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甘肃  >  甘肃播报  >  社会

恰同学少年,旧时师友忆陈红军往昔风华

 2021/02/22/ 08:39 来源:甘肃日报-新甘肃客户端 记者李满福 苏家英

  新甘肃·甘肃日报记者李满福 苏家英

  英雄的姓名永不褪色,正如界碑不倒、丰碑不朽。

  陈红军,终是把青春和生命献给了喀喇昆仑高原。

  面对荒漠冰川的高寒缺氧,冬季封山形成的遥远、荒凉时空,他用铁的意志战胜苦寒;穿过“石头雨”“棍棒阵”,同战友生死与共,他用血肉之躯挫败一场侵犯中国领土的图谋。

  此刻,他是卫国戍边的英雄,回头看,他曾是少年……

陈红军大一、大二时的班主任吴昊接受采访。

  书生意气,风华正茂时

  “他是典型的西北汉子,高大魁梧、黝黑健壮;他也总是笑眯眯、乐呵呵的,十分亲和”,郭怀得是陈红军大学同班同学,毕业后,两人虽是各奔东西,但也每年在兰一聚,可惜这共话同窗情的聚会,在2020年戛然而止。

  陈红军当时很喜欢参加公益志愿活动,“他内敛低调,待人却热情真诚,常作为学院青年志愿者,到社区给孤寡老人洗头、洗脚,打扫卫生,去黄河边、白塔山公园和五泉山公园捡垃圾。”张建清当时任心理学院团委书记兼辅导员,回忆起陈红军在校生活学习的点滴,眉头紧锁、一度哽咽。

陈红军的代课教师杨玲接受采访。

  乐于助人的习惯,未曾耽误他的学习。西北师大的杨玲老师,给陈红军带过教育心理学课程,知道红军牺牲的那一刹,她的心情只能用三个词概括——“震惊,惋惜,自豪”,“他并不活泼跳脱,但在课外实践、小组分享中,总是参与积极;他是个踏实的孩子,就算我‘点名’少,他也从不‘缺课’”。

陈红军在读期间的辅导员张建清接受采访。

  挥斥方遒,军旅梦燃起

  2009年6月,二十岁出头的陈红军从西北师大心理学专业毕业,本已通过公安特警招录考试,可一听说征兵的消息,他选择临时“变卦”,随即由此应征入伍,踏入火热军营、开始军旅生涯。

  陈红军的这般抉择,在前几年并非毫无征兆。吴昊是陈红军大一、大二时的班主任,2019年11月陈红军来兰送兵,是他们“师徒”最后一次聚首,“红军还在念书时,我们一次偶然的交谈,我了解到他心底有一个军旅梦,而我也是,因此和他交谈甚欢。”

  在吴昊看来,陈红军大学时期就表现出高于常人的集体荣誉感,“班级或学院的各类集体比赛中,每每高喊‘加油’的一定是他,最‘卖力’和用心的也是他。在他入伍后,体格愈加结实健壮,性格变得开朗果敢。在我看来,中国的军人,就是这样,就该是这样。”

  有人说,祖国河山大好,不乏壮美繁华之地,一颗颗年轻的心却偏偏选择了边关……这需要心怀理想,以及勇气和担当。

  曾记否?英雄情深义重

  陈红军在一本书中,特意标注过一段话:“党把自己放在什么岗位上,就要在什么岗位上建功立业。”郭怀得看到这句话,想起许多事——

  “红军是个粗中有细的人,虽说戍守祖国边界常年不得回家,但他心中记挂着妻子,托我帮忙给他妻子寄了许多兰州特产。直到现在,我还记得2016年红军穿着军装结婚的模样,帅气、精神。”2020年3月,郭怀得和陈红军最后一次通电话,“很遗憾2020年因为一些原因没有见到红军,本想着2020年年底我们后会有期,我们继续‘拉家常’,结果……”

  近日,郭怀得前往兰州市烈士陵园墓地,为老同学扫墓,一大束鲜花、三个深鞠躬,以寄哀思。对他而言,陈红军不仅是卫国戍边的英雄,还是相识十六载的亲密旧友。

  刘海健是陈红军大三、大四时的班主任,谈起陈红军,她便忍不住留下眼泪,“红军大学毕业特招入伍后,隔段时间就给我们打电话报平安、问候我们,他返乡探亲或送退伍战友回家时,只要路过兰州,就会来看望我们。他说,我们是他一天的老师,他记我们一辈子的恩情……”

  英雄已去,唯余怀念,在他毅然张开的臂膀后,是山河无恙、国泰民安。时间会带走很多东西,却一定带不走英雄“红色”的名字和故事,陈红军的旧时师友记得,我们也定不会忘记。

陈红军同班同学郭怀得前往兰州市烈士陵园扫墓、献花。

版权声明

为加强原创内容保护,日前,甘肃日报、甘肃日报报业集团各子报、甘肃新媒体集团等平台已将其所有的版权统一授予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进行保护、维权及给第三方的授权许可。即日起,上述媒体采访、拍摄、编辑、制作并刊登的,包括文字、图片、摄影、视频、音频等原创作品,文创产品、文艺作品,以及H5、海报、AR、VR、手绘、沙画、图解等新媒体产品,任何机构、媒体及自媒体未经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许可,不得转载、修改、摘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并传播上述作品。

如需使用相关内容,请致电0931-8159799。

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