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甘肃  >  甘肃播报  >  文卫

【风物志】白草坡神秘玉人,揭示3000年前镇抚陇东的一方诸侯

 2021/07/29/ 08:53 来源: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 记者 黄建强

白草坡神秘玉人,揭示3000年前镇抚陇东的一方诸侯

  甘肃省灵台县,位于陇东黄土高原南缘,属黄土高原沟壑区,处于泾河与渭河之间。在灵台县城西北30里的西屯镇境内,有个村子叫白草坡。20世纪60年代,人们在白草坡发现了西周墓葬群,出土了大量的珍贵文物,现藏于甘肃省博物馆的玉人形铲就出土于此地。

  地下宝藏的发现

  白草坡,这个地名与一段传说有关。

  据说,在很久以前,有个贪官拉着三车赃银返家路过白草坡时,夜宿在白草坡沟边的一户人家,不想当夜遭遇横祸,贪官住的地方大塌方,贪官连同赃银被埋在沟里。后来,埋贪官的那片山坡上长满了被当地人称为白草的荒草,人们便把这个地方起名叫白草坡。根据传说,白草坡地下藏宝,但千百年来,这只是个神奇的传说。不承想,一次偶然的发现,让传说变成了事实。

  1967年9月的一天,西屯公社白草坡大队两个社员正在放羊,忽然天降大雨,于是二人躲进山坡上一处山洞避雨,其中一人无意中用镰刀在土堆中刨了一下,忽然发出一声金属撞击声,放羊人觉察出了异常,继续用镰刀刨挖,没想到挖出了一堆废铜烂铁,惊讶之余,他们一鼓作气又刨出了许多青铜残片和箭头。

  山洞里挖出了宝贝,这一消息很快传开,闻风而来的村民纷纷赶来挖宝。人们除了在山洞中挖,还在附近山坡上挖,挖出的青铜器、箭头被当作废品卖给了收购站。

  当时一个名叫任步祥的大队党支部书记担心社员们乱挖出现意外,便组织劳力进行有组织的挖掘。1号墓、2号墓的许多珍贵文物就这样在村民们的挖掘中与世人见面了。

  当时参与挖掘的一名社员挖到了一件稀世之宝——西周玉人。就此,在地下沉睡了三千多年的西周玉人形铲,再次出现在人们的面前。

  白草坡发现古墓的消息很快被上报到灵台县文化馆,县文化馆迅即组织人员前往清理,古墓中被挖掘的这批无价之宝终于避免了被当作废铜烂铁送进炼铁炉的厄运。

  后来,灵台县文化馆、平凉地区展览馆、甘肃省博物馆文物考古队联合对白草坡古墓进行发掘,确认这些墓葬为西周墓。

  1972年10月,甘肃省博物馆在平凉地区展览馆、灵台县博物馆的协同下,在1号墓附近继续发掘西周墓8座,车马坑一座。

  经过考古人员的认真发掘和清理,连同群众挖掘出的文物,白草坡西周墓共发掘各类文物千余件,随葬遗物分为铜器、陶器和玉石蚌贝骨甲三大类,铜器类数量和种类最为丰富,后来,人们把白草坡称为地下“青铜王国”。

  经过考古工作者整理发现,随葬遗物中属国家一级文物的达27件之多,包括鼎、簋、尊、爵、卣、斗、啄锤、玉人俑、青铜镂空鞘短剑、人头形銎勾戟等一批稀世珍宝,其中有好几件属于国内第一次发现的文物珍品。

  在发掘出的青铜器中,有铭刻的铜器24件,共有铭文14种,这在国内考古史上也颇为罕见,具有重要价值。

  出土大量玉器

  白草坡遗址出土了俨然有别于礼器及祭祀所用的两件神秘玉人!

  事实上,在白草坡西周墓葬群中,出土玉器众多,除了在1号墓和2号墓各出土一件玉人之外,还出土了玉璧、玉璜、玉柄形器、玉戈、玉板、玉管、花叶状玉饰、玉戚、玉蝉、玉鱼、玉笄、玉鸟、玉环、玉琥、玉圭以及其他小玉件和玉器残片及石器30余件。

  西周玉人形铲1972年出土于灵台县白草坡1号墓,高17.6厘米,雕刻技法为圆雕,圆雕又称立体雕,是可以多方位、多角度欣赏的三维立体雕塑,所以,这件玉人形铲,我们可以从不同角度看到它的各个侧面。

