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甘肃  >  甘肃播报  >  社会

“人不能之吾能之,方为可贵”——记兰大第一、第二医院创始人,“中国胃镜之父”杨英福

 2021/08/18/ 20:57 来源:新甘肃 记者 叶 海 苏家英
1949年,从美国芝加哥大学医学院Billings Clinic和纽约医学进修学院学成回国的杨英福医生。.jpg

  1949年,从美国芝加哥大学医学院Billings Clinic和纽约医学进修学院学成回国的杨英福医生。

  新甘肃·甘肃日报记者 叶 海 苏家英

  1937年,一位江南学子从当时中国唯一国立医学院上海医学院(现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毕业,抱着科学救国的信念,一路辗转,于1942年来到大西北兰州。

  此后的40多年间,他不计功利,牵手一批仁人志士,建设并发展了兰州大学医学院附设医院,兰州医学院第一、第二附属医院。任院长33年,倾尽毕生心力,躬身治学育人,确立并实施了“培养一流的专业骨干,构建一流的教学医院”的目标。

  他用从芝加哥大学导师Walter·L·Palmer手中接过的半屈式金属胃镜,开创了中国首例胃镜检查术。

  在他的带领和指导下,上世纪50至60年代,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落后的甘肃,消化系统疾病诊疗,特别是胃镜诊断治疗水平却走在全国前列。

  他,就是杨英福,我国“胃镜之父”、著名消化系专家,兰州大学临床医学学科和第一、第二医院的主要创建者,甘肃省现代医学的重要奠基人。

  回首看,“正谊明道”,医者仁心,平凡之举尽显伟大精神,他也成为广大卫生健康工作者“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甘于奉献,大爱无疆”崇高精神的优秀代表。在第四个“中国医师节”来临之际,本报特推出此文,以志纪念。 

18.jpg

杨英福院长(左)与常书鸿(中)、张汉祥(右)合影。

  拒绝国外优厚待遇,扎根大西北

  生于清朝末年,长于动乱之时,又因家境不济,青少年时期的杨英福,求学之路时断时续。

  高中毕业后,他当过工人、绘图员,也做过农民。在亲戚资助下,1932年得以考入上海医学院。刚毕业就赶上抗日战争爆发,此后数年间,他辗转奔波、流离失所,后跟随老师到沪宁铁路镇江医院做了一名内科医生,但无论日子过得多么艰苦,都不曾忘却上海医学院“正谊明道”的校训。

  杨英福何时开始关注胃肠病研究?

  这就不能不提到“8·13”淞沪会战,医院被迫内迁。1939年,杨英福一家流亡到广西柳州乡下,当时杨英福长子刚出生,生活特别困苦,32岁的杨英福因劳累过度胃部大出血,中度脱水。因条件所限,在当时无针无药、更没有输液设备、且不能进食的情况下,经受了“生不如死”的病痛折磨,杨英福从此下定了终生从事胃肠病研究治疗的决心。

  1942年国立西北医学专科学校成立后,时任天水铁路医院院长的杨英福只身来到兰州,任西北医专讲师和兰州中央医院主治医师。在同年中华医学会组织的全国性学术会议上,他与半屈式金属胃镜“结缘”。

  1947年,凭借在上海医学院读书期间扎实的外语基础,杨英福考取了兰州大学公派出国进修生,前往芝加哥大学医学院进修胃肠病学,选定国际胃肠病学领域的先驱和泰斗Walter·L·Palmer为导师,这也是他一生中的重要转折。

1948年,杨英福医生在美国芝加哥大学医学院Billings CIinic进修学习时与同组的医师和留学生的合影。_副本.jpg

  1948年,杨英福医生在美国芝加哥大学医学院Billings CIinic进修学习时与同组的医师和留学生的合影。

  出国留学前,我国著名医学家、教育家张查理教授对其主攻胃肠病学的夙愿表示肯定,并嘱托道:“人皆能之吾能之,不足为奇;人不能之吾能之,方为可贵。”这22个字,成了杨英福留学、治学、从医、建院、育人的终生圭臬。

  杨英福长子杨狄平回忆道,父亲留学期间虽然有公费支持,温饱无忧,但他为买书、买资料,生活十分节省。他与吴阶平教授两人蜗居于学校国际学院的地下室里,“由于美国理发很贵,他们就买来理发工具相互理,父亲由此练就了理发手艺。后来,我们家孩子的头发,几乎都是父亲亲自理的。1973年,父亲去北京出差看望吴阶平教授时,还互相打趣初学理发时,理出来‘狗啃’似的发型。”

