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甘肃  >  甘肃播报  >  文卫

笔墨传千秋 金石盎古意——谈翟万益书法艺术创作

 2021/02/19/ 06:43 来源: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雒青之

【视点】

笔墨传千秋 金石盎古意

——谈翟万益书法艺术创作

元亨利贞

明月来访

云中白鹤

 

细把江山图写

大 公

承天休 敦人和

日出东方 福降中国

大河育庶物 人民享福祉

雨霁鸟习羽 日高鹿饮泉

月来室更明 春去心亦香

民族前途至大 百姓安康为天

高人秉承大德 君子止于至善

  雒青之

  翟万益长期从事书法理论研究和书法创作,精通篆刻、篆书、隶书、草书,尤以甲骨文书法著名,先后出版有《砖刻拾缀》《翟万益篆刻集》、诗集《北国放歌》《天籁横吹》、文集《冰室文稿》、书法评论集《陇军书阵》《冰室短简》等20多部。曾举办“砖刻艺术展”“甲骨文艺术展”“万益书法陇上巡展”“问道江南·翟万益书法作品展”“醉金秋·翟万益甲骨文书法展”等个人作品展览。

  “篆意草情”相辅相成,内外兼修。翟万益将中国古典书法思想与现代书法学说统一到一个具有规律性、法则性的研究体系中,尤为引人注目的是甲骨文书法创作和研究,形成了个性化的独特书法语言。

  翟万益的梦想是创作带有家国情怀和时代烙印的“大书法”和“大篆刻”,从而使自己的作品将文字的象形魅力转化为文化的力量和思想的力量。他的作品继承了张芝、张昶、梁鹄、索靖等甘肃大书法家的神韵,但是他又不仿古、复古,而是以“古气”为“骨气”,师古而不泥古。

  从上世纪80年代起,翟万益主攻的甲骨文书法创作取得突破性成就。他倾心创作了数千幅“篆意草情”风格的甲骨文书法作品,出版有《万益集契集》四集。

  作为中国书法史上的瑰宝,甲骨文意象万千,大多有一个先写后刻的过程。甲骨文由于用刀刻,刀有钝有锐,骨有细硬、疏松的区别,所刻成的笔画自然就有粗有细、有方有圆。笔画头尾尖细而且方折较多,笔画交叉处因剥落而粗重,这种“尖利直拙”的笔法给后世书法、篆刻留下了不少用笔、用刀的启示。甲骨文的结体,或对称、均衡,谨严规矩;或随体异形,甚至部件移位,活泼多姿,无拘无束。甲骨文的章法,大多是纵有型而横列不拘,或者错落疏朗,或者严整端庄,而且因骨片大小和形状不同而灵活多变,若繁星在天,一派生机。翟万益本身就是一个对古典精神非常敏感敏锐的艺术家,甲骨文所显露出的古朴而烂漫的情趣,无疑为他的书法创作带来了不可多得的启示。

  翟万益在甲骨文书法的创作和研究上能够独步书法领域,最根本的艺术因果就是“变化”:从“小书法”到“大书法”的变化,从“复制”到“复活”的变化,从“古文”到“古气”的变化。从商朝甲骨文、钟鼎文,到秦朝铭文篆刻、汉唐文化,无不让他血热情深。他从汉砖、楚简、魏晋碑刻、草书、金文中搜寻写法与气象。他认为甲骨文书法是中国艺术精神的召唤使然,给甲骨文书法注入生生不息的艺术元素,就可以栩栩如生。甲骨文的原始性恰恰就是艺术的根源所在,这也是他梦寐以求的书法初心和匠心。有一种评价入木三分:翟万益的甲骨文书法“以刀笔为底质,融楚简之神秘、金文之质朴、隶书之浑厚、草书之飞动,充分运用绞转、拧动、拖拉、推戳笔法,将指力、腕力、臂力以及全身的力量注入笔端,把笔锋所有成分的功能发挥到极致,形成了一种大写意笔法。”这就是他独具一格的“篆意草情”的风格。

  翟万益始终保持平和雅静的创作情怀,凭借深厚的国学基础和对篆、草、甲骨的独特认知,汲取楚简、金文和草书的写意气息,开创性、系统地研究和运用他的笔墨观念,使甲骨文书法的精气、神采、古朴、清新扑面而来。他独树一帜的笔法、字法、章法和墨法,形成个性鲜明的甲骨文书法语言体系,将甲骨文穿越时空、历久弥新的精神气质充分调度张扬,于是,大气、雄厚、神秘的“篆意草情”跃然而出、悦然心动。他的创作视野极为开阔,善于发现和运用大墨法的特殊造美效果,水墨高度交融,以浓淡、枯润、涨渗、飞白自然生成的视觉穿透力盈人耳目。他以“诗意”占领笔墨线条和字体形态的结构空间,并打破传统墨法,将碑学与帖学融会贯通,将刀法、笔法、墨法浑然一体,集篆书的气势、隶书的雅韵、草书的情理于一身,使甲骨文书法更加富有遒劲奇伟、峥嵘磊落的人文气质。他的作品具有极大的艺术容量和审美流量,其正文、落款和印章互为表里,在动态平衡中相映成趣,产生出强烈的视觉张力。笔画简单的地方写得宽舒而不散漫,笔画繁复之处紧密而不局促不臃肿。他取龟卜章法的原生态,点线面自然取势,字里行间显示的轻重与疏密,文字排列、空间组合恰到好处,奇趣横生。

