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甘肃  >  甘肃播报  >  社会

执行飞播任务39年,作业2600多万亩,空军某运输搜救团一大队——播撒无边的绿色

 2021/02/03/ 10:06 来源:人民日报

  核心阅读

  39年前,空军某运输搜救团一大队开始执行飞机播种和防风治沙任务,此后虽经历大队更名、人员变换,但飞播航迹从未断线。

  克服低飞等多重困难,他们播撒草籽、树种上万吨,作业面积超2600万亩,落种率、存活率达到先进水平,在茫茫大漠撒下无边的绿色。

  1982年5月2日,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太子山下,简易的土机场跑道边,聚集了大量群众——听说要用飞机种树,许多人前来围观。

  当年,空军某运输搜救团一大队积极开展飞机播种造林、种草任务。他们的不懈坚持,创造了一个个绿色奇迹:在“三北”防护林带飞播成林超1000万亩,在腾格里沙漠东缘、乌兰布和沙漠南缘分别建成长350公里、宽3到20公里和长110公里、宽3到10公里的生物治沙锁边带……

  矢志不移耕耘蓝天,造就丰硕生态成果

  “飞机播种,只有保持50米左右的飞行高度,才能使树种、草籽精准落在播区并间隔均匀。”第一茬飞播人之一、今年已经72岁的宋占清说,“高度越低,飞机越不好控制”。当年,尽管一无资料、二无设备、三无经验,但为圆满完成任务,宋占清等人多次向民航及林业部门请教,不断改进飞播方案。

  近了,更近了……宋占清驾驶一架飞机,不断降低高度。离地五六十米时,种子倾泻而下。播带上9张一米见方的测试白布都接到了种子,而且数量达标——首次飞播试验圆满成功。

  首战告捷,拉开了该大队执行飞播任务的序幕。此后39年,他们的飞播航迹从未断线。其间,大队先后4次更名、转战多地,但无论番号怎样改、人员怎样换,他们始终坚决落实党的政策,年年执行飞播任务。

  上世纪70年代,陕西榆林老城区面积仅有5平方公里,四周被沙漠包围。“春栽夏死秋天拔,冬天熬了罐罐茶。”这句流传在群众中的顺口溜,道出了单纯人工植树造林的窘境。陕西省治沙研究所所长石长春说,沙漠里没有路,造林物资运不进去,水、肥、人、牲口、机械处处受限。

  1983年,空军飞播队伍进驻,榆林治沙迎来转机。“飞机播种规模大、见效快。”石长春说,更让人感动的是,执行飞播任务的官兵不仅专业过硬,而且干劲足、作风好。

  空军在榆林治沙飞播32年,造就了丰硕的生态成果。到2014年,毛乌素沙地榆林沙区境内860万亩流沙得到固定或半固定。石长春说,按原来每年人工造林10万亩的速度计算,需要86年才能完成治理,而在空军官兵不懈飞播下,仅用了32年。

  困难面前毫不退缩,筑起一道道绿色屏障

  该大队是改革开放初期较早承担专业飞播任务的部队,至今仍在担负此项任务。

  播区不是山区就是荒漠,地形复杂多变、气流变幻莫测。执行飞播任务的运—5飞机,没有自动或辅助驾驶设备,全靠飞行员手动操作。飞行过程中,遇到在半山腰陡坡上的播带,他们必须紧握驾驶盘,不断在山谷间做盘旋、上升、下降的飞行动作。更危险的是,飞播高度只有50来米,属于超低空飞行,技术难度大、风险挑战多、突发情况多。39年来,该大队官兵成功处置10多起险情。

  老一代飞播人崔光允,曾遭遇两次发动机停车险情。“第一次是1992年,当时我正在加油,准备返回本场。”崔光允回忆,刚飞出跑道,飞机突然失去动力,“幸好跑道外是还算比较平坦的戈壁滩,我赶紧迫降、成功着陆。”

  第二次更为危险。1994年6月6日拂晓,崔光允从一处简易机场起飞驶向播区。12分钟后,在200米左右高度,发动机仪表指针指向“0”。这意味着发动机停车,飞机失去动力了。

  “我一看,前方是村庄,只有左后方有块农田,而且是个缓坡。”崔光允说,接地时,飞机剧烈颠簸,顺着坑坑洼洼的田地猛向前冲。他死死把住驾驶盘,终于迫降成功。

  “从发现故障到降落,前后只有30多秒。根本来不及害怕,满脑子想着如何处理,后来回想起来一身冷汗。”可尽管如此,崔光允仍然选择坚守:从1983年起,他连续23年执行飞播任务。

  狂风暴雨、烈日酷暑、强沙尘暴……该大队官兵多次遭遇恶劣天气,但在困难面前毫不退缩。39年来,该大队飞播航迹遍及7省(区)130多个县(市),作业面积超过2600万亩,播撒草籽、树种1万多吨,筑起一道道绿色屏障……

  追逐沙海,不见绿水青山不收兵

  全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单位、全国拥政爱民模范单位……在该大队展览馆,20多项表彰、88面锦旗,镌刻着一代又一代官兵在广阔蓝天留下一道道听从党的号令、忠诚担当使命的壮丽航迹。

  以天为帐、以地为席,该大队官兵执行飞播任务时,吃住都在野外。头顶星月起、脚踏夜路归,是飞播官兵的工作常态。许多飞行员都表示,他们首先考虑的,是气象条件是否适合飞播。

  为了抓住一年中短暂的飞播时间窗口,该大队誓言“太阳不落飞机不停”,在榆林创下“3架飞机一天飞播38架次,18天飞播40万亩”的纪录。

  战风斗沙三十九载,该大队官兵战胜了地形复杂、天气多变等困难,自主研制出空中可调式定量播种器,探索出适合西北地区的飞播方法,使得落种率、存活率等多项指标达到先进水平,先后多次获得国家和军队科技进步奖。

  “飞播林,既是生态林,又是致富林!到去年为止,该大队累计帮助我们完成飞播造林581万亩。”内蒙古阿拉善左旗林业工作站站长刘宏义说,飞播区235户农牧户的生活大幅改善,35户贫困户已经全部脱贫。

  “在我们眼里,飞播是一场守护生态的战斗,风沙是敌人,种子是弹药。”面向未来,该大队大队长辛嘉乘话语铿锵:“我们是群追逐沙海的兵。哪里有需要,哪里就会有我们的身影,不见绿水青山绝不收兵!”(记者 付文)

版权声明

为加强原创内容保护,日前,甘肃日报、甘肃日报报业集团各子报、甘肃新媒体集团等平台已将其所有的版权统一授予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进行保护、维权及给第三方的授权许可。即日起,上述媒体采访、拍摄、编辑、制作并刊登的,包括文字、图片、摄影、视频、音频等原创作品,文创产品、文艺作品,以及H5、海报、AR、VR、手绘、沙画、图解等新媒体产品,任何机构、媒体及自媒体未经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许可,不得转载、修改、摘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并传播上述作品。

如需使用相关内容,请致电0931-8159799。

甘肃媒体版权保护中心