灿心动了,没有签订任何协议,她直接上岗了。

  起初,黄灿的工作是网上招聘,因公司需要短期客服,吸引了不少大学生前来应聘。黄灿说,这里进入公司的员工,都不需要签订任何劳动协议,直接上岗,没有工资卡,直接发现金。

  几天后,黄灿被分到审核组,负责群内优质客户筛选

  必须实名、卡通头像、无朋友圈信息、无转账记录信地址显示境外的……听从老板的指令,黄灿依据20条优质客户的要求,审核客户资料,钓大鱼。被审核通过符合条件的“大鱼”将被分到下一组,由专业客服人员进行深层次的诱导,直至转账成功。

  7月20日,公司突然辞退了所有的短期客服。黄灿感觉不妙,多次提出辞职请求,可张坤总是给出了无数个让她留下来的理由。8月4日,黄灿被抓。

  19岁、20岁、21岁、24岁……办案民警的本子上,详细记录了“7·20”嫌疑人的年龄、家庭住址等相关信息。们中,有的是刚刚毕业的大中专院校学生,有的则是辗转多家企业的打工族。

  她们被抓后都有着相同的一面:看似毫不知情的无辜,面对法律的懵懂无知,对受害人的冷漠无情。在内心深处,她们也有着更为相似的想法:冒险走捷径,企图轻松获得报酬。

  实际上,她们也成了诈骗案中“被骗”的一环,骗了别人,自己也上当受骗,心存侥幸却逃不过法网恢恢。

  她们幕后的真正“大boss”是谁,他又如何骗了这些青春女孩和众多受害者?我们将继续关注,为您揭秘。

作案工具

嫌疑人诈骗日记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