  两件玉人,一为白玉,玉人裸体直立,发辫虎首蛇身盘成堆髻。长脸,阔鼻,深眼窝,大耳,厚唇前突,两手捧腹,神情肃穆,玉人背部可见双臂肘,以及脊柱凹槽。两腿间“8”形镂空,双足并拢作铲形,有斜刃。玉人无明显性别特征,但从身躯面相可判定是男性。

  另一件出土于白草坡2号墓的玉人则有所不同,高7.9厘米,黄绿色玉,立像,无足。头戴高冠,广额巨目,身似着袍服,身体下方三分之二处有四条刻纹,似被捆绑四肢状,胸部有一穿孔,或可佩戴。这个玉人和玉人形铲有关系吗?摘掉头上戴的高冠,会不会也盘有虎首蛇身发髻?我们无从得知。

  贵族身份的象征

  玉人形象最早出现于新石器时代。商代,更多人形玉器出现。到了西周时期,除白草坡外,山东济阳,河南洛阳,陕西宝鸡、扶风等地均出土过玉人、玉人头等。这些玉人形象虽然各异,但互相之间有一定联系,有的形象被神话,有的是现实人物的写照。它们体现着先民们对人的崇拜、对祖先的崇拜,对神人的崇拜。同时它还有一个功能——在奴隶社会时期人们对俘虏、奴隶的刻画。

  白草坡1、2号墓属于西周早期墓葬。西周(前1046年-前771年) 是我国继夏商之后的第三个王朝,是中国远古社会的鼎盛时期。西周早期距现在足有3000多年的历史了。

  墓主人都是男性,两件玉人都出土于墓葬腰坑上部,原来可能系于死者腰部。相关专家考证后认为,这两件玉人的制作似经有意丑化。从形象看,1号墓出土的玉人具有南方炎热地区民族的特色。2号墓出土的玉人,高冠华服,捆绑四肢,颇似洛阳东郊西周墓的双手梏械、身着短裳的玉奴隶俑。这些贵族墓里的特殊俑人,反映出当时中央王朝征服周围各方民族,俘掠大量战俘这一史实。

  把被俘者制成偶像加以丑化,系在腰间或随葬地下,包含献俘纪功的意义,也可能是某种巫术的表现。也有学者对此持不同观点,认为1号墓出土的玉人,很可能是墓主生前信仰或敬奉,需要表现的某位赤身裸体的神灵,死后随着墓主而一起埋入墓中。而2号墓出土的玉人,头戴高冠,有学者考证认为是“爵弁”,系吉礼中最重要的服饰,是在祭祀等重大活动场所才戴,佩戴此玉人,是墓主人身份的象征。

  商周时期,玉器的使用有着严格的等级要求,上层阶级以玉器祭祀,是权力的象征,而佩玉者是有一定身份的贵族。

  专家通过白草坡1号、2号两座墓葬出土的青铜器铭文,推断1号墓的墓主人为潶伯,2号的墓主人为公式伯。从随葬遗物的礼器组合和形制看,墓主人地位异常显赫。潶因黑水得名,古黑水即流经今灵台的达溪河,潶伯的封地潶即在达溪河中下游一带。2号墓墓主人为公式伯,封地暂时无法确定,但专家推测一定与潶地相去不远,且公式伯与潶伯至少应是同宗。

  潶伯与公式伯大约在周康王姬钊(西周王朝第三代国王)时期被分封到今天的灵台县一带,目的是为了加强对殷商遗民以及异族方国的镇抚。在西周时期,伯是军事统帅的意思,经常被朝廷调遣,四处征伐。他们拥握重兵特权,参与周王朝的重大战役,为周王朝建立和开疆拓土做出过重要贡献,所以得到了第三代周王的优厚待遇。

  作为一方诸侯,其墓葬中出现大量青铜器和兵器,以及象征贵族身份的玉人等玉器,也就顺理成章了。

  掌上兰州·兰州晨报记者 黄建强

版权声明

为加强原创内容保护,日前,甘肃日报、甘肃日报报业集团各子报、甘肃新媒体集团各平台已将其所有的版权统一授予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进行保护、维权及给第三方的授权许可。即日起,上述媒体采访、拍摄、编辑、制作并刊登的,包括文字、图片、摄影、视频、音频等原创作品,文创产品、文艺作品,以及H5、海报、AR、VR、手绘、沙画、图解等新媒体产品,任何机构、媒体及自媒体未经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许可,不得转载、修改、摘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并传播上述作品。

如需使用相关内容,请致电0931-8159799。

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