1948年,杨英福医生在纽约医学进修学院进修期间的留影。_副本.jpg

1948年,杨英福医生在纽约医学进修学院进修期间的留影。

  在Walter·L·Palmer教授的悉心指导下,杨英福学习了二战以后国际胃肠病学的最新知识,特别钻研了胃镜检查术。1948年的冬天,他完成了留学进修任务,而Palmer教授对他的勤奋好学非常欣赏,想留他当助手,并允诺将为其家人办理移民。

  “我是中国人,是政府公派出来的留学生,应该为中国人民服务。”杨英福谢绝了导师的好意,毅然回国。回国时,杨英福倾其所有,加上导师的资助,带回了国内首台沃尔夫·辛德半屈式胃镜。

  1948年底,杨英福乘货轮从纽约出发,经巴拿马运河于1949年1月回国。“当时他为节省路费,并多带一些书籍和医疗器械,途中谋得了一份临时船医的工作。海上颠簸的两个月里,父亲恪尽职守的工作态度和精湛的医术赢得了船长赏识。”杨狄平说。船长曾有意推荐其在轮船公司任职,同时承诺,“有很好的薪资待遇,并可移民美国”。但他再度毅然谢绝。

  杨狄平回忆,“1949年初,母亲带着我赶到上海,迎接父亲。许多亲友都劝父亲不要回兰州大学了。浙江大学医学院院长王季五教授力邀他到浙江大学任教授,可父亲又一次谢绝了各方面的挽留和邀请。”

  就这样,杨英福回到当时饥荒贫穷的大西北兰州。1949年夏,他临危受命,就任兰州大学医学院教授兼附设医院院长,带领医院员工迎来了兰州解放。

  为甘肃现代医学发展,倾尽毕生心血

  1954年1月,兰州大学医学院附设医院从兰州大学分离出来独立建院,名为兰州医学院,附设医院随之更名为兰州医学院附设医院,并开始选址建设新医院。

  面对简陋的小平房,时任院长杨英福在脑海里已勾画出一座现代化的医院——要在党和政府的支持下,创立一所专业齐全,高水平的综合性医院。

  曾参加建设兰州医学院附设医院的史成礼回忆道,当时医院在萃英门,要往东选址搬迁,一行人坐辆大卡车到处察看。“那时的兰州,一出广武门,往东便是一片荒滩野地。可走到现在的兰大一院所在地,有一座不大的花园,杨树、柳树、松树、柏树和许多草木竞相生长,杨院长当即高兴地说:‘就把医院建在这里,医院里应有花草树木!’现今兰大一院的前身——兰州医学院附设医院从此坐落于此。”

  1957年,杨英福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肩上的担子更重了,责任心和使命感也更强了。

  1959年4月19日,兰州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在原兰州医学院附设医院萃英门旧址正式成立,院长由杨英福兼任。

05_副本.jpg

  1955年,在萃英门兰州大学医学院附设医院门前,杨英福院长(第二排中)与当时的内科同仁合影留念。

  两所医院成立之初,甘肃乃至国内都没有可借鉴的医院管理经验,杨英福结合自己在美国留学时看到、学到的医院管理模式,以及在上海医学院学习的经历,遵循“附属医院是医、教、研为一体,同时并举、相互促进、互相提高”的思想,从建章立制着手,相继制定了一系列严格的规章制度,包括急诊抢救、查房交诊、会诊、转科、转院;术前术后讨论及重大手术审批;分级护理和医护包干,三查三对;隔离消毒、医疗差错、事故管理、病历书写及保管统计;剧毒药品和麻醉品管理,保护性医疗等制度。对医院每个科室、每个诊疗环节乃至临床、行政、后勤科室等环节,都一一制定了切实可行的规章制度并坚持严格按制度执行。史成礼回忆:“当时的制度定得很细,如医院24小时值班制度、业务查房制度、行政查访制度、病案制度等。”

  杨院长说:“这些规章制度和疾病诊治规范,是中外医学家几代人呕心沥血积累起来的,你们年轻医生应当努力地继承、实践、发展和完善。”

  “杨英福在担任两所附属医院院长的时候,坚持过问两边行政、医务、人事管理上的许多大事,特别是一些疑难特重病人,更需要他亲自处理,还有科研任务、给学生讲课和参加会议,几乎天天忙得不可开交……”史成礼回忆,“附属一院在五里铺,附属二院在西关什字,近六十岁的杨院长每天都骑着从美国带回的倒闸自行车,一东一西来回奔波,有时连晚上都不能好好休息。”

