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甘肃  >  甘肃播报  >  文卫

【校园文学】东街的腔调

 2021/08/12/ 04:07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姜岩林

【校园文学】

东街的腔调

  姜岩林

  偶然间翻开相册,相册的最末一页,一张老照片映入眼帘,远处的景色模糊不清,只能隐隐约约辨识出背景是一条街道。顿时,这条老街的模样翩然闪现。

  那条老街便是东街。从街头望去,街道漫长而迂回。街面很平整,胭脂色的花岗岩嵌于表面,挟带青绿色的石子作以搭配,踏起来有如做脚底按摩般的感觉。无数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在这里涉足,长年累月的磨损让路面渐裂罅隙,青石子也磨去了原有的棱角,变得光滑而细腻,记录下时光的痕迹。一棵硕大的柳树直立在路边,垂下柔嫩如丝的枝条,在清风吹动下,远远望去像一团团缥缈飞舞的绿烟。

  我是在东街长大的。当初学走路的时候,奶奶拉着我沿着东街平整的道路一步一步踱着,到了半路总会渐渐地放开手让我自己走到街头。大了一点之后,我开始展现调皮的本性,经常和整条街的孩子聚在一起玩儿,有时吹着口哨追赶着嬉戏打闹,抑或是荡着秋千有说有笑,十分快活,采野花、捉蜻蜓、逮蚂蚱作为顽童们的“必修课”也总归是少不了的。东街这个巨大无比的“游乐场”,无疑是我们最好的消遣地。

  到了该上学的年纪,每一天上学和放学,每一次朝阳与黄昏,我总要在东街走上一遭。清晨,巷口飘过早点的香味,早点摊冒出的热气和香气弥漫在整个街院。每至午休回家途中,总要去街边的报刊栏上看看上午更新的日报,了解一天的大事,津津有味地盯着每一行每一列。刚贴上的报纸油墨味还未消退,我自幼就喜欢油墨的芳馨,时常摩挲纸张。

  傍晚时分,斑驳的斜阳携着余晖逐渐消退,挂在柳树梢上一点点坠落,化作美妙的剪影。缕缕炊烟正好从老屋子的烟囱上升起,我背着书包跑回家,兴高采烈地准备吃饭。天色渐暗,夜晚的大门被慢慢叩响。街上并没有绚丽彩灯装饰,灯火阑珊,老人们借着街灯的微光下棋,兴致勃勃,欢笑声起。

  与东街相对的西街有菜市场和学校,人群熙熙攘攘,每天都是热闹非凡。相较于西街的人头攒动,东街似个害羞得不敢开口讲话的小姑娘。平常的时候,行人寥寥可数,偶有汽车声驱散路中间的麻雀,麻雀的鸣叫声似悦耳动听的音乐点缀。我喜欢这安宁,对我来讲,东街略去了喧嚣,方便了我年少时自习读书,令我享受全身心投入的感觉。

  东街家家户户大红色的房门半掩着,门表面雕刻着鸟兽的图案,古色古香充满韵味,与东街构成一幅和谐的景象。邻里之间彼此交情都不错,老邻居老朋友互相见面时攀谈家长里短,熟悉得像一家人似的。

  周末的空闲时光来临,与要好的朋友骑着车兜风,从东街宽阔的大道当中穿行,沿途欣赏美丽的风景。有时骑行疲累了,便把车停靠在街边的草丛间,安然地坐在地上默默观望着眼前的一切。那时我感觉时间很多,可以无忧无虑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来消磨时光、缓解无聊。

  春去秋来,转眼之间“东街”两个字赫然出现在街区改造的名单上,拆迁的消息传遍了大街小巷。一夜之间,往日平静的东街喧闹起来,老住户脸上洋溢着兴奋,各家开始盘算自己的梦想,憧憬着未来的日子。而我的内心是复杂的,将要搬到新家改善居住条件的确值得欣喜,但同时我又不得不与陪伴我多年的东街告别,心情自然有些不舍。

  手里握着去往新家的车票,有些欣喜也有些悲伤,伫立在站台上,久久回望。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真的要长大了,真的要同东街挥手作别了。火车渐渐向南开动,曾经熟悉的老柳树又一次出现,一直以来,柳树犹如一位沧桑的老者见证了东街的变迁。以前经常出现在眼前的人和景,现在只能成为记忆中的一幅幅既熟悉又陌生的片段了,我也长大了,离开故土,去往外地开启新的人生旅途。

  我又一次观察那张老相片,画面虽满是朦胧的景象,却透露着真实与自然。我仿佛又置身于东街,耳闻莺歌燕语,闲看老人下棋……东街已然是我挥之不去的一抹记忆,它以自己独特的腔调影响着我的童年,令我回味无穷。

版权声明

为加强原创内容保护,日前,甘肃日报、甘肃日报报业集团各子报、甘肃新媒体集团各平台已将其所有的版权统一授予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进行保护、维权及给第三方的授权许可。即日起,上述媒体采访、拍摄、编辑、制作并刊登的,包括文字、图片、摄影、视频、音频等原创作品,文创产品、文艺作品,以及H5、海报、AR、VR、手绘、沙画、图解等新媒体产品,任何机构、媒体及自媒体未经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许可,不得转载、修改、摘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并传播上述作品。

如需使用相关内容,请致电0931-8159799。

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