  翟万益对草书创作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即对书法的尊重来源于笔墨的抒情力,使草书呈现出不可抑制的自由境界。他不是一个冲动型创作的书写者,即使是跌宕起伏的草书在他手上也是保持着游刃有余的态势。笔墨肆意纵横,激情湍流无止,凝练浑厚而又飘洒纵逸的狂草书法,释放着“无尽的荡漾”的大格调和荡气回肠的大风光。无论是浓墨处混融出“屋漏痕”的质感,还是枯笔处表现出“锥画沙”的张力,他的草书都是波澜壮阔的节奏。他认为,大书法就是夺关冲隘、劈山开道的大河,泥沙俱下与激流勇进都是自然而然的情节,从曲折中开垦精致、从发散中俘获高远、从离奇中寻觅表现,将内心深处的生命力挥洒,落定“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苍茫大气,激扬“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的恢宏气韵。

  篆刻艺术是翟万益的创作底蕴中最厚实的一块。他长期刀耕刀刻,以砖刻起步,粗犷写意的印风让人叹为观止。他是不太讲究金石材料的,他甚至觉得普普通通的古代粗砖上刻出来的字体形态,更有实实在在的骨感和淋漓尽致的原始韵味。他的篆刻字法以甲骨、金文为主,章法自由,朴实无华,又浪漫多姿,字里行间自然天成,刀法也是长驱直入,狠辣猛厉,集古拙、幽远、浑朴、苍茫而又不乏神秘意味的景象,生成一种雄浑大气、斑驳陆离的艺术效果。河西走廊的古砖材质容易风化,在刻制和拓制的过程中,会产生难得一见的生辣、朴拙而又不失野逸之气的特殊效果,边款刻治上也与印面风格一致,以倒丁法刻魏楷,印与款相得益彰,呈现出极强的视觉冲击力。看过他的砖刻作品以后,我们能够感受到他对古文字意象的把握能力,刀笔痕迹藏而不露,毛笔的书写特性十分鲜活灵动,使篆体有一种“硬中带软”的柔情,古意盎然、大朴不雕的幽古情怀自然流露。这种还原古文字原始书写性美感,而不刻板地追求刀刻与铸造之味,呈现出微妙的动感和情感的流动,沉稳含蓄而又风韵典雅,显示了他的审美观念在篆刻过程中的特殊表达:将拙与巧、动与静、放纵与细腻,融合在一个篆刻作品开放式的整体结构中,不经意间就造成了一种非常自然又非常富有张力的敦厚拙朴、率意天真的艺术风格。

  翟万益很善于提炼书法篆刻经验,他说:“每个字进行书法创作时,写法都不能重复,要有构图艺术,既要有笔法变化的丰富性,也要有空间分隔……书法要一次成型且做到变化无穷,要写出生命的活力,每个字都要有动感。就像雕塑,表现人在某种状态下的瞬间,虽然是静止的,但一定要表现出这个瞬间的动态。”

  翟万益的笔法精妙,藏露有致,笔势动荡,对比强烈,将古今书法篆刻的精髓冶于一炉,洋溢着东方智慧和美学意境。

  翟万益与其他书法家截然不同的还在于他积淀于心的诗歌精神,或者说他的艺术创作就是他的诗歌精神的投影。诗歌精神自古有之,中国古典书法家和画家几乎人人都是诗词大家。诗歌精神的力量在于为笔墨赋能,使作品超越细节抵达整体,同时揭示有形与无形的事物。我们透过翟万益的许多经典作品,可以看到他的诗歌的影子。翟万益的书法、篆刻首先不是功能性的物化笔墨,而是诗意性的精神呈现。

  翟万益的书法和篆刻从来不拘泥一个模式,更没有刻板的套路,在砖刻、篆刻、甲骨文、草书、隶书中融入了诗意空间,像从“涌起的潮汐”中“捡回散落的诗篇”。字之上下连贯一体,结构也是“万壑纵深”,给人以笔力雄强、气势开阔、风神潇洒、险峻跌宕之感,笔墨仿佛“扇动的翅膀”,以诗歌精神从传统的节奏中突围,高韵深情的气势连绵不断地吞吐着心胸的波澜。

  (文中书法篆刻作品为翟万益创作)

版权声明

为加强原创内容保护,日前,甘肃日报、甘肃日报报业集团各子报、甘肃新媒体集团等平台已将其所有的版权统一授予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进行保护、维权及给第三方的授权许可。即日起,上述媒体采访、拍摄、编辑、制作并刊登的,包括文字、图片、摄影、视频、音频等原创作品,文创产品、文艺作品,以及H5、海报、AR、VR、手绘、沙画、图解等新媒体产品,任何机构、媒体及自媒体未经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许可,不得转载、修改、摘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并传播上述作品。

如需使用相关内容,请致电0931-8159799。

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