12.jpg

镜中窥变。

  杨英福就这样为兰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及第二附属医院的发展贡献了毕生心血。幼子杨维平说,父亲常忙到晚上十点后才离开办公室,“我上小学时,会在晚饭之后跟着爸爸去他的办公室做作业。爸爸有时看书、批阅文件,有时到病房查看他放心不下的危重病人。我做完作业了,他还在忙,我就趴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着了,爸爸会背着我走回家去。”他很怀念父亲后背的温度。

  1950年10月,杨英福用留学归国带回的沃尔夫·辛德半屈式胃镜,在张令珝医生、王永铭医生协助下,开展了国内第一例胃镜检查术。此后的10多年间,累计开展胃镜检查术超过1000例,从而形成了兰州大学医学院附设医院消化内科的鲜明特色。

07.jpg

  1950年,杨英福医生(居中)在张令珝医生(左起第一位)、王永铭医生(左起第三位)协助下,在萃英门兰州大学医学院附设医院内镜检查室为一名上消化道出血患者做完止血治疗后,采用国内首台半屈式金属胃镜为其做病因诊断。

  在1951年的首届中华医学会年会上,杨英福作了题为《胃镜检查及其诊断价值》的学术报告,引起极大反响。这篇论文发表后,被广泛引用,被公认为是我国最早关于胃镜应用研究的重要文献,也使杨英福成为国内公认的内科消化专家。

  1954年,杨英福编写的《应用胃肠病学》专著由上海广协书局出版,次年再版,在当时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和实用价值。

  1962年,他翻译了英文原著《肝、胰及胆道疾病的处理》,并附操作方法;1972年,他择录翻译了《胃癌早期诊断》等数万字的国外胃肠病研究最新资料。

  ……

  上述种种,奠定了甘肃在全国胃镜诊治领域的领先地位。然而,杨英福没有慢下步子,而是带领大家,紧跟社会、科技发展步伐,加速度行进。

  上世纪70年代末期,国家提出肿瘤防治的“三早”方针,即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杨英福认为,“早诊断”是“三早”的核心,而抓好癌前病变是其中重点。1972年纤维胃镜问世推广,他多方奔走,争取用外汇购得日本产奥林巴斯纤维胃镜一台,使得当时兰州地区的胃癌早期诊断达到国内领先水平。

  1978年,杨英福在兰州医学院建成电镜室,引进了荧光显微镜、偏光显微镜。随即,他还首次提出“溃疡饮食”的学术概念,并出版《内科疾病诊治手册》。

  我国著名影像医学专家、我省影像医学主要奠基人张令珝教授说:“医疗设备的不断进步,医疗技术的飞跃发展,使医院面貌今非昔比,这一切令人欣慰。拿内镜技术发展来说,它使得我们对消化疾病的认识、诊断和治疗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如今,胃、十二指肠溃疡出血患者不再需要开刀切胃,内镜下止血成为主流;食管异物梗阻的患者通过胃镜治疗化险为夷;胆管结石患者无需开腹手术,ERCP可以替他们微创治愈;结肠息肉患者内镜下切除,无损结肠的完整性;早期肿瘤患者被及时检出,治愈后可以获得更长的生存期;而晚期肿瘤患者可以通过内镜支架植入,延长寿命、减轻痛苦……这些技术还在不断进步,必将更为完善。

06.jpg

  1980年6月1日,杨英福院长(右)随同医护人员来到儿科示教室,与小朋友们共度儿童节。

  辛劳一生栽树留荫,培育桃李无数

  如草木葱郁,杨英福苦心追求的,并非“一枝独秀”,而是“百花争妍”。他扎根西北辛劳一生,更是倾心倾力培养年轻人,至今已是桃李满天下,芳名永垂。

  建院之初,全医院只有六七名医生,他手把手教青年医生查房、调查研究。

  同时,作为国内知名消化系统专家和最早开展胃镜检查术的学者,他和同事帮助甘肃省三所医院相继创建了胃镜室,培养了一批业务骨干,并且每年都接收来自全国各地的消化专业医生来院进修学习,无私传授知识和技能。

  内科学教授、主任医师孟祥中研究生学习时,是杨英福的弟子之一,对于导师一点一滴的教诲,他深谙于心。

  经历了“十年文革”,孟祥中荒疏了外语学习,杨英福就拿出自己珍藏的、由恩师 Walter·L·Palmer 教授编著的英文版《胃肠病学》,选择有关章节,让他阅读、翻译和释义,并逐句逐段纠正他的错误,一遍遍为他讲述核心要义。

