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甘肃  >  甘肃播报  >  文卫

【品鉴吧】梁宗泽 研学传统不忘问道当代

 2020/03/26/ 09:37 来源:兰州日报 首席记者李超
《小憩》

《马牙雪山》

《陇上叠翠》

《大漠孤烟》

  梁宗泽的绘画创作以山水为主,兼善花鸟,这与他的人生经历和职业情趣有关。

  他喜欢自然,酷爱山水,在绘画的道路上,始终遵循着“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之理,造访名山大川,采风写生,体验生活;他曾奔走于祁连山腹地,游历于黄土沟壑,登黄山,上秦岭,入太行,走陇原,与山川对话,与草木共语,以意取象,以心接物。

  “我先后考察过甘肃境内竹类的分部及驯化品种的栽植,赴陇南寻蕙,了解和掌握野生兰蕙的形态和训化要领。”经过多年的积淀,梁宗泽深深地体会到了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至理:“多少年来,也是搜尽奇峰藏于心,遍访野卉入画卷,点点滴滴最终都成为了创作灵感的珍贵源泉。也因此,我总是希望能在自己的绘画中表达出那种厚重的黄土气息,让笔下的高山峻岭都彰显出鲜明的北方地域特征。”

  的确,细看他的山水画,以写生为基础,讲求构成,山川丘壑叠嶂,林木聚散参差,黄土的沟坎,厚重的山脊,流动的云烟,构筑了陇原的沧桑,高原的恢宏;他的用笔,求其力与致用,气与韵合,书法则中锋为主,注重其势,通过线、点、面的组合,求得视觉的统一;他的用墨,浓厚干涩轻重并用,浓厚中求其渍化,干涩中寻其筋骨,轻重中得其凹凸,黑白中强化对比。

  他认为:“通过对立统一的协调,可以将山水中复杂的肌理,变幻的纹路,归结到千变万化的黑白用墨之中,力求将万般物象承载于笔墨运势的轻重缓急之中,只为获取那浑厚效应和空灵的反差。”

  梁宗泽是一个以自学为主的绘画者,在努力学习传统文化的同时,他广泛拜读于诸家名下,从吴道子到朱耷,从荆浩到龚贤,从范宽到石涛,孜孜不倦,汲取营养,获益匪浅。

  当然,无论是从作品中还是言论观点中,都能发现对其影响最深的还是黄宾虹先生,以至于在梁宗泽的山水画中时时都能读到黄宾虹的影子,更是他倾倒于黄宾虹学术观点之中的印证。

  “黄宾虹先生是中国画坛承前启后的大师。”说起黄宾虹,梁宗泽的言语表情总是显得十分激动,流露出发自内心的敬佩之情:“他九上黄山,五游九华,四登泰岳,登峨眉,游青城,走四川,登巫山十二峰,饱览群山,胸有成竹,注重实地写生,搜尽奇峰打草稿是绘画的源泉,也是我们学习的典范。”

  “黄宾虹的‘平、圆、留、重’四字用笔法是其高度的提炼,绘画者必须要熟知。”他认为:“运笔平缓,力度均匀,持重而行,气韵贯通,如锥画沙。圆浑沉厚,富有弹性,书法用笔婀娜刚劲。用笔得控,如屋漏痕,不疾不徐,笔有回顾,沉着质厚;力能扛鼎,笔能透低,如高山坠石,入纸有声,如入木三分,运用中求变;融会贯通,轻重、提按、顿挫,方圆,缓急变化中以吐胸中之气。”

  梁宗泽十分推崇黄宾虹倡导的“浓、淡、破、波、渍、焦、宿”用墨七法:“这才是用墨的高度概括,浓淡交替,浓中见淡,淡中渐浓,因物象而变,形成骨肉关系,破墨中讲求水破墨,墨破水,墨破色,色破墨的对应,使之变化無穷。泼墨铺水互用,使之干湿、枯润、浓淡、远近、虚实既对立又统一,有氤氲之气。焦墨理层次,强其骨、浓焦淡焦用之得体,润湿亦出。”

  “尤其是黄宾虹独创的宿墨,贵能提神,浓宿黑而亮,淡宿渍旁化、丰富了用墨之法。”他强调说:“最值得赞扬的是黄宾虹提出的传统性是中国画的源流、民族性是中国画的本质,时代性是中国画的生命。作为绘画者,这也是必须的最根本性的基点。”

甘肃日报社关于加强新闻作品版权保护的声明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