  在临床学习训练期间,孟祥中切身感受到,杨英福十分重视年轻医师的规范化培训和继续教育,“他要求我们要重视临床基本功的训练,包括细致的病史采集、规范的体格检查、合理的实验室及特殊检查。他告诉我们,如果忽视了这些平凡的基本临床工作,就可能对病人造成误诊、漏诊或其他损失。”杨英福对自己的学生负责,更对病人负责,这种态度,深深影响了孟祥中。

  杨英福对其他学生、实习医生,也是这般细致严格,他要求实习医生要在24小时内完成对新入院病人病史的采集、体查与一般病历书写。此外,各种内科穿刺,包括骨髓穿刺、腰椎穿刺以及胃液采集,实习医生要在上级医生的陪同下,亲自操作,随后在病房小化验室亲自化验。他还要求,内科专业实习医生实习结束前,要结合自己管过的病人,参考有关文献资料写出毕业论文……

  杨英福的子女谈道,家里随时会有学生或远道而来的患者,父亲总是开门欢迎,他耐心与学生交流专业问题,自掏腰包为学生、患者解决食宿,以至于家里的厨房里永远都有做不完的饭、洗不完的碗,不大的家不得不分出男女宿舍。

  值得一提的是,杨英福的育人思路很是开阔,除了自己培养,还把一批又一批的学生送去北京、上海、天津、武汉等地的大医院进修深造。

  史成礼说,仅1952年至1954年三年间,他就被送到北京、上海、天津、武汉等地学习过6次之多。

  严于治学、教学,却丝毫不缺失对职工、师生的体贴关怀,营造出严谨又不失温馨的学习、工作环境,这是杨英福的过人之处。

  曾任兰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护理部主任的裴香林,对一顿饺子一直无法忘怀。

  “上世纪70年代末的一个冬天,医院收治了9个钢厂烧伤病人。直到大年三十的晚上,还有5个伤员伤情不稳定,无法出院。医院专门安排医护人员24小时守候在侧。除夕夜那天我值班,晚上7点刚过,杨院长和夫人就提着热腾腾的饺子进了病房,边走边招呼值班的几位医护人员和伤员,‘这是我们自己包的饺子,快趁热吃吧。’”她说,那是她一生中吃过的最香的一顿饺子了。

  杨英福一生最后的岁月里,疾病缠身,但他仍坚持伏案工作、传道授业。他培养的学生大多成为活跃在国内外消化界的学术骨干和学科带头人。

  1982年9月25日,杨英福在兰州逝世,著名画家常书鸿是杨英福的至交,亲笔撰写挽联:“悲夫,魂魄飞散一刹间,东逝春江怕谁归?欣哉,同心知照四十年,献身西陲手足情。”

11.jpg

1972年夏,在萃英门附近照相馆拍的全家福,杨英福院长时年66岁。

  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从1949年任院长直到去世,杨英福在兰大一院任职33年,其间,他的6个儿女,有4人学医,其中3人考取了兰州医学院,但他从未利用职务便利,安排自己的子女来医院工作。子女上学也全部住集体宿舍,没有任何特殊照顾。

  历经70多年发展,如今,兰州大学第一医院和第二医院已发展成为集医疗、急救、教学、科研、预防、保健、康复、健康于一体的大型综合性现代化医院,“全国百姓放心百佳示范医院”,为推动甘肃乃至西北地区的医学教育事业和医疗卫生事业发展,保障陇原百姓生命健康、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杨英福雕塑。

兰州大学第一医院新门诊楼。

兰州大学第一医院复合手术室。

兰州大学第二医院急救中心。

兰州大学第二医院全景图。

  (本文图片及史料由兰州大学第一医院、兰州大学第二医院提供)

版权声明

为加强原创内容保护,日前,甘肃日报、甘肃日报报业集团各子报、甘肃新媒体集团各平台已将其所有的版权统一授予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进行保护、维权及给第三方的授权许可。即日起,上述媒体采访、拍摄、编辑、制作并刊登的,包括文字、图片、摄影、视频、音频等原创作品,文创产品、文艺作品,以及H5、海报、AR、VR、手绘、沙画、图解等新媒体产品,任何机构、媒体及自媒体未经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许可,不得转载、修改、摘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并传播上述作品。

如需使用相关内容,请致电0931-8